•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临江仙

      雾气升腾的临江边静寂无人,忽地不远处现出一只漂泊孤舟荡荡悠悠向岸边飘来,临近一瞧舟上躺着一个身袭白衣的年轻女子,那女子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掩映着双眸,精巧的樱桃嘴唇娇艳欲滴,微微翘着楚楚动人。云守将飘荡的小舟使劲拉到岸边,将缆绳系在岸上突出的岩石上,他走近白衣女子身旁,心中祷告:千万不要是个死人!仔细端详女子面容栩栩如生,云守深吸一口气,以声壮胆伸出手轻轻碰触该女子,不动,再试其鼻息,竟有温热气息微微浮动,云守终于沉下一颗心,将该女子抱回家中。

      云守烧了一盆热水,将白衣女子合衣抱入木盆,徐徐热气升腾氤氲,登时将白衣女子团团围住。不多时窗外鸡鸣声起,木盆中的白衣女子缓缓睁开了双眸,好一双灿若星辰的美目。

      “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独自一人昏沉在船上?”云守心中疑惑丛生,止不住好奇心问道。

      白衣女子温柔的冲他笑了笑,云守只觉周身血脉喷张,脸颊发红,女子缓缓说道,声音温柔悦耳:“我是别姬国的锦玉公主,只因生的美丽,成为几国相争的对象,无奈下国王只能声称我突发疾病辞世了,后来我被国师施了法术悄悄藏于木舟漂洋过海来到这里,谢谢你救了我!”

      云守赶忙扶起欲施礼相谢的锦玉公主,两人目光相碰,想到男女授受不亲,立马挣脱开来,两人羞涩不已。

      时光飞逝,心生好感的云守和锦玉央人做媒结为夫妻,自此后他们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冬去春来,现已近春末。

      锦玉端坐在床沿上,专心缝制一件新衣,锅沿上烘烤着红薯土豆,香气氤氲着室内温馨不已。

      忽地激烈的敲门声惊乱了室内的平静,吓了锦玉一跳,她放下手中的活计,婉约地走向屋门口。

      打开门的一瞬间,锦玉大惊之下心跳如万马奔腾,来人顶住锦玉慌乱中掩门的行径,一众人等跃进屋内,乱哄哄的场景纷扰着锦玉愈加头痛的状况。

      “请公主恕乱闯之罪,属下奉国王之令务必将公主带会别姬国!”锦玉识得此人,正是别姬国负责守卫的哲别将军。

      锦玉惊跳的内心稍有平息,稍作镇定下将千种纷扰渐渐捋出头绪。

      “哲别将军,当初我也是奉父皇之命避离皇宫,如今将军之举于理不通!”

      哲别请出国王的瑜敕,锦玉双手奉若手中,展开睹之果然如此,锦玉心下豁然明白,离宫前耳闻别姬国将于池莉国交战,目下想必别姬国已然战败。

      ”好,我随你们回去,但我要回禀我的夫婿前因后果,让他明了。“

      ”好!多谢公主!“哲别瞧见凛然赴难的公主心中着实不忍。

      云守站在澄碧清冽,游鱼可数的水边,手上举着一柄钢叉,猛然投向远处的目标,只见钢叉进水立时倒戈赫然一只活跃的大鱼翻腾在钢叉上。云守大喜,心想:妻子一定喜欢,喷香的晚饭仿佛如在眼前,云守涉水扛起钢叉,鱼儿翻腾的动静刺激着云守的兴奋,他大踏步地迈向岸边。

      云守抬头一看,红日已坠西垂,眼前景致红霞满天,不由驻足由衷赞叹道:“如此美景,夫复何求!”

      今日收获颇丰,几只伶俐鲜美的鱼儿在他手中的绳索上翻腾不已,云守一路吟唱着山间小调踏着绚烂的晚霞回至家中。临近栅栏跟前,他发现许多官兵打扮的人团团围住家园的外围,他急忙冲上前去,正与官兵推搡间,屋门赫然洞开,盈婉绰约的锦玉出现在门前,她身边一位壮汉一摆手,纠结在云守身边的官兵立马让开行径。

      此时的锦玉冰肌玉骨,兰芝云鬓,秋水盈盈的双眸闪动着墨若光华的哀怨,云守呆呆地站立在她的面前,错不及时的状况让他愣怔在原地,锦玉望之心如刀绞。她一脸痛楚地走近云守,伸出瘦削修长的手掌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颊。

      <p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20px; color: rgb(64, 64, 64); font-family: -apple-system, BlinkMacSystemFont, ” apple=”” color=”” emoji”,=”” “segoe=”” ui=”” symbol”,=”” ui”,=””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相公,你要好好地保重自己……我要离开…离开你一段时间……”锦玉低着头不敢看丈夫,片刻无语后,锦玉忍不住抬眼看去,只见云守一脸惨白的立在当处,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出。锦玉大惊失措,料到云守一定是急火攻心,她赶忙用手掐住云守的人中,另一只手使劲摩挲着他的胸口。云守猛地挣脱开去,双手紧紧抓住那壮汉使尽全力将他推向屋外,那人迅猛转身,坚硬的拳头砸向云守的面前。

      锦玉哀痛的呼喊着他的名字,他只身重重的砸在锦玉的怀里不再言语。这阵仗就是来取他性命的,但是他的意识和听觉还是灵敏的,他感觉和听到锦玉急切地呼叫,还有更大的声响在拉离锦玉。他感觉自己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锦玉的呼喊越来越远……

      <p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20px; color: rgb(64, 64, 64); font-family: -apple-system, BlinkMacSystemFont, ” apple=”” color=”” emoji”,=”” “segoe=”” ui=”” symbol”,=”” ui”,=””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一年后,锦玉再次来到当初生活的水边,在水边僻静处立起了一块坚硬的石碑,上面清晰的刻着”爱夫云守之墓”。她从邻里那里得知,自己被哲别带走的那一日的晚上,云守在无比痛楚和绝望中死去了,他大大睁着不肯闭上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望的泪水。锦玉痴痴地跪立在墓前,任凭风刀霜剑的侵袭一动不动地守在那里。

    • 2
    • 0
    • 0
    • 105
    • 十一菱洲听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