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狗黄有思想

      狗黄是一条来自遥远西方世界的金毛犬,自幼便哼哼唧唧跟随着一号铲屎官生活。融入人类世界久了,慢慢的它参透了好一些东西,铲屎官总是在叫它吃饭的时候发出同一段叫声,它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理解了,就像我们自己总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学会的说话,那么年幼无知的脑袋怎么破解的语言这么复杂的密码,同样狗黄破解了很多短语甚至是短句。可以做到和铲屎官简单相处交流。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狗黄是有一点点学问的,为什么呢,因为它破解的是英语。狗黄算懂一点点外语,但是他不懂中国话,很遗憾。

      可是命运辗转狗黄离开一号铲屎官,拥有了二号铲屎官。

      还记得那是什么时候二号铲屎官漂洋过海不远万里到来,第一次进门就被当成了花衣猩猩,猩猩吧人吧在狗黄眼里没什么区别,总之看着很不顺眼,狗黄汪汪叫几声通知一号铲屎官警戒外来物种入侵。一号铲屎官是在它们一同哼哼唧唧的过程中被确定为了同类,而二号却被认定为不同于它们的异种生物。

      经过简短的交流狗黄被带走了,远离了它的故土,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开启了完全不同的生活。狗黄收起了它的热情,郁郁寡欢,爱答不理,时间就这样过着,一天一天又一天,一个月两个月,直到有一天二号铲屎官有些后悔了,带着它一起又到了它原来的主人那里。两位铲屎官陪它度过了一段时光。

      充电了一晚上每天早上刚一睁开眼是狗黄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一醒来脑袋比较空,不装什么烦恼,就剩高兴了,它时不时就上窜下跳,这和跟二号铲屎官在一起的情景完全不同。那么长时间没见,一号铲屎官也甚是想念,不停地跟狗黄腻腻歪歪,叽里咕噜,哼哼唧唧,一起回忆它们互动的那些过往,就见狗黄一会儿叼来点东西,一会儿又嗷嗷几声耍个赖,尾巴摇个不停,不亦乐乎。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光景,二号铲屎官在一旁看的也入神,想想自己与狗黄之间竟是那么的生冷,正在入神之际听见一号铲屎官说了句什么,对着自己,那是语句英语,也许是一号铲屎官一直在跟狗黄交流忽略了没有转换语言,可自己是不懂英语的,二号作为铲屎官怔住,看着一号铲屎官和狗黄一齐看向自己等待着回答,一时间觉得哪里不对劲,对另一种语言的反应自己比狗黄强不到哪里去,想想狗黄对自己的爱答不理也理解了。为了缓解尴尬二号铲屎官对狗黄说了句你好啊缓解气氛,狗黄也怔了一会儿。

      大多数时候两个铲屎官每天都会带着狗黄出去遛一遛,外面的风光无限好,甚是开心。慢慢的狗黄跟二号铲屎官也熟络了起来,虽说细数数这两个是有亲疏之别的但是哪个也都算主人,谁的话也都是要听的,最起码面子上是要过得去的。

      外面再好也是要回去的,二号铲屎官走在前面,先走进了门里,回头望见狗黄还在恋恋不舍,不情愿地小步小步溜达着往回走,遥遥的喊了一声招招手,狗黄收到讯号摇晃着尾巴踮儿蹦儿着往回走,直冲着二号铲屎官的方向。二号铲屎官在门内视野只有不宽的一条直线,狗黄走着走着就有些偏了弄得人只好探探脖子,狗黄顿了顿接着走,走了一小截更偏了,人只能再伸一伸脖子才能看到,二号铲屎官姿势太难受了就回到门里直接等就好了,可是那么短的一段等了好一会儿怎么就是等不到,二号铲屎官走出门外见狗黄在那定定地站着摇着尾巴,下一刻才迈步走了过来。一号铲屎官见狗黄这样的表现在它身上拍了一下,看来狗黄玩过这种我过来了是你看不见我了的把戏,一号铲屎官被同样遛着玩过,也不知它知不知道被看透了。

      回到家中狗黄自己安静地躺在一边小憩,铲屎官们各干各的,谁也没有理谁。狗黄对二号铲屎官一直都是人不理我,我不理人,一般不会主动。过了一会狗黄摇着尾巴热情的走向二号铲屎官,一个劲儿的往身上贴,就差钻衣服里去了,让人受宠若惊,也有些奇怪。后来听到一号铲屎官喊狗黄洗澡就明白了,原来一号铲屎官一件一件准备它的洗澡工具的时候就被它注意到了,心知不妙,外面无限好只是要洗澡。看来狗们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它们关注着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每一件小事,挺事多的,算计着自己小世界里的每一件小事,它是什么都知

      道,对别人的事爱答不理对自己的事还挺上心的。它什么都知道,只是别人不知道它知道。洗澡是避免不了的了,狗黄还是挺听话的,就看它那耍小心眼阳奉阴违的也不敢不听指令的样,就知道它最后再不情愿也被洗了。洗完了吹干了,香喷喷的,浑身的皮毛柔软飘逸,二号铲屎官甚是喜爱,就想表达表达让它明白到心坎里,把那么个大个头的狗黄就抱了起来。好像狗黄未必能体会得到,它战战兢兢的总怕摔下来。二号铲屎官自顾自的讨好,入乡随俗般学着狗子们用脸和头蹭蹭它的大脑袋,咱们生疏不是因为不理解吗,没主动交流过明白过,那就好好表达表达。这下狗黄更难受了,这么抱着就够难受了,四肢都不着地,只靠一双眼睛保持着平衡,一张大脸来回蹭,头发来回扫,弄得狗黄脑袋闪过来歪过去。很不舒服。二号铲屎官就抱着狗黄在屋子里来回地转,当走到镜子前面狗黄就不怎么挣扎了,马上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伸伸头飞机耳吧咋吧咋嘴最作为回应,看来它明白了铲屎官是在溺爱它,从镜子里面看到的。二号铲屎官也发现了狗皇的心思,很是诧异,不知道狗黄竟知道这么多的事,它知道镜子里是自己。想想它是怎么知道的,很难想象二号铲屎官就和一号铲屎官讨论了起来。他们首先回想了自己是怎么学会照镜子的说什么也想不起来,没有灵感,又做了很多猜测,莫非狗黄自己在镜子旁边研究过,自己张张嘴它也张张嘴?它天生知道自己什么模样?等等等等。最后终于有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结论,狗黄应该有过不解,有过思考,当他看到镜子里有个一号铲屎官,外面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铲屎官的时候估计就明白差不多了,那条黄狗是自己。在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中它脑袋一直在转着,人类觉得自己是唯一的智慧生物真是有些无知和自以为是了。

      有时候狗黄屁颠屁颠地跟着人跑过来跑过去,什么都想参与,有时候它累了就趴在地上,下巴贴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心却闲不下来,总想知道人们在干什么。铲屎官走过来走过去,狗黄总得盯着,为了节省能量它就不大动干戈的动脑袋了,只开动两只眼珠跟着铲屎官们转,一会儿左边露一弯白眼仁,一会儿右边露一弯白眼仁,一会儿又吊着白眼仁往上瞅瞅,闲不下来。接下来一号铲屎官讲了一件趣事,那天狗黄依偎在一号铲屎官旁边,正好铲屎官肚子不舒服,放了个屁,狗黄听见头没动眼神却飘了过去,待看明白后又赶紧躲开了,一气呵成,在狗界可能放屁也是一件极为私密的事,不能直直地盯着。

      知道了狗黄竟是这么的心眼子多,二号铲屎官就想逗逗它。鉴于狗黄表面上很听话,却偷偷的耍小心眼,阳奉阴违,那就下它不情愿的命令,好好让它纠结一番,期待着它的大脑袋转出点什么花花心思。

      狗黄趴在门外不远处,懒洋洋养精蓄锐,很是惬意,一副休闲的模样。二号铲屎官趁此机会叫了一声狗黄,召唤它过来。看狗黄那模样真心不想动弹,又没有办法的样子,犹犹豫豫看看这边,身体一副要探过来的趋势腿又迈不开,又晃回去,左一思右一想就这么来回纠结着,犹豫着,也许是懒得动它那花花肠子,几个回合下来正打算老老实实过来的时候,二号铲屎官在门后一躲,狗黄的念头就打消了,又卧下。只是瞅瞅这边,竟然看见二号铲屎官又出来招了招手,无奈又再犹豫了一轮,最终还是决定动身过去。二号铲屎官又躲了,想看看狗黄的表现,本以为受这样的折腾它会难过埋怨,再一看狗黄,没想到它被激活了,摇着尾巴撅屁股趴着一蹦一蹦的,它明白铲屎官在干什么了,没什么正经事,就是折磨狗。可能在狗黄心里对二号铲屎官已经开骂了。看来这是一只性格很皮实的狗黄。

    • 0
    • 0
    • 0
    • 9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