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夜枭的知己

      暑假到了,一伙大学生带着酝酿已久地旅游计划开始了野游。他们一共六个人,三男三女全部是情侣,他们直奔的地点就是野游界久负盛名的芽郁山。清风拂过每一个人的脸庞,耳畔响起“呼呼呼”不间断的声响,这时刻需要交代一下他们各自的基本信息,张和平与乔然是一对情侣,两人双双就读化学系,感情已维系两年有余;林城与庄墨染是刚刚建立情侣关系正处你侬我侬煞费情多;成浩与秦芳正处男追女的高潮时期,男的勇往直前,女的犹豫不决。

      张和平开着从驴友那里借来的越野车,一路驰骋奔向目的地,林城坐在副驾驶上,女友庄墨染老大不愿意,嘟着嘴脸趴在副驾驶上求抱抱。

      后座的乔然酸不拉几的嘲弄道:“庄墨染小心你的哈喇子滴到我老公身上!”

      “乔然,你会不会说人话,我们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会儿不见如胶似漆,你嫉妒吧!”庄墨染毫不留情地回怼乔然。

      乔然翻了翻白眼,靠回座位生起闷气,每次斗嘴她总是占不到优势,可是每次她都忍不住揶揄庄墨染,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斗起嘴来水火不容。可是他们的男朋友却是铁哥们,她俩看不上对方也没办法,庄墨染爱死了林城,对他那是言听计从,当初可是她倒追的林城,费了她很大心思,如今目的达成可不得像猫护食一样紧盯着林城身边的莺莺燕燕。而乔然和张和平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没了激情,但却更加不分彼此过起了柴米油盐的小日子,这不乔然一心想通过这次野游重拾彼此心跳的感觉。

      车行至一片荒原地带,日已偏西,大家下车舒展舒展筋骨,伸伸懒腰。

      “哎呀,坐得我腰酸背疼。”乔然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嚷道。

      成浩扶着秦芳下了车,乔然用肩碰了一下张和平说道:“你看人家成浩,多绅士啊。”

      张和平笑着摇了摇头,一把抱住乔然,睨着眼睛说道:“我就不绅士吗?嗯?”

      乔然哼了一声,捏着张和平的鼻子道:“绅士是啥?你就没见过,还绅士呢!”张和平一甩头上车拿了瓶饮料,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成浩和秦芳肩并肩走在彩霞满天的路上。

      “真是一对璧人,你看他们的背影就像一幅画一样!”庄墨染感叹道。

      他们准备向前再开进三十里路,方位指明有一间旅店,他们一行六人兴高采烈的到达住宿地点。

      “好好休息喽,养足精神明天可以好好游玩啦!”乔然兴奋的说道。

      大家也真是累了,看见前方的旅店都是莫名的兴奋。夜更深了,大家匆匆吃完晚饭,各自回屋休息了。

      张和平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草地与杂木林交错的地方,地面上张这一口黑洞洞的井穴,給杂草不动声色地遮掩住了,四周没有栅栏,光秃秃的石沿周边氤氲着寒森森的沼气,弯腰越过雾蒙蒙的井口望见下面深不见底,里面充斥着浓密的黑。

      “里面有你要找的东西,阴惨惨湿漉漉的东西,快去看吧!”张和平背后有人用着尖细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他一个踉跄,被身后的手一下子给推进井里…….

      “啊!”张和平大叫一声,蓦地睁开眼睛,屋里黑洞洞的,他大口喘着气,额头布满汗珠。

      他仔细分辨了一下这个陌生的环境,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个一个梦,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的乔然,谁知竟然空无一人。

      “乔然,去哪里了?上厕所了?”张和平猜想道。

      他起身仔细望见室内也有隐约的月色朦胧,他转头望向窗户外面,一片黑森森的,忽然有个影子闪过窗户,借着氤氲的月色他发现好似一个女人的轮廓。张和平在死一般寂静的院落里走着,他在一片沉寂中侧耳倾听,看能否发现这些疑虑的答案。

      而在另一间居室里,成浩把秦芳压在身下,露出和以往不同的狰狞面貌。

      秦芳哭着抵抗着,却被死死的摁在床上,口鼻被成浩的大手捂得严严实实,直到长时间呼吸不到氧气,秦芳全身遁入虚无之境,两眼泛着白白的眼珠。成浩疯狂的举动下,面孔露出明显的痛苦表情,口中喃喃念道:“不能反抗,反抗的代价就是遭遇毁灭性的摧残。

      秦芳的气息愈来愈弱,在紧要关口,张和平一脚踢开了成浩和秦芳的房间,他冲过去抓住上面的成浩,大喊道:“成浩!你疯了!这是秦芳呀!”张和平扭头看见秦芳面色惨白的瘫软在床上,他推开成浩,上前拍拍秦芳的脸颊却无济于事,他试探了一下秦芳的鼻息,气若游丝,张和平使劲掐住秦芳的人中,忽然成浩一把抱住了张和平,他竟然力大无比的把张和平拽下床,张和平从地上爬起来一拳打在成浩的脸上,成浩就像疯了一样撕打着张和平。

      屋内激烈的打斗声吵醒了隔壁的同伴 ,他们闻声而来,惊呆于现场的状况,成浩死死地掐住张和平的脖子,他的脸被憋胀成犹如猪肝色,众人惊呼赶忙上前拉开二人,庄墨染看到床上犹如死去的秦芳,受刺激大叫起来。

      林城赶忙扑到床前一边轻拍唤着秦芳的名字,一边为她做心脏起搏急救措施,正在施救时听到窗外一声惨叫,大家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敢出去,最后还是林城把秦芳交给庄墨染,自己壮着胆子走出屋外,外面院落阴森诡异地晃动着鬼影子。

      忽然林城发现院子东南角落里一个背影弓着腰在那不停的抖动着,林城使劲揉揉干涩的眼睛,向前试探着想看清是谁?

      “是谁?你是乔然吗?”正说着,那人低着头扭转过来头颅,猛地抬起了脸,“天!那还可以叫做脸的话”

      乔然披头散发,满脸刀痕,血流满面滴滴答答的向下滴落,而在她手中赫然握着一把染着血迹的匕首。

      乔然亲手把自己的脸割成一道道血痕。

      第二天警察来到这座小院,发现屋外和屋内各躺着三具尸体,法医初步鉴定是由于六个人酒后器械斗殴酿成的惨祸。救护车拉走了尸体,警官小陈疑惑地环视四周,这样一片荒郊野外,在这样一个了无人烟废弃已久的院落里,为什么这群大学生会选择来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天边的云朵渐渐染成烟墨色……

    • 2
    • 0
    • 0
    • 112
    • 十一菱洲听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