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故乡里的故事

        我们慢慢的都会去适应,适应过去,适应没有你的往后,但现在,至少我们还能再回头看,看那一段没有距离的过去。

        “喂,木头,你干吗呢?”

        “我,我叫,程然。”

        老家的学校设施很差,差到好像都是从废段楼里搬来的一样,一个班有四十多个人,但却不挤。

        我学习很好,毕竟是转来的,学习好的不得了,鉴于班里群龙无首,我理所应当的成了班长,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种大队长。

        我同桌是个不学无术的女生,林素,很文雅的名字,耍的比谁都要疯,但作文成绩次次满分。

        从来没想过,就是这么一个女生,却让我差点深陷其中。

        她喜欢嘻哈风的歌曲,正上着课,她戴着耳机,边点头边抖腿,又凑过来,小声问我:“喂,学霸条子,作业借我抄抄。”我白眼瞅她,说:“林同学,作业能不能自己写?”她坚决的摇头,说:“不行,太难了,我害怕我会学死,然后吐那群老师一脸的血。”我翻了个白眼,作业递给她,末了再说一句:“写完了自己再看看,看看能不能看懂。”她边抄边点头。

        大秋天的风刮进衬衣里,冻的她直哆嗦,我朝她骂:“你脑子里有泡啊,大秋天的吃冰棍!”她口里咬着根冰棍,冻的直哆嗦,腮帮子冻的通红,呼的每口气都是暖到心里,她一口咬下来那块冰,我骂她有病,她拿着笤帚追着我,两人都摔的很惨,额头出血,眼里的血丝快要绷出来,她大骂让我等着,我朝她竖了个中指,她咬着牙,那块冰掉在地上,化成水流走。

        故事的开始,我们走在路边,莫名期待,互相喜欢。

        故事发生的很奇怪,从她的眼神里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莫名脸红,心跳弹射到天际的感受,陌生的触动,心弦开始弹奏,每一刻都是足以证明,喜欢一个人自己会知道。

        故事的结束,人们才会散席,意犹未尽,满眼失落。

        

    • 1
    • 0
    • 0
    • 476
    • 霈雨琼楼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可能感兴趣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