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随写

         雨下的很大,天色昏暗不明,看着车窗外想起了昨晚的对话以及今早的事情,心情比现在的天色还要昏暗不明,这段时日是婚后最黑暗的日子。

         今早婆婆说让我把丈夫叫醒载我去娘家,我回应她说她让我打车去,结果婆婆说两夫妻互相斗气,他赌气,你也赌气,还分房睡。我听了气不过就回应到:不是我不让他回去睡。婆婆驳回说:你床上放那么多东西,他怎么回去睡。我说:难道他不会自己收拾吗?我都没有拦着他。婆婆最后说了句:你现在还有什么幸福可言,昨晚和我说早知道就不娶你这个老婆了。我回应到:早知道是这样的,我也不会嫁。

         自己打车过来的路上,抱着牛宝一直在想,当初是为何要嫁,说得很感动畅想的很好未来,可是一切都是假的。回想这段时间,明明是对方的错,怎么到最后成了我的错,这是为何?刚开始牛宝出院后回来,婆婆说害怕影响丈夫睡眠,因为他要跑车,所以让他去二楼睡,后来就一直没有回来过。现在反过来说是我不让了,想想也是可笑!这段时间治疗也没有问候过一次,总是这样的漠不关心,现在两人之间夹着婆婆搞得更多间隙了。

    • 0
    • 0
    • 0
    • 7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