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
    • 印记

       

      作者:橘子

      昨天,去了一处老宅,回来后,心情无比惆怅。拾光太匆忙,好像,忘记了自己曾经来过。那熟悉的庭院里,还清晰的记录着儿时的欢声笑语。哥哥神秘掏出一捧弹珠,神气的告诉我这是刚才和隔壁几个哥哥赢的,我却不屑一顾,拉起身边的朋友,继续玩着搓皮筋,你一脚,我一脚,就在快松动时,我们耍起了小聪明,都用脚轻轻碰一下皮筋,让皮筋纹丝不动,因为看样子,两脚就开了,谁先提了这脚,谁就可能成为输家,几个回合下来,终究是有人耐不住寂寞,使出浑身解数,用力一搓,哈哈哈哈哈哈!开了。

      笑声,把我从过去拉了回来,走过庭院,来到了我们儿时的圣地——菜园,虽然现已荒芜,但园里的李树、杏树、梨树、桃树…….,无一不在述说着曾经的辉煌。在哪个食不果腹的年代,这些果树,可是当季解决温饱的主要途径。忽然,一棵黄灿灿的柿子树,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过去。“哥哥、姐姐,我肚子饿”。爸爸、妈妈外出做工,要很晚才能回来,放学后坐在家门口等待的姐妹中,最小的妹妹最先发出了声音。看着饥饿的妹妹,哥哥心生一计,去偷邻居家的柿子给妹妹吃,那时,哥哥也很小,他艰难的翻过铺满荆棘的土墙,小心翼翼的爬上了柿子树,就在快要摘到柿子时,邻居家忽然传出一声吆喝“谁”,哥哥吓的连滚带爬,从土墙的那边飞快的跑了回来,回来后心惊胆战的等待着父母,很怕刚才的事情会被发现,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妈妈他们回来后,邻居拿着十来个柿子,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妈妈,并要求赔偿。邻居走后,哥哥被狠狠的揍了一顿,爸爸说,我们家孩子多,生活比别人困难,人家看不起我们,但我们要人穷志不穷,看着哥哥被打红的小腿,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努力,终有一天要出人头地。

      思绪再一次被忽如其来的小雨拉回了现实。踏着青色的石板,我们匆匆回到了屋内,屋内因长期无人居住,显得无比昏暗,见雨越下越大,我们只能多呆一会,忽然,房梁上方的一滴雨,滴到了我的胸襟上,滴进了我的心房。那是初夏的一个雨夜,熟睡的我被妈妈抱起,迷迷糊糊中,只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当我及不情愿的醒来时,看到家里所有的厨具都跑到了屋里,爸爸拎着一个桶,一处一处的收集着接满的雨水,妈妈告诉我“别怕,今晚妈妈抱着你睡”。屋檐上的雨水越滴越大,滴到了我的脸上,我回过头擦拭,其实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现在,我脑海里都是父母的身影,时过境迁,妈妈的脚步不在矫健,爸爸的肩膀也不在健壮,身为儿女的我们都远离了父母,各自闯荡。妈妈总说:“只要你们过的好,我们就不操心了,不用管我们。”对于这句话,我一直深信不疑,直到此刻,却让我羞愧难当。每次回去,陪父母的时间都不到一半,对于父母的喋喋不休我总是不厌其烦。妈妈老了,总是跟我讲以前怎样怎样,我不仅不耐烦听,还回答她,那些都是过去了,说那么多做什么。现在想想,她是担心她老了,动不了的时候,怕我们会丢下她,而我,却没有说过一句让母亲宽慰的话。

      想起儿时,与姐弟的血肉相连,不禁让我感慨,哥哥为我偷的柿子,姐姐帮我编的麻花辫,那些记忆还如此清晰,如今,我们却成了有事说事,无事不扰的亲戚,望着慢慢落下的夕阳,我不禁自问,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时代变化,那些老屋将被时光掩埋,高节奏的现代生活,一切被赋予智能化,在这高节奏的生活里,你不妨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或许还能找回哪些被遗忘或者将被遗忘的过去,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 2
    • 1
    • 0
    • 482
    • 橘子十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十一副高管理员
      打赏了26稿费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