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这是现实的世界:这一切都是实话实说,绝不虚假。
    实际上老妈妈的养老及养病是有人冲锋在前拿钱出钱最快最多名义上“三分摊”的,如没有兄弟姐妹其实每个家庭完全都能够独自承担,就是因为有兄弟姐妹是共同的事落下哪一家哪一家也不会愿意或者良心上过不去,所以可以由五兄弟姐妹由于种种原因(大哥异姓,二哥早亡。)最终“三均摊”而不能“五分摊”或是“四分摊”。
    结果养老院钱未清理清算大姐还说花完了意思再叫我出钱(实则我给予老妈妈的养老钱还应剩余一万六左右),大哥拿着老妈妈的储蓄卡未公开计算,却还有人(不知是一个还是两个)叫嚣着要卖老妈妈的房子给看病,还有人(哥)说要租老妈妈的房子给养病,其实早已瞒着众人租出去老妈妈名下的一小套房子6年了众人都不知道,老妈妈尚未在医院就有人(嫂)在想着分老妈妈的小房产、老妈妈若在医院有人想分房产的心思更急切,还有人(嫂)说谁住谁就要拿钱出来。都是说给谁听的?那意思就是叫老小两口从外地风尘仆仆地赶来没有地方住。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在当家,都没有把老妈妈的话及心愿放在眼里。老妈妈曾说:“小儿来没地方上,这房子就给小儿了。嗬嗬!”有人在老妈妈活着的时候及住养老院及医院时不积极主动伺候老妈妈更未让她出钱出力,一听说以后能分到老妈妈的钱财了却在老妈妈死后干活积极主动了。老妈妈活着的时候不积极伺候,死了却活灵活现地积极主动地参与办葬事而只是为了分到老妈妈的钱财!可悲!
    在所谓的“三分摊”期间,老妈妈还在医院里之际,就已经有人惦记着要卖老妈妈的一小套房子,有人要租老妈妈的房子,有人想着要分老妈妈的房产,那话说得都是穷尽心思和能力。他们都自认为自己当家,哪个听从老妈妈说话了?都当老妈妈不能说话了,都想欺负老小?让老小到老妈妈的住处无地方住?
    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是占理的,别人都是不对不占理的,所以就要争执、战斗、骂架、打架、打官司。很少有人从自己身上找错误、缺点和毛病。当然,人贵有自知之明,能首先从自己身上找错误、缺点和毛病,然后改正;首先容忍别人,也就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都是难能可贵的。话又说回来了,容忍、宽容别人,忍让别人是有原则和底线(限)的,一再的忍让,别人会得寸进尺、自以为是的认为你好欺负、好说话,吃柿子逮软的捏。
    有的人自私自利的程度能够吓死人,何况是所谓的兄弟姐妹之间?老母亲的养老、养病费用,所谓亲兄弟姐妹也要透明公开公平算帐,作为当姐的当哥的,是这样吗?都倒不如老小拿钱出钱快而多的及时。唯利是图,见钱都想多吃多占、闷捂着一些事情。孰不知,多吃多占,留下隐患;消化不良,跑肚拉肠。
    就连老母亲病重期间临时用住他的楼梯间租来的房子(500元/月)也要正常计算市场价的房租(1000元/月),老母亲所要吃的“流食”及要吃的医药费也是糊涂不清地计算上高额费用来进行“三均摊”;在护工休息日时,当哥的两口子所谓比其他人多伺候一时也要计算上费用,本人自惭不如。如果是本人老小我为老母亲提供房子养病,自叹不如做不出还要收老母亲正常市场价房租一事,感觉很丢人无人情味!本人老小及老婆在养老院及医院为母亲做的再多,都不叫多,都无脸无心也要收老母亲的费用或者想着去“三均摊”。
    如下是拍有照片的当哥的索要老母亲费用计算方法内容,每个月:护工费26天3800元,加餐费26×20=520元,护理用品费用,药品费用,母亲(被老大哥写成了新)吃饭,房租、水、电费。反正总算是7500元每月,自己、姐和一个小兄弟“三分摊”每个人2500元/月。不知道谁能准确计算出这是怎么计算出来的?而这个费用被老大催要,一次性转交了10000元(4个月的费用),是我早已交付姐那里替老妈妈掌管着花销的费用(老妈妈已年老不能自理及不能自己花钱的地步),姐最终无奈反转过去的说是还我的钱?是还我的钱吗?本来就是我早已给过老妈妈的费用呀?是还给我吗?怎么可能是还我的费用?就连姐和哥都竟然说是还我的钱?这到哪里讲理去?
    既然姐、哥都掌管着老妈妈的费用,就要公正无私透明地正当使用。不要闷着、捂着不想让别人知道。作为老小或者你们多拿些钱给老妈妈用都是天经地义、应该的责任和义务,剩余些未花净的,当然可以自留,但不能私心太大、大的可怕。

  • 1
  • 1
  • 0
  • 2.1k
  • 已重置-1153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