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的孩子在哪

      2018年8月,伟中长江大学,8月25告别父母赴荆州求学。

      8月27日至荆州,学校开学尚有几日,伟想就近找旅馆入住,但是伟家庭一般,太贵的住不起,所以找了一家老旧的小旅馆。

      入住当天,前台言说,旅店特价房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里面老是有奇怪的声音,所以客人都不愿意住,伟自认读书人要相信科学,不信鬼神之说,遂以低价入住。

      是夜,伟熟悉学校周边环境回宿,夜已深,伟想看看电视,发现电视只能发出“叽叽”之声,无奈,只能把玩手机,然其手机老旧 不是卡机就是电量不足,于是就拿来数据线边充边玩,不知不觉临近12点,伟起身沐浴,熄灯就睡。

      睡后不久,一阵女子哭喊声徐徐传来,伟惊坐起,环顾四周,一片漆黑,寂寥无人,伟以为自己幻听,便又躺下。

      还未待伟入睡,叫声又起,这次伴随的还有婴儿啼哭声,伟不禁毛骨悚然,打开灯,四周空无一人,开门望去,只有楼道那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

      回到房中,伟已无睡意,电视无法看,只能翻开手机,只是手机突然的卡机了,界面无法返回,也关不了机,而这时那消失的哭声又想起,只闻女子哭喊着要找她的孩子,婴儿啼哭不断,突然婴儿声戛然而止,女子发了疯大叫突然中断,伟大惊夺门而出。

      下了楼,大门早已上锁,无处可去的伟想可能是隔壁客人在看电视,所以才有了那样的声音,于是伟悄悄的又上了楼上,来到房门口,发现旁边没有客房,这是最边上的了,伟不自觉的汗流浃背,望着楼道忽明忽暗的灯光伟冲进房中,一头扎进被子里,外面手机忽闪忽闪的,喊叫声不断,翻箱倒柜之声一直持续不断,不知过了多久 伟悄悄将头伸出被外,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伟起身查看,手机还在闪烁,电视机也还在发出叽叽声,只是不知何时已经把电线烧坏了,去往窗外一看,原来这里是空调排风扇,难怪昨天阴风阵阵,看电视的样子估计也是电路出了问题吧,我就说世上哪有鬼怪吗?伟这样想到,不过为了避免被打扰伟还是决定换了一间房。

      伟离开后,他不知道的是电视机底下有几滴未干的血液,而墙壁上那线口也有鲜红血液缓缓流出,而墙壁里藏着的是一具干扁的婴儿尸体。

    • 1
    • 1
    • 0
    • 330
    • 烟雨平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烟雨平生初级
      有时候自己真的会把自己吓死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