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亲爱的蒋小乙

       
         我是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进得初中的,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我的嚣张模样。蒋小甲后来的描述是这样的:短短的男孩头(硬是让老妈逼着将两个小刷儿给剪啰)、一身白衣(四年级时六一儿童节的表演服装)、一副墨镜(哪里来的墨镜?忘了。)雄纠纠地从人群中挤出来,爬上了(因为个太矮了,上台时只能靠爬的)领奖台,从校长的手中接下了奖品(两个笔记本),笑得两个脸蛋挤成一堆……
         我自己后来细细回忆了一遍,确定她的陈述肯定有误,首先,我那时那么瘦,脸上应该没那么多肉,怎么会挤成一堆?其次,我记得我在台上一直找王军哥要哪里来着,后来知道了他根本就没来这所中学,我怎么还会笑?
         热闹不过几天。我就郁闷了:第一,吃不饱饭。尽管早读、上午第四节课、下午第三节课每每快到下课时,我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观察着校长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一走到铁铃下(起初还没有电铃),刚举起手里的棍子,我就立马冲出教室(坐第一排,有地理优势),从他的臂下穿过去,跑向食堂。但我也只能领跑几米最多十米,就被后面的男生、女生们超越了。待我跑到饭桌前,我的那一份饭就被他们“瓜分”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孤零零地一小撮在桌上等着我。所以基本上每天,我都是在饥饿中度过的。
         第二,抢不着热水,连冷水都是靠抢的。原因是那时还不流行排队,就我那点斤两根本就在哄抢中站不稳,只得等到大家散去后才去提水。后来我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半夜醒来先去洗漱好,再爬上床睡到起床铃响。洗澡水也是待食堂里的阿姨们下班了,再偷偷从门缝里钻进去舀那些锅里剩下的。
         第三,晚上上厕所是个最大的难题。起初我与表姐同宿一张床,晚上就赖着她陪我去。慢慢地晚上央她起床的次数多了,她就特别不耐烦,干脆备了一个塑料袋给我备用。我半夜偷偷“操作”了几次,觉得实在有失斯文,就大着胆子自己独自下楼解决了。大半个学期过去,也总算慢慢适应了学校的寄宿生活。
         但呆在一个没有王军哥的校园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坐我后面的男生就好像是个拉皮条的,天天在我耳边嘀咕,某某班某某男生长得可真帅。我连向他翻白眼的兴致都没有。到了初二的时候,班上的男生和女生突然流行起了写“情书”。我个儿小,大家自然认为我“少不更事”,将我当成了“信使”的最佳人选,我觉得好玩新鲜倒是乐意为之。

      转递“情书”前,我先躲着自己先读一遍,天啦!竟然大多都写得狗屁不通。我哈哈哈偷偷大笑过一通后,想了想,觉得我“发财”的机会来了。于是跑回表姐家,翻出她一大摞言情小说来,大抄特抄了一大通。写出了好几封“标准版”的“情书”,让那些托我转交情书的主儿们看。他们看完,立马就求我借他们抄,这时我的条件就提出来了,价钱不高,抄一次五毛钱。啊,五毛钱,那时的五毛钱可以买50粒水果糖,可以买五个油饼了呢!为了“意中人”,他们想都不用想,就答应了,另外再加我每次五毛钱的“联络费”。哈哈哈!
         靠着我的“机智”,总算解决了我长期以来的饿肚子问题。不过,风险也是蛮大的,久而久之,校长和教导员就盯上了我。每次搜我的口袋,他们都不会落空。为了“义气”二字,我硬是没出卖那些给我水果糖和油饼的“雇主们”,将事儿全扛了下来。但终究难逃他们的法眼,后来他们俩过度的“精神过敏”严重地摧毁了我的“生意”,而我的“臭名”也就跟着远扬在外了。
         寒暑假时,也能见着王军哥,每每遇上我家农忙,他不用请,都会“自觉”地拿把镰刀奔来我家田里。我早就忘了小学时生气的那么档子事,“叽叽喳喳”地向他汇报学校里的大大小小的琐事,也向他打听他那所重点中学里有些什么“新鲜事”。他专心在割着稻子,只是偶然朝着我翻几下白眼:“你怎么不说说你写情书的事?”
         哦。原来他也知道了。我一五一十地赶紧交代自己的“罪行”。
         他一听完,一屁股坐在田里,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蒋小甲一直在一旁偷听呢,马上跑到田的另一头去向爸妈告状去了。
         回到家,他们就开始轮流着“批斗”我。我“认罪”的态度诚恳,但心里却忿忿地,偏过头用狠狠的目光与蒋小甲交战了好几个回合。她事后可能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我罢,晚上爬过床这头来讨好我:“蒋小乙,下个学期你就初三了,我也读初一了,我跑得快,以后负责帮你打饭,怎么样?”总算她还有点良心,我与她击了一下掌,算是和解了。
         初三,打算听爸妈的话,全力应对升学问题,却没想到,班上竟会转来两名新的同学,一男一女均是从王军哥所在的重点中学转回来的。听说是因为成绩赶不上,被“遣送”回来的。那男生还好,瘦高个,一张脸白白净净地,走路笔直笔直。但那女生,却是个“小妖精”,自然卷起的长发,蓬松地在脑后扎起,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个不停,圆脸蛋儿溢满了笑,声音清脆一点都不怯生:“请问哪个是蒋小乙啊?”马上有男生往我的方向指了指。
         我回过头来,淡淡地看着她。
         她笑着向我走过来,趴在我的课桌上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叹了口气:“蒋小乙,你长得也并没有多好看嘛!不就是眼睛好看?不就是鼻子好看?不就是嘴巴好看嘛!但你个子矮啊!我坐第三排,你看你,都坐第一排呢!”
         我白了她一眼,一头雾水。
         “我是多么多么喜欢王军啊,可是他对所有人说,他只喜欢蒋小乙,心里只有蒋小乙哦!”她的声音挺大,后面马上是一片起哄声。她一点也不感到羞耻,扭着屁股笑着去找她的坐位了。而我呢,身旁马上涌上来一堆男生女生,试图探听“王军”究竟是何许人也,我一气愤,只能趴在桌上假装大哭,他们没办法,只得换了目标,围到了新来女生的旁边去。一大堆人笑笑闹闹地,却都与我相关,我心里的小宇宙便被这死丫头给彻底打翻了。
         因为我晚上躺在床上想了又想,就开始不安,惨了惨了,王军哥难道真的打算赖上我了?他额头上的疤有是还有,但也并不明显了啊?不见得以后就真的娶不到老婆啊?可是怎么办呢?我好像从前是答应了的啊?我又仔仔细细地将他的模样儿想像了一遍,始终觉得他没有我们新来的物理老师帅。他也不像陈晓志那样会做些活灵活现的塑料鱼虾来讨我开心。这样反反复复想了又想,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好在,“队长”还一直与我同班呢,第二天中午我就神神秘秘将他叫出教室,向他讨要王军哥的地址,他一本正经地教训我:“怎么?怎么?你的情书还没写够吗?”
         “你给不给?你不给我,我就将你托我给某某某送情书的事告诉你爸爸!”
         有了这杀手锏,他马上就投降了。
         于是乎,我非常非常认真地给王军哥写了一封信,“劝告”他如果班上有漂亮女生的话,就先和她好,可千万不要错过了。然后用了一大半篇幅描叙我那超帅的物理老师和陈晓志。信寄出后,我天天等他的回信,但却一直没了下文,时间一长,我也就忘了。
         到了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在全班女生的失望加失落的目光里,物理老师领来了他漂亮的女朋友,我的小心脏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陈晓志竟然再也不讨我开心了。他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了新来的“小妖精”的“奴隶”。我很是失落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地,我就又骄傲回来了,常常从厚厚的试卷堆里抬起眼来愤愤地瞪瞪他们:哼!考不上高中,看你们怎么高兴!

    • 2
    • 0
    • 0
    • 303
    • 清净无为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