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刹那时光

      (六)

      再见到,已是大三的最后时分,向容赶赴选修课的考试,入考场时,正巧遇见他们二人,柏林临场急切地坐在草地上翻看提纲,王大胜则立在一旁,举起右手来对向容打招呼。

      向容客客气气地回问了声好,说这么巧在一个考场啊!

      考完这一科我们就毕业了!王大胜叹了口气,总算大家有缘份,能在离别前再见到你,周末是我们的毕业聚会,你能参加吗?

      向容看了看旁边的柏林,这样啊?我可能……

      如果忙,就算了吧!柏林插上一句,起身往考室走了。

      向容在原地怔了一刻,心底黯黯然一阵神伤,总是以为永远很长,相聚也必会很长,却不曾想,离别竟已真真实实地摆在眼前。

      考完出来,已是黄昏时分,向容也已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沿着江边一个人慢慢地步行回宿舍,忍了一年多的眼泪终于倾泻而下,以为可以骗了所有人却始终无法骗了自己,回忆,如滴在伤口处的鲜血,如今想来,那理由那自尊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而现实间,爱已有如覆水,他们两人再也回不去了。这样失魂落魄的一直到了周末,向容按捺不住,在聚会快结束时还是去了聚会现场,亲见了那个班级或洒脱或依依惜别的场景,王大胜因为喝了酒,回住处时在向容面前摇头晃脑地说向容你知道吗?你与柏林两个人,毁了我对于爱情的美好愿望。

      柏林急急将他扶到楼上,重又下楼来,说向容今天我送送你吧。

      向容点点头,说你是否打算回家乡工作?

      不,我已申请去新疆,柏林笑笑说,我觉得那个地方很适合我,十年八载的我都不会回来。

      是因为她还是因为我?向容的心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胸口生疼。

      都不是,是因为我自己,我是个自私的人。那个男生,无论才学家境,应该都与你很般配吧?你好好珍惜吧!

      向容紧咬着下唇,不再言语,两人走到宿舍门口时,一时都无法开口说出再见,站立良久向容迈进铁门,眼泪终于不可扼止地流了下来,她回过头说:柏林,我恨你。

      柏林站在门外,泪流满面。

      ……

      过了几天,向容收到了柏林同城投递的包裹——还是那对重新包装了的红黑花纹的针织手套。

      她愤愤地将它丢在一旁,心中死灰般充满了绝望。

      又过了几天,上学途中听人议论起校方大力推荐并奖励毕业生去西部的事,心突然急剧地跳动起来,她弃了课急匆匆跑到柏林的住处,推开门,却已是人去楼空,只残留下些废弃纸屑。

      楼下的人听到声音,上来说,他们两天前就走了,一起去了新疆。你是他们的朋友吧?顶楼还有一盆柏林种的水仙,你带走吧!

      向容沿着楼梯爬上顶楼,水仙花在一个角落处郁郁葱葱地开着,她走到花盆面前,顺势往外一望,眼泪便如洪水般一发而不可抑止,从这个方向往下望,正对上向容宿舍的大门,能清清楚楚地见到行人进出的身影。她捧着花盆哭得死去活来……

    • 1
    • 0
    • 0
    • 234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