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刹那时光

      四)

      接连好几个星期,柏林都没有出现,当向容由起初的慌乱渐渐回复平静的时候,柏林的电话来了,说周末请她参加生日聚会。向容想也没想就欣然应允了,把先前设想好的矜持全部忘到了九霄云外。

      约好的那天,她换了身装束,穿了一件淡蓝色束身牛仔背带裙,脑后扎了个小马尾,蹬一双中跟带帮皮鞋,活泼而俏丽,柏林看见她的时候不由眼睛一亮,领着她一边往宿舍楼上走一边交待:

      “向容,我们宿舍的人大多在社会上混过几年,比较复杂,所以不管他们怎么闹,你都别理他们。”

      “他们很可怕吗?还是都像王大胜那样?”

      “都不是,你见了就明白了。”

      推开门,几个装扮怪异的男生正围着书桌在玩扑克牌,靠角落的床位边,王大胜戴着耳机,表情木讷地翻着一本书,看到向容进来,笑着摆了摆手:“嗨,表妹好!”

      那几个男生也抬起头来学着王大胜的样子冲向容摆手:“嗨,表妹好!”

      向容向他们礼貌地笑笑,跟着柏林走到他的床位边,全集体一溜的部队黄,却就数他的床位收拾得整齐洁净,一张校报平摊在床单上,向容顺手拿起来,发现自己写的那首小诗被蓝色圆珠笔圈了起来,心底暗暗动了一下,也不露声色,将报纸折叠好放在一旁,坐到床沿上顺手翻看柏林摆在书桌上的一叠课本,柏林双手插腰走到玩牌的人群间瞄了一眼,对向容说:“再等一会儿,他们玩了这盘我们就去饭店吃饭。”

      那几个人听了,忙速速收了场,围到向容这边来问长问短,向容落落大方活泼而不失端庄,柏林先前的担忧成了多余,立时也话塞子大开,趁机“炫耀‘他这位“表妹”是如何如何有“能耐”,正喧嚷得兴起时,门外色彩斑斓地飘进来两名女生,均是长发披肩、身材苗条而且打扮前卫,其中着短裙的女生左手还提着一个大蛋糕,步履款款地走到柏林面前说:“生日快乐!”

      柏林笑容可掬,转过身来为向容介绍,说是同班的女生,向容向她们礼貌地笑笑。

      那群男生也不与她们招呼,看来她们必是这里经常进出的“常客”,想来还与柏林关系不菲吧?向容联想到他高三时的状况,心里有些忿忿的。

      一行十几人喧喧嚷嚷地往餐馆走,喧喧嚷嚷地吃饭,吃完饭后再喧喧嚷嚷地去歌厅包场唱卡拉OK,向容一晚上都极少言语,极力将自己当了无关的人,只在普通同学的礼数间旁观着身边的一切,内心里却很是失落,她之前暗自的猜度原来也仅仅只是猜度,这时屏幕上出现了《片片枫叶情》的序歌,那女生便起身拉柏林同唱,大家随即跟着起哄,将那两人推到K台中间去,接下来便都是关于这同一主题的气场喧嚣。向容忍了两个小时,趁着上厕所的当儿,独自走了。

      心事在月光下便无比透明,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和屈辱,也不由暗暗觉得自己可笑,只是那么粗略的几面竟轻易动了心,难道不知薄幸男子最善花言巧语?她一气愤便将预备送柏林的礼物掷进了江里,然后沿着湘江边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晚上,直到初秋的夜渐渐清冷,她才慢慢地往回走,回到宿舍前的石榴林时,赫然见到柏林正坐在一张石凳上,斜着眼瞅着她。

      向容淡淡扫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宿舍走。

      “你去哪了?我找了你一晚上。”柏林从凳子上蹦起来,拦在向容面前。

      “找我?干嘛找我?我难道会丢吗?”向容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你这人怎么这样?”柏林反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走时最起码应该招呼一声吧?”

      “我怎么没招呼了?是你玩得太兴奋了听不见。“向容冷笑一声甩开他的手,”你快回去吧!我宿舍要关门了!再见!“

      柏林愣了一下,笑出声来:“你吃醋了?“

      “吃醋?笑话!我用得着为你吃醋吗?”向容冷笑。

      “还说没有,你看你的嘴都气弯了。”柏林轻轻笑了笑,正色道,“我与她没什么,你应该相信我。”

      这话来得突兀,向容怔了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想到自己方才的委屈,落下泪来。

      柏林慌了,笨手笨脚地为她擦眼泪,他越是擦,向容的泪就流得越是起劲,柏林叹了一声,将她揽进怀里:“傻瓜,你要相信我,我爱的是你。”

      向容听了,破涕为笑,从柏林怀里钻出来,扭扭捏捏地站在一旁,脸上发着烧:“你,是有预谋的吧?还说我是你表妹。”

      柏林把她的手拽过来,握在手心里:“其实,从高三起,我就早有预谋了。只是那时你的眼睛在天上,看不见我。”

      两人手拉着手,一路欢天喜地地又走回江边,坐在一处桥墩上,说了一夜的情话,直到破晓时分,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各自溜回宿舍。

      第二天醒来,向容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昨晚的记忆象是一场梦,虚幻得让她心生悲伤,直到换好衣服洗漱完毕,亭亭立于镜子前,自己的面目突然换了柏林的棱角时,方才醒悟从今日起,她的生活将是要完全变了。

      八点过几分,向容从窗台看到,柏林已候在宿舍楼下,手里提着豆浆油条,见到每个人都乐哈地笑,向容本想故作矜持让他等久一些,但一见他那笑着的眉眼,心就软了,一路跑着到他面前。

      亲亲密密地如其他的小情侣般,分享他们简单而甜蜜的早餐。

      爱情的过程似乎都近乎雷同。

      爱情的美好也都近乎千篇一律。

      向容极善撒娇能事,柏林对她是处处迁就疼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许多时候,柏林在课休十五分钟间都会踩着脚踏车在两个校园间跑个来回,为着只见向容一面,就更别说每日里的三餐和周末的大扫除了,他几乎就被看门的大爷误认为本校的学生;江边、草地、岳麓山间、校间小道都有他们相依相偎、嘻闹玩耍的身影,两人互相勉励互相学习,一同编辑校报,亦一同走上街头促销产品赚取生活费,同学同舍几乎都将他们当了“爱”的楷模,十分惹人羡慕。

    • 1
    • 0
    • 0
    • 104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