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刹那时光

       
         向容顶着个编辑的空名乐哉悠哉地过了两个月,每个周末还乐颠颠地厚着脸皮分吃同学们交的会费,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联合起来将近期的编排任务推给了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容只得勇敢地揽了过来。
         她暗暗盘算了算,文章的出处不用发愁,文学院学的就是这个,咱可以公开征稿,若是少个一两篇的自己也能凑个数,只是这排版和美工她却是外行,总不能反过身来求那些老“前辈”吧?当天晚上,宿舍人到齐了,她给每个人发了张白纸,让她们任意发挥画一张草图,结果大失所望,没有一人可当此重任,想来想去,也只有求助于柏林了。
         柏林念的是全日制大专工商管理学院,学的是计算机平面设计专业,从字面上分析还真与美术有着某种联系,幸好也只有一公里的路程,向容趿着拖鞋穿过一个人工林,几幢三层楼的建筑简简单单地立在一块水泥地上,即便是第一次来,要找到柏林也并不费功夫,她站在男生宿舍楼下扯着自己极富穿透力的嗓门就喊:
         “柏林!柏林!”
         效果立竿见影,立时从楼下刷刷刷冒出许多男生的头来,过了一会儿向容听到了急速跑下的脚步声:
         “小丫头,你疯了!我若是有心脏病非得活活被你吓死。”
         “那没办法,我正等着要你救命呢!”向容一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倒给了柏林。
         柏林想了一想说:“好,你跟我上去,我给你引见一高人。”转头一看向容T恤衫小裙子,脚上还趿着双拖鞋,摇了摇头。
         向容一下子回过神来,毕竟是女生,这个样子上去男宿舍岂不是丢人现眼?她四周看了看,还好这该死的学校还有几个休闲的去处。
         “我不上去了!”她往靠山边的小凉亭指了指,“我到那等你。”
         柏林向她眨了眨眼,也不说破它,笑了笑往楼上跑。
         过了一会儿,就领下了个高个儿像个打手似的男生,年纪轻轻地还留着络腮胡子。
         向容下意识地倒吸了口凉气,往柏林身边靠了靠。
         “这是我同班王大胜,曾在一家报社打过工,现在又负责我们学校的黑板报,他应该可以帮你。”
         王大胜认真地点点头:“你是柏林的表妹那就是我表妹!这样吧,等你哪天文章都选好了,我来负责排版,柏林负责美工。”
         向容一下子乐了,感觉这人是个憨直的人,她跳起来转了个圈,指着王大胜笑:“王大胜,你长得太武力了!吓了我一跳!你该改名叫王老虎才是!”
         王大胜咧开嘴忍不住笑了,柏林立在一旁,无可奈何地直摇头……
         说干就干,第二天向容就将柏林和王大胜带到了文学社,还给他们挂了个“校外指导”的名,大张旗鼓地在那帮“前辈”的眼皮底下忙活开了,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来稿堆积如山,向容按自己的标准选定了各个主题的稿件,王大胜不愧是高手,只粗略看了各个主题的选定文章,便将编排结构给画了出来,在电脑里一码字,字数只与框格相差无几,只等柏林画好插图,就可入电脑依样打印样版然后铅印了。
         那几日,柏林便天天呆在向容所在的文学社工作室,两人一起吃泡面喝白开水,为了某个细节争得面红耳赤,却又总能奇迹般的意见统一,连向容自己都很奇怪自己竟然能那么自然地放弃自己一向的偏执,也许是因为柏林对待这件事的态度让她感动,他完全不像是受人所托,有时更有些反宾为主的味道,而结果也比向容预期的要好上许多倍:第一天印了100份,100份免费分发,第二天第三天就有成堆的人要求加印并愿按成本价购买。
         结局是大获全胜,学院奖金发下的那天,向容请柏林和王大胜下馆子,连带请了宿舍的六姐妹,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短”,可这六人却丝毫不给向容面子,几杯啤酒下肚便争着将向容开学至今的糗事吐了出来,什么军训轶事啊,吃饭总忘带卡或饭盒再与她们抢饭吃呀,打破了茶几当了个编辑呀,什么在图书馆被管理员关了整整一天呀等等,听得柏林和王大胜笑得前俯后仰,弄得向容脸上无光还得看着老四搔首弄姿地在柏林面前晃荡,不是为他倒水就是为他夹菜,而柏林呢,早就见惯了女生的这种架势,自顾自吃游刃有余,看到王大胜对向容也是一派殷勤,觉得好笑,他将刚上来的一盘红烧鱼转到王大胜面前说:“夹个鱼头给我表妹吧!她平时最喜欢吃鱼头了!”
         王大胜信以为真,忙不迭将鱼头夹到向容碗里。
         “她才不吃鱼头呢!”坐在一边一直没吭声的老三“腾”地站起来,将向容爱吃的鱼尾一筷子夹到向容碗里。
         向容垂下头,看到满满摆在面前的两碗菜,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瞪着柏林,柏林也回瞪她,他起初是满眼里玩笑般的稽意,渐渐地变得认真起来,末了,眼眸间一闪而过一抹忧悒。
         向容一惊,甩开视线,心里无端端地难过起来。
         吃过饭,有人提议去爬岳麓山,向容向来不是块运动的料,慢慢地就落到了队伍后面,有气无力地拖着腿走,前面的那一行谈笑风声,老四更是变本加厉,差点就要挤到柏林身上去,她一气,干脆坐在地上不走了,大家走了许久才发现向容不见了,于是回头来找,向容正一个人慢腾腾地走回头路呢!
         “向容,我背你上去吧?”老三和王大胜同时转过身蹲到向容身边。向容想了想,走到王大胜身边,刚想要趴到他背上去,柏林急匆匆一把将王大胜推到一边,自己弯下腰来。
         向容心满意足,末了她还是转到了老三这边……本来笑笑闹闹的柏林与王大胜突然变得沉默下来,气氛间有些怪怪的……

    • 2
    • 0
    • 0
    • 111
    • 乾用九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