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刹那时光


         回到宿舍,那六个人正在热热闹闹地给班里的男生排名次,这是开学以来她们每个周末必做的“功课”,大一女生刚刚脱离束缚,渴望爱情的烈火自然演得很烈,就拿那长得颇有资色的老四来说,自爆已是第四项“爱情实验”,用她的话说班中男生的幼稚程度让她失望,她这次便将触角伸到了高两届的学兄身上,对于另外五个人的津津乐道表示了鄙视,正孤立无缓之时,看见向容进来,忙不迭想要将向容拉过来。
         向容白了她一眼,再白了大家一眼,说了句:“无聊!”优美地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床位上。自己虽然屈为“小七妹”,也决不能像她们那么幼稚,整日里做一些“才子佳人”的空梦!
         对于她,她知道,她们是拿她没办法,更多的是爱恨交加。她从来都是那样我行我素、个性鲜明,说起主张来一套一套的永远都是那样标新立异,行动上却又不凡小女生的可爱,有时乐乎起来嘴巴甜得像抹了蜜,哄得几个“姐姐”团团转。
         说来也不得不感叹学院里的“阳盛阴衰”,一个班60人,却只有屈屈7名女生,而且还是参差不齐型的,大姐大与老三是“体育健将”,五官端正标志,却浑身上下扮得像个男儿,老四老五老六是典型的“城镇型”女生,装扮前卫却先天不足,老三倒是美,只是是偏向于杨贵妃式的,有点不太合当下男生们的群众口味,老二呢又是苗条得过了头,近170cm的个头不足45kg,来自湘西凤凰县的她是七个人中最老实巴交的,算来老七向容倒是这七人中较为出众的,她却又是个矛盾体,静时就像是可供人观赏的壁画,动时却常使一些场景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军训刚过,这小女子便成了全院闻名的人物,一个月她至少有17天以上躲在宿舍装病,好不容易上了操场她不是“直步”走掉了鞋子就是“正步”走飞了帽子,要不就干脆踩着了长出一大截的裤角摔个稀里哗啦,本来严肃的场面往往是全班连同教官笑得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更绝的是我们这位小姐竟能在军训结业礼上反着方向完完整整地打完一套“长拳”,硬生生地将年级第二名的锦旗为班级给“抢”了来,自此后全班都对她“刮目相看”,连教导处卢主任也注意到了她,不久后,她就被她请进了学生会的例会现场,当时所有的成员正围着会议桌在开会,卢主任将她安排坐到一张空位上,再顺手从茶几上掰下一个香蕉塞到她手里:
         “同学们,现在请大家鼓掌,欢迎向容同学成为学生会的一员!”
         向容一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之间侧身想将那根香蕉放回茶几,不料脚底一滑,她顺势想借扶茶几站起来,于是就在一片掌声中,大家听见了茶几落地的唏里哗啦声……
         向容也在这唏里哗啦里唏里糊涂地成了院刊的编辑……
         好歹也是学生会的干部嘛!她的气焰一高,那六位还真不敢与她较劲,平日里她与老三最好,这老三“英俊潇洒”,足足高出向容一个头,两人结伴出行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两人有时还常常故意装着小情侣来刺激大家,她走到向容面前挤挤眼,大声道:
         “刚才送你回来那个男生是谁啊?长得蛮帅。”
         向容皱着眉头,恨恨地白了她一眼,这该死的老三肯定在窗户边碰巧看到了,看来这下想不天下大乱都不行了。
         果然,那五人齐刷刷向她逼来,做出一副严刑铐打的架势。
         向容假意“哼哧”一声不理她们,掏出笔来一本正经地在笔记本上画“一”,慢腾腾地说:“他是我的表哥,谁看上了?我把他送给谁!”

    • 1
    • 0
    • 0
    • 289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