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自救还是等待救赎?

         人类区别于野兽的地方可能在于情爱吧,毕竟野兽不会让心思七零八落,让自己无路可退。

         在那个懵懵懂懂的年纪,作业在对人的好奇下显得无聊至极,小小的脑海中总会想着各种关于他的问题,幼时的秦珝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环境会造就这么一个男孩子,自私冷漠却又阳光向上,周围散发着光亮却又隐匿于黑暗。所有事情只要沾染上他的色彩,就仿佛变得格外不一样,充斥着魔力,令人心动不已。

         那个少年,在秦珝的灰色的青春地带,是那么张扬肆意却又小心翼翼,牵扯着她的的每次心跳。

        01

       对于秦珝来讲遇到他其实是偶然中的必然。

         按实际意义上说,秦珝和徐锦繁算半个青梅竹马。徐锦繁住在离秦珝不过百米的小胡同,他的家人和她家还是比较亲近的,但不同于其他亲戚关系,双方家庭走的并不是很近,所以在以前的很多个年头,他们从不相熟。若不是在秦珝母亲偶尔一次的闲聊中得知,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听着挺滑稽的,但其实只有秦珝知道,她耗费了多少幸运才遇到他,认识他,喜欢上他。

          以前喜欢看偶像剧,觉得男女主角的经历又狗血又浪漫,后来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生活罢了。秦珝和徐锦繁便是因为一件快老掉牙的狗血关系才有了相交点。

           秦珝班里有一个班长,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肤白貌美。这也就算了,毕竟长得好看也就让人眼前昙花一现,而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中的宠儿。她所到之处,必然伴随着一阵欢呼声。不得不承认,她很完美。可能因为这吧,徐锦繁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追求,而秦珝好死不死还是班长为数不多的真心朋友,于是第一次聊天便有了契机展开。

            聊天内容大致就是请求秦珝帮助徐锦繁将班长追到手,这件事对于秦珝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在那个无聊的班级,任何新奇的事情都会被无限放大。所以秦珝答应了徐锦繁的请求,他们开始亲近,由开始的单纯助攻到后来为他出谋划策,秦珝和徐锦繁的关系越发的近,直至成为很好的兄弟。本是正常的关系终于在那一个雨天发生了变化。

          ”你们就偏爱弟弟,什么都给他,我和他只差一岁,凭什么啊!“

          ”嘭!“随着一声剧烈的关门声,年纪尚小的秦珝夺门而出

           在出门一刻,天气仿佛也应景一般,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一时的冲动令秦珝的境地变得无比难堪,她知道,没人会在意她发火生气,甚至现在的离开也是她在计算好了刚好到上学时间才决定的,他们会等她自愈,继而不痛不痒的和她说不要耍脾气,可是凭什么!

          秦珝走在路上,背影充斥着孤寂,周身所散发出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绝望,令路边的人心悸,纷纷避让。

          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仿若排山倒海般向秦珝涌来,以一种毁天灭地的姿态迅速将她吞没。呵~亲情也不过如此,他们怎么这么虚伪!秦珝渐渐陷入了自我的恶性循环,世间一切都是没有可留恋的。

         雨天,一把伞,措不及防的闯进来秦珝的视线。是什么先心动的,是眼睛,然后是那颗鲜活跳动的心脏。果然呢,有一种感情是

      说不清道不明的。

            徐锦繁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本是和平常一般的路因为秦珝的出现变得不那么无聊。说实话吧,看着有人会如此痛苦他还挺兴奋的,是骨子里抑制不住的新鲜感。但秦珝和他是兄弟,加上自己还有求于他。最终他走了过去,果然和他猜的一样,女孩眼里已经充斥着泪水,虽然下着雨,但丝毫没有遮掩住女孩的狼狈。

          啧~真可怜

         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徐锦繁还是把伞撑了过去,他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小可怜心情非常糟,而且他看出了她的抗拒。那又怎样呢,我已经做了我需要做的,其他的不需要自己收尾

         徐锦繁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拨开了秦珝早已深埋土壤的新芽。

          那个雨越下越大的晌午,有什么在悄悄发生着变化。最终这场看似温馨的画卷在班长的出现下悄然落幕,不同于以前的气哄,这次不再去看他们,秦珝偷偷跑开了。

         

    • 0
    • 0
    • 0
    • 33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