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大胆,大胆

      第六章  超常胆大

      美女司机微转了一下头对着邦哥轻淡淡地说道:“大专毕业在国营丝厂做了几年正好赶上企业效益不好的那个时期,从国企出拉过保险后来就跑上出租了。那你呢?”

      “我吗,很简单,农民出身天南来地北的读了十几年书,然后东奔西跑的在不同企业干了好些年,也不知道自己该算是四处漂泊的广告人、策划人、营销人、生意人、无业游民或者是个别的什么人。”邦哥笑着回答道。

      “这次到杭州这边来是出差,还是做生意?”

      邦哥想逗一逗这位才女故神色淡然地说:“不是出差,也算不上做生意。”邦哥停顿了下才又接说:“大概算着游说者吧,我这次来专门搞针你们用的东西。”

      美女司机用异样的眼光向邦哥看过来,这时听见邦哥说:“你别误会,我说你们用是指你们出租车不是指女人,你们这里有两家公司搞出了新燃油你听说过,我是来帮帮他们的。”

      “还真没听人讲过。”

      “现在是信息资讯太多,人们的目光分散了,所以经常是本地出的事自己不一定知道,这也算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味吧。信息爆炸的时代要想引起绝大多数人的注意还真得要水平。”邦哥很是感概,“对了,还听你算成本提到油价,难到这里没有加气站没使用天然气。”

      “还没有,听朋友讲外地出租车用天燃气要节约一半的油钱。”

      “差不多,确定你们这里没普及天燃气,太好了,我成功的机会就有六成了。”邦哥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于是打听起更多用的信息来,“你说一天要用油费大概21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天大约用50升左右的油对吗?这里其它出租一天用油量与你有多大区别?”

      “所有同行用油量大多差不多,一般相差也不过是三十四块钱的样子。”

      “其他出租司机都有你算账算得这样精吗?”

      “你怎么这样说,我不过是有成本意识吗!话说回来,跑出租是累活,说得不好听也是力气活,有几个不会打小算盘。你问这个干吗?”

      “想让你们烧点便宜油,但怕大伙不领情,所以问问,听你一说原来都是成本大师我就放心了。”邦哥聊完自己想了解的东西后开闲聊,“你讲一天要出车十七个小时,人坚持得住吗?

      “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吗,也可以8小时交班的,不过只要是自己车主的一般都会干得长一些,这些车很多都是私人自己卖的,只不过要挂到出租车公司向公司交几万元钱要不然政府不让你自己跑出租啊,出租车公司大都是与政府领导关系好的人开的,他们才是只赚不赔。”

      “看来全国都差不多。”一路上邦哥同美人司机天南海北的侃了一通,不知不觉两人互通了姓名,在邦哥有意诱导下美人司机很自然说出了自己的住址,出生年月,然后是恋爱、结婚、生子、夫妻关系无所不谈。

      ……

      “邦哥,我们已经进海盐城了,现在怎样走,把具体地址告诉我。”美人指着前边的街区说。

      “那好啊,我把地址拿着你看。”邦哥从包里拿记事本找到写有世能油厂的地址递了过去。邦哥想终于到达。还未进城,路是窄窄的,房子是旧旧的,连空气都感觉脏脏的。心里开始慌起来:啊,竟然是这么不堪的地方?

      美人接过记事本瞧了一眼说:“我得在前边找人问问。”

      “还是我下车,另打本地出租吧,别耽误回你杭州。” 邦哥边说边拿出钱来,“车钱多少?”

      美人从邦哥手中抽出两票子说:“从杭州到这里按地图上计是98公里,实际跑起要多几公里,表计费是一百五十六,般长途因回去载不到客,行规是回程也要算上的,不过给我两百就够了,保本了我还能小赚点,在海盐城里免费为你服务不收钱。我们不是朋友了吗,以后用车时多照顾我生意就成。”

      进城后邦哥发现海盐的主要街道很新,干净,灰尘少,洒水车出现的频率很高,逆行的自行车比较多,会让人觉得会不会是你自己违反了交通规则。邦哥顶顶喜欢的一个细节是:海盐的绿灯信号是一个活动的小人儿,看他两腿甩发甩发,很生动有趣。

      问了两三个路人,美人司机终于把车开到了世能集团的炼油厂门问:“邦哥,你不会就这样一接去厂里找吴世能谈吧?”

      邦哥摊摊双手反问:“你认为,这样直接去有效果吗,当然我得先做些准备工作,吕思玉小姐,你不会没听三国诸葛亮出山故事吧,说客么,是要讲身价的,否则会一文不值。

      “接下来,去那里。”吴思玉发动车子问道。

      “世能周围的路上转转,然后找家离这里最近的三星级宾馆。”

      一刻钟后吕思玉在海滨路的今天假日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哥,这里怎样。这个酒店在当地还算不错的。

      “好,别忙下,我得把车开到停车场。”吕思玉对准备下车的邦哥说。

      邦哥跟着吕思玉从停车场走进宽敞明亮,气势宏伟的今天假日酒店大堂门厅。邦哥发现酒店还真装璜得不错说:“就是这里吧。吕思玉指着酒店报价牌问邦哥:“想住什么标准的房子。”

      “标准间吧。”邦哥来到前台看了一遍价格说。

      吕思玉听后开始用杭州话同前台服务小姐讲起价来,邦哥有趣地在一边欣赏起美女之间价还价来,心想还真是不错自己一到杭州就交上朋友了,还是个漂亮的很有成本意识和才气的少妇。

      本来商务标准房门市价480打折后168含早餐的价格让吕思玉以128的价格成交了。邦哥交了400元押金办了房卡向前台服务小姐打听酒店位置服务小姐告诉邦哥从这里,步行去杭州湾海滨十分钟步行去天宁寺十五分钟步行去海盐绮园五分钟乘车去南北湖景区二十分钟乘车去秦山核电站十五分钟乘车去杭州湾跨海大桥十五分钟

      吕思玉在邦哥拿过房卡后立即告别说:哥,住处安排好了,我现在也应该回去了。”并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接着说:“这是我的名片,大家是朋友了,有事打电话给我,有生意也别忘记照顾我啊。”

      邦哥接过名片,发现名片设计得淡雅清新别具一格。邦哥在外边跑了十来年还真没见过出租车司机用名片而且还是设计得这样有心意的,看来真可谓行行出状元。人才其实无处不在只是大家没发现罢了。对人才邦哥从来不会放过结交为死党,收为己用的机会的。于是邦哥将名片很着重地收起来认真地讲道:“先听了你谈开出租成本时,我就像上了一堂生动的成本管理课程,说实在的你讲课的水平绝不会比MBA讲师的水平差。你后来谈到杭州城市时的文识和才气绝对可以称得上家了。还有你胆量够大心也够,能与你结交是我们的运气和机会,有机会我希望看到你管理家大企业。

      “别把夸了,我都要飘起来了。”吕思玉用夸张地表情说。

      “你为我在海盐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也到了可以吃晚饭的时候,再说我也得表示一下。为节约时间我们就在酒店里吃个便饭。不知应该叫你吕姐还是思玉。”邦哥为报答吕思玉为自己在城里免费开车一事,决定留吕思玉一起吃饭。

      “你要是不好意思坐了免费车,就请我在外边小店随便吃点,酒店里的东西价高不说,菜还不一定好吃。” 吕思玉一边轻声回答道,一边在心里想自己为什么会愿意并敢同一个初次见面两个多小时的男人一起进餐,可能是女人得有的直觉感应到了邦哥的真意,加上经过交谈和观察认为邦哥不是坏人,心里下意识还觉得对邦哥有些看不透引起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可能是个不高的邦哥给人没有压力的原因,或许是因邦哥在车上的谈吐让人有结交之心。哥,别叫我吕姐,你还是叫我思玉吧,我看起来年龄不比你大哦。女人谁不想自己年轻点别把我叫老了。

      “思玉,你对海盐比我熟,你找地方我们吃吃这里的特产或特色菜。”邦哥用比较亲近的称呼说。

      吕思玉其实也不知道海盐有些什么特色菜所以说:“海盐近海,这里的海鲜很多,要吃特色菜还得向酒店的人打听。”

      邦哥叫过一个制度服务生咨询起来。服务生告诉邦哥参观杭州湾跨海大桥、绮园是外来人员首选,然后吃五芳斋大肉粽、五芳斋冬笋烧卖,五芳斋的大肉粽已是名牌产品,冬笋烧卖也得到市民的认可。而种福堂的八珍糕是根据明代陈实忠《外科正宗》千糕古方配制而成,其中有白扁豆、淮山药、芡实、山楂等8味中药,加上纯正糯米粉,按比例精制而成。其特点是清香开胃,松脆上口,又可调糊而饮,具有健脾和胃、培元理气、止泻消食之功能。算是地方名点,大菜有海盐金色全家福大酒店的龙王戏绣球。当然这里小吃还有汾湖蟹、文虎酱鸭、八珍糕、藕粉饺、酥羊大面、烧卖、复兴汤团、虾米套饼、老牌线粉特色菜:荷叶粉蒸肉、南乳南湖菱、四季南湖菱 、小葱炒菱角、上汤南湖菱、油焖大虾、冰糖炖白鳗、乳腐肉、象牙塘鲈鱼、杀白鸭子、蒜枣糕、干煸蚕蛹、发菜肉丝、刺毛燕球、清蒸鲻鱼、蟹粉菜心、夹沙南枣、南湖蟹粉土特产:平湖蜂蜜、平湖糟蛋、平湖西瓜、杭白菊、嘉善黄酒、槜李、杨庙雪菜

      五芳斋大肉粽、五芳斋冬笋烧卖在杭州也有,味道不错。不过我们去吃虾肉小笼这是他们做得最好的,比粽子好吃多了,粽子还死贵”吕思玉认真地讲。

      “好,我们就去找虾肉小笼,随便看这里电脑城的笔记本什么价。”邦哥也想吃小吃再说小吃也便宜啊。

      吕思玉一听邦哥想买电脑就讲:在嘉兴的桐乡、平湖和海盐等下级县市里,都没有一个集中的电脑市场,大多数的电脑公司为了生存,一般都会将公司安置在各条繁华的路段,有的实力不强的公司则只能处于比较偏僻的县城角落。还是在杭州买发算,你不早说,要不先在杭州买了再过来多好。我今晚交班,明天起刚好要休息两三天要不买了给你送来,坐汽车来这车费用便宜只二十多元钱。

      “好啊,我把钱先给你吧。”邦哥边说边拿出钱做出要递的样子,如果吕思玉有拿钱的动作邦哥就会马上转移话题并收回钱,这样也算是试一试对方。不过邦哥相信对方会拒绝的。

      吕思玉果不邦哥出所料的说:“还是明天,我把电脑买来再给我钱吧。你不怕我拿钱不回来了吗?”

      “不会,我相信你啊。你不收钱不怕明天买来电脑后我不见了吗?”邦哥把钱装进衣袋反问。

      “怕,你有必要骗我吗,这又没什么好处,到时就是真的你不要,我拿回去找个理由退掉不就得了,还告诉你个消息我一个姐妹是卖明基电脑的所以没问题。”吕思玉信心十足把握十足的说。

      在街上了十好几分钟都没找到五芳于是在国际大厦附近找个饭店一盘荷叶粉蒸肉、一盘小葱炒菱角外加一个不知名的汤让花了四十来分钟吃得大饱,饭结帐才20多块钱让邦哥直呼赚到了。

      饭后两人在靠边的小店买了两瓶茶,边喝边往住地走。这时吴思玉突然提议应该去杭州湾跨海大桥看傍晚的海。邦哥去过深圳那里也有海但一直都没去看过海所以也比较有兴趣基本上觉得夜晚去看海是比较疯狂的念头,好比马景涛在琼瑶剧里的大喊大叫——徒劳。

      不过邦哥觉得有美人在身边总是让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于是两人并决定去海边瞧瞧。

      海边没有灯,只有远处高楼的霓虹施舍了一些亮光。大概白天看到海就可以用到一个词“一望无际”,但是在晚上,你无论怎么望,都是无际的,你甚至看不到从哪里开始。唯一看得到的是浪花一拨一拨地赶来,翻到高处,就显露出一些白。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多文章描述浪花时都说浪花是白色的了。

      夜晚看到的海是茫茫一片,很远处有亮点,吕思玉对邦哥说那是导航灯。

      夜晚不是看海,是听海。海的底气永远是足的,那种哗哗的声音来势汹汹,声势浩大,大有不达到振聋发聩誓不罢休的决心。

      没几分钟吕思玉并受不住振聋的海声,两人不在听海,心满意足地回酒店。

      回到在今天假日酒店的608房间,邦哥把笔记本电脑配置要求写给吕思玉后吕思玉也告别离去。本来邦哥坚持要送吕思玉到停车场可吕思玉却生死不让说邦哥从重庆到这里飞机汽车的也应该累,好好休息要紧。

      吕思玉邦哥打开临海的窗户向外望去晚上的海是暗的,无法领略大海的宽广。不过还是会觉得夜晚看到的海有一种神秘和不可测。

       

    • 2
    • 0
    • 0
    • 347
    • 蛮小婉Rky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