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短篇小说:梦里的江湖

      江湖?什么是江湖?我只记得在我好久好久以前的梦里,一人一剑行走天涯。梦里啊一席红黑色玄衣,头戴斗笠,背上背着一把剑 还记得刚刚辞别老师时 他对我说此时一别 不知他日再见又是何时何地了? 我也不能作何挽留了 珍重。就是那一日下山让我知道了这天下不止师傅对我讲的那些 山下的村庄里车水马龙 我便寻了一处茶楼歇脚 我看到了那说书人在台上讲着江湖上的种种过往 就是这个时候啊 更坚定了我要闯荡这江湖的决心 出了茶楼一路向西 不知该去往何地一直随心而动 就在昨日 在那山里遇见劫匪顺带救了一位姑娘 这姑娘啊身姿窈窕 清秀可人 那眼睛里有着无数星辰 就是因为这一眼 让我在心里记挂了许久 没想到天下还有如此佳人 可惜了今世有缘无分 生了个女儿身 细问了姑娘才知道 原来她就是那日茶楼说书先生口中的丞相千金 果然如传闻中那样 倾国倾城这样的词来形容如此绝色真是俗不可耐 她应是这九天之中误入凡尘的仙子 昨日我们在山脚下的土地庙里歇了一夜 晚上坐在柴火旁烤着山上打来的山鸡 看着她嫣红的小嘴一口一口啃着野果子那模样甚是惹人恋爱 真不知以后会寻个怎样的人家 今日待她收拾完东西就应该送她回家了 原来下山后一直向西便是那纸醉金迷 热闹繁华的长安城 我们进了城街巷上全是买物件的人 男女老少都有 路边有糖葫芦 红红的煞是让人眼馋 小姐见我这般模样便买了几支 我顾不得吃香 便大口大口的啃起来了 糖不经意沾在了我的唇角 小姐忽然踮起脚拿着帕子帮我擦掉 由于我被吓到了 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她便趴在了我的胸膛上 我急忙推开了可不能让她知道我是女儿身啊 我还要去江湖闯荡呢 此时一眼看去 小姐的脸颊就像这糖葫芦 红的不能再红了我笑着看着她一言不语 她也察觉了 娇嗔着捶了我一下我的糖葫芦也吃完了 是时候送她回家了 到了丞相府她要把我带进去我拒绝了 再进门前她问我 我还会回来看她吗? 我顿住了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要的江湖在哪里? 过了许久我回身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遇见姑娘便是我的福分 怎敢奢求再见呢?如真有缘 我们以后江湖再见。”说罢便转身离去。
      离开了长安 我便打听清楚了 长安城的布局四通发达 我依旧向西而行 为了生计便寻了个镖局做镖师 由于我年轻气盛给许多官人做镖师 从未出过问题 没过两年便出了名 无论身手还是容貌都是佼佼者 因为苗头太大总会引来许多人的不满 近几日接了丞相的一匹货 在林中落脚时四周突然杀出一批土匪 这些货物可不能丢 我们拼力厮杀 意识里总有种感觉那就是有人故意派人来杀我 因为他们的身手如图一派 并不像以往的土匪一样杂乱无章 会是谁呢?过了半日 同行人不剩几人 我们把他们也全杀了 留了一个活口 然而还没来得及问 他就服毒自尽了 真是晦气 心想做完这一票我就换一个吧 不做这个了但由于生计不得不接着干镖师 然而好景不长 这日来刺杀我的竟是丞相府的人 当今丞相的手下 刃 没想到他竟然私养暗卫 这让我不得不起了他要谋反的想法 没曾想这刃的功夫如此了得 与我打的势同水火 打着打着便来到了悬崖边 一个不留意我竟把他逼到了悬崖边 他竟然拉着我一同跌入悬崖…
      咳…咳咳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我们漂泊在水上 原来这下面竟然有河流 此时在我旁边的他也睁开了眼 我的肩膀还有被树枝划伤了大片 血渍凝固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只胳膊脱了臼 腿上也有大片伤疤 我也顾不得别的 拖起他去了岸上给他包扎 他一直盯着我不知在寻思什么 直到我下低头才发现…完了 草率了 竟然暴露了 她知道我是女子了 要不要杀他灭口 他见我这般慌张便出生笑了出来 “没想到啊 没想到 我们口中的三元镖师竟是个女儿身”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便一直沉默不语 我们两个人在这个山谷里兜兜转转三月有余 原来在他来刺杀我的时候他家小姐求他留我一命 我们时常因为一句话就打起来 打斗途中竟然看到了山谷的出口 他要回去复命 让我用女儿身生活 不然这场刺杀便是无休止的 他也偶尔回来找我 我用这些年的积蓄开了一间茶楼 名字叫思刃馆 不知不觉我们的感情就这么发展起来了 这天深夜他便匆匆的来了 原来丞相那个老狐狸竟让他去刺杀皇上 夺得天下 他说此次行动不知生死 如果有幸活着回来见我便娶我为妻 隐姓埋名 一起打理这茶楼 由于我放心不下悄悄的跟着去了 几日后刺杀开始了深夜中 凉风阵阵里面掺杂着血腥味 没曾想这皇帝倒也精明 来了手黄雀在后 午时朝堂的龙坐上坐着的是当今皇帝 堂下便是刃还有丞相 刃已经身负重伤我看不下去了便走进了殿里 丞相这个老东西看到我后提着剑指着刃的脖子 要杀了他 此时我快步向前打断他 他也是气急败坏的与我打起来 未曾想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 他的武功如此高强 打的我是节节败退 眼看剑刺向我的胸膛 一模倩影挡在了我的身前 她看着我笑了 左侧还有一个人要拉住他 但总归没赶上 丞相放下了手中的剑 看着趴在我怀里的女子 顿时泪如雨下 自责不已“原来你叫三元啊,这个名字真好听 我其实早就知道你是女儿身了 但是不敢确定 后来啊 刃又和我说过 怎么办啊 我就是放不下你啊 他是我丈夫”我看了看那个要抓住她的男子 眉宇间竟与我有七八分相似“是不是很像你 他对我很体贴却再也没有当时与你那日的悸动了 原来世我可以嫁给你 三元姐姐 来世你转为男子 来娶我可好?纭绾喜欢你 很喜欢 很…喜欢。”这日之后我朝没了丞相 民间却多了一处纭绾楼 这是一个饭馆 里面有着说书人叫刃 讲的全都是江湖的是 听得人热血沸腾 老板娘啊有着一个男人的名字 叫三元 他们有个女儿叫绾绾 这处的人一直以为这纭绾楼是因为这个小姑娘开的 殊不知背后有着这么大的故事……
      短篇小说:梦里的江湖

    • 2
    • 0
    • 0
    • 370
    • 雨沫天之独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