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
    • 月亮山苗疆蛊事之(爱蛊第四季)

      纳翁喘着粗气,步履蹒跚地走到祭坛边上,身体僵硬地立在原地,两眼直直地望着朵蝶央。这一刻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让人感到分外的窒息。朵蝶央起身快步走到纳翁身旁:纳翁哥,你你还好吧?

      故望阴阴地笑道:他没事!这是蛊虫开始起效的结果,嘿嘿……

      朵蝶央:故望老,纳翁哥现在的样子好可怜!我…….

      故望:怎么?心疼了?后悔了?我当初可是告诫过你,是你执意要这样做的。

      朵蝶央:可是…..

      故望厉声道:没有可是,蛊虫一旦下到人的身上就没有收回的可能,这是我们苗家巫蛊的禁忌。蛊虫找不到宿主就会被反噬,到那个时候,你就不只是折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纳翁哥……”朵蝶央无奈地抱住纳翁,呜呜地抽泣起来。

      蓉妹无力地瘫坐在路旁的大青石上,泪眼婆娑地嘶喊着纳翁的名字,指甲在石头上抠出一道道血痕。妹崽,你这是哭哪样?一个声音突然在蓉妹耳边响起,蓉妹缓缓抬头望去只见一位慈祥的阿公出现在眼前。阿公,我在找我的纳翁哥。你是?

      我是雷公山寨的故丢老(苗族老人的尊称),采药经过这里,看你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这是为那般啊?

      蓉妹:故丢老,我的纳翁阿哥不晓得得了什么病突然变得愣头愣脑,六亲不认,抛下我自顾走了。呜呜…….

      故丢沉吟片刻:嗯,是否伴有头痛的症状?而且力大无比?

      蓉妹:就是就是。

      故丢脸色顿时大变,起身望着远处迷雾缭绕的月亮山,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又出现了…..妹崽,你的阿哥往哪个方向走了?我们去把他寻回来。

      蓉妹赶紧起身指着密林深处:故丢老,纳翁哥是往那里走的。二人急忙快步朝林中跑去。

      月亮山苗疆蛊事之(爱蛊第四季)

      阿朵,把纳翁带到祭坛前面来。故望拿起神杖一摇,羊头骨上的铜铃叮当着响,在幽深的树林里更显几分诡异。

      朵蝶央:故望老,你这是…..

      故望: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好,现在该到了你兑现誓言的时候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

      朵蝶央忐忑的拉着纳翁的手,慢步走到祭坛前面。

      故望厉声喝道:跪下!在神圣的月亮山神面前,你们这是对神灵的亵渎。神灵会降罪于你们的。朵蝶央赶紧拉着纳翁,二人扑通跪在地上:故望老,你这是要我们做什么?

      故望递过一把剪刀:把你二人的头发剪下一绺来,把它献给巫蛊神,再把你当初的誓言在神前重复一遍。这样巫蛊神才能接纳你们的诚心与祈福。否则,你们将受到蛊神的惩罚,这一世都不得安宁。

      朵蝶央颤抖着双手接过剪刀,心一横,反手拿起辫子挥刀而下。住手一声爆喝打破了神坛的宁静。惊得朵蝶央把剪刀掉到地上,故望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谁?是谁?竟敢打断神圣的献祭礼?故望狂怒地吼道。

      故望,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是你又出来祸害苗岭了。故丢站在古树下,目光如炬地盯着故望,宛如天神下凡般威严。

      故望眼中掠过一丝惊慌转而阴阴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好久不见了雷公神传人故丢,嘿嘿……

      故丢:当年我放过了你,你不但不知悔改,还在继续修炼巫蛊术,你当真是让鬼迷了心窍。

      故望:三十年了!我闭关三十年就是要一雪当年之耻。我本待办完今天的事,就去寻你报仇想不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嘿嘿……

      故丢长叹一声道:你真的是冥顽不灵。为了练成巫蛊大法居然处心积虑地骗取这些年轻人的信任,用蛊虫吸取人体精华以助你修炼,你这是丧心病狂啊!今天我绝不能饶你。

      故望大喝一声,抡起神杖:住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故丢,受死吧……

    • 1
    • 1
    • 0
    • 356
    • 一叶孤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一叶孤舟初级
      初次投稿,请文友们多多关照 [s-1] [s-129] 后续会不断更新新作品 [s-1]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