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康卫军:我的书屋

      昨天突然心血来潮,想整理一下书籍,按什么分类呢?按书籍内容分类,先是世界名著,国内名著、人物传记、哲学、散文、经济学、心理学、人文科普类、方法论类,摆着摆着,发现根本不可能。

      有的书籍不但是传记类还是方法论类,有些书籍不但是散文也还是哲学,还有些不但包含心理学也还是人文和方法的综合类,最后只得放弃这种无效分类。还因为书架的空间是有限的,有的类别就是比其他类别多出许多,比如小说。有的类别就比较少,薄薄的几本,也要独占一个区,实在是一种浪费。

      这就好像明明是一家人,硬是要给人家贴上这样那样的标签,分出三六九等来,有失公允。就像一只手伸出来,指头各有长短,但各自承担任务和作用却不同。就像一个家庭有五六个孩子,而且性格各异,做父母的怎能厚此薄彼?

      其实这几年无论是读书还是买书,一个最大体会就是差异性,换句换来说就是知识的全面性。你看过的书的任何一个观点或者方法,你不知道会在哪一篇文章里用到,而且每一本书,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和必然性。

      一个书架像一个王国或者一个世界,每本书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独立的个体,同时因为差异性和独特性,还增加了世界的多样性。

      看着满满一架几乎要溢出来的书籍,一种饱满充实的感觉油然而生。心里想着,人家想方设法的赚钱花钱,为儿孙积攒一份殷实的家业,自己能留下的恐怕也就这一书架的书籍了。若有人问我:“你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自信?”我会铿锵有力的回答:“我有一个书屋,且我读这些书,这一辈子就不算白活。”

      按照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的观点,爱书读书确实有点过火,往深里说有点走火入魔。一旦闲下来,如果手中不握着本书,感觉生命就算虚度了,有一种惆然若失的空虚。别人想着法儿的赚钱、升官、尽量给自己履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我却在四十岁以后,把读书作为一种生活乐在其中,和如日中天的年龄,多少有点格格不入。

      如果有人问我:“你花那么多时间读书,究竟有没有用?”我只能毫无底气的回答,“确实没什么大用,完全出于兴趣爱好。”过后,该工作还要工作,该养家糊口还要养家糊口。书中确实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可那都是虚构出来。回到现实,一切都要遵规蹈矩,多少有些乏味。

      显然读书一旦养成习惯,就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而这部分显然已成为最精彩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甚至觉得,为了读书,我可以放弃现实生活一些有用的追求,比如晋升、比更好的岗位、比如维护人脉关系、比如二次创业,宁愿选择读书,也不让有用的事情成为我的拖累。

      人的心性是可以改变的,四十岁以后,我就不再是原来的我,别人活的越来越实际,活的越来越接地气,活的越来越符合大众规则,而我却活的越来越随性、越来越单纯、也越来越不切实际。有一种离群索居的孤单,有时感觉自己正在远离众人的视野。

      好处是即使独处时,也可以活的饱满丰富,不但不觉得虚度光阴,内心时不时会有一种窃喜,就像一个穷困潦倒的人,突然发现一座金矿,并且这座金矿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就像一个走投无路的人,突然发现世外桃源,我不愿告诉任何人,只想一个人独享。

      哲学大师周国平老先生说过:“没有书香的房子,是不值得一住的。”我对这句话有较深的领悟,每次朋友搬家,或者无意中去朋友的家里做客,却没有看见他家的书书房,或者像样的书架,连那座漂亮的房子,在我眼中顿时失色不少。

      就像看到一张没有内容的脸孔,远看虽然年轻、虽然漂亮、虽然妩媚动人,却因为没有内涵、没有气质、没有书香的气质,近看不仅空洞,而且乏味透顶。只不过,用骨架支撑一具华丽的没有灵魂的躯体,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你只能称其为“人”罢了。

      当一年结束的时候,我不会关心这一年赚了多少钱,而会灵魂拷问,“这一年你买了多少书?读了多少书?写了多少文章?有没有什么收获?”

      就像刚刚读完《战争与和平》,突然间参与法俄之间的大战,那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以及那唯美的爱情故事,让我重新理解自由意志和必然性。

      每次看完一本好书,最大感受就是,我再也回不到没看这本书以前的世界。我又有新的经历、新的发现和新的体验,我不仅活在当下,还活在过去和未来,让人无形之中把过去和现在联系起来,憧憬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书籍就像一把折尺,把过去、现在、未来折叠在一起,让你对客观世界拥有一个全景的视角。

      看着满屋子的书,有时会突发奇想,四十岁以前读过的书,不超过十本,而四年中读过的书超过一百多本,这实在是一个奇迹。按李笑来老师“七年就是一辈子”的观点,通过看书我竟然多活几辈子出来,也是值了。

      有一句古话说的好,“人生两大幸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是增加个人阅历和智识,但真正比较起来,还是读万卷书比较靠谱。行万里路,一路上靠的是运气,不一定能碰到有故事的人和有趣的灵魂。并且,你还要善于观察、善于捕捉、善于社交,大多时候人们都赶路搭车,匆匆忙忙,哪里顾得上与一个陌生人交心。

      但读书就不一样,避免了车马劳顿,避免了性格差异,避免了各种不适应,只要是把自己关在屋子,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有你感兴趣的书籍,那足不出户,同样可以游历世上的名山大川、峡谷瀑布、海洋湖泊、日月星辰、风土人情,最重要的是你可以了解人性潜意识下,最为隐秘的世界,人性的高贵或者卑微。

      所以常常就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的洒脱。有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有个富翁,去海湾旅游度假。看到一个渔夫在岸边晒太阳,就问渔夫:“为什么不出海打渔?”渔夫告诉富翁,他通常一周打两天渔,剩下的时间休息晒太阳。富翁很好奇,问:“那你为什么不一周打七天渔?然后把多余的鱼卖掉,周而复始,你就可以换一条更大的船,然后你继续周而复始的打渔,最后,你就会拥有更大的船。到那时,你就可以躺在岸边,尽情的晒太阳。”

      渔夫回答:“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多周折?我现在不就在晒太阳吗?”其实,我现在的状态就是渔夫的状态,平平常常的工作为基本生存提供保证,我不需要绕那么大一个圈子,就是为了获得我想要的快乐,通过读书,我已经实现这种愿望。一键到位,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吗?

      一走出书屋,站在人群之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整个宇宙之中,我只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可一旦走进书屋,就走进我的王国,我瞬间就变成我的国王,一切听我调配。什么上下五千年,什么诗词歌赋,什么太空宇宙,什么伟大的思想和精妙的哲思,就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天下最好的事情唯有读书,拥有自己的书房,就是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精神殿堂。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只要你不断读书,你都可以成为受人尊敬的富翁。

    • 2
    • 0
    • 0
    • 62
    • 十一雨沫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