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年清明节他和他在小弟的坟头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太阳落山。

      他为小弟的死耿耿于怀……

      母亲还健在的时候,常在他耳边叨叨:

      “丧尽天良的叔叔……”!

      他总是不在意。他内心一万个理由来摒绝她的他自认为母亲扛不起失去小儿子所受的打击——“她已经不理智了?”她说的越多,他越是认为她“精神上出了问题,很严重的问题”。

      这一点,作为大儿子的他,悄悄地给大字不识的她买了太多“补品”(实际上是医生开的处方)。从此,她一直这样,直到十年后去了小弟的世界,陪她的小儿子去了。

      又过了8年,2021年5月9日,他的父亲也去了小弟的世界里。

      今年的清明节,他对大儿子的他说:“他想他的母亲了,他想他的小儿子了”。那天,他和他说了几年来加起来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

      当说到当年小弟的死的时候,他很激动。他也像当年母亲叨叨样子,说了同样的话……哪天,他没有急着回城,陪了他一宿。一直到天亮,他没有合眼。眼前总有母亲的样子,更深刻的是打捞出小弟的身体的情景……

      现在回忆起来,小弟的死很突然。是不是当时他的幼稚做法,没有报警,是对的。

      但愿,是正确的。或者永远是个谜。

      他一直为小弟的死因,耿耿于怀……


    • 1
    • 1
    • 0
    • 324
    • 蛮小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蛮小婉初级
      人,总是有太多的遗憾故事,只是愿不愿意说罢了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