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爱卿文学作品泸州分享会

      爱卿文学作品泸州分享会

      题应吴蔺生大兄之邀拟于5月20日参加爱卿文学作品泸州分享会

      小城敞开大胸怀,笑迎远方小诗人。

      好酒己藏五百载,醉出兄弟旷世情。

      放开肝胆饮长江,酒城最喜好儿郎。

      人生难得几兄弟,情比长江孰短长?

      人间五月火红天,把酒临风大江边。

      爱卿躬身三下拜,规矩还是先九碗。

      仰天大笑我来也,方山举杯唱大风。

      恨无孟德三丈戟,握取长江舞长空。

      也效太白赴酒城,裁取长江入金樽。

      人间几个豪醉客,个个海量笑刘伶。

      人生难得几回醉?饮罢长江饮东海。

      兄弟何愁金樽空?不见长江水倒流?

      长江江豚堪下箸,方山荔枝最醒酒。

      人间几个饕餮客,杯杯仰月醉复歌。

       

      题孙伟大兄主持5.12汶川地震祭奠大典

      祭歌即壮歌,一唱震山河。

      兄台领头唱,神州万里哭。

      泪沽血相祭,泣血又放歌。

      死者请安息,我辈又拓路。

      壮歌起劫灰,一唱万人应。

      伟哉我华夏,愈劫愈壮丽。

      神州立千年,千年历万劫。

      万劫何足惧?至今仍雄起。

      墓前举杯唱,大唱中国梦。

      何惧天地劫,泣血又拓路。

      洒泪祭亡灵,捋袖振河山。

      伟哉中国梦,千年何曾断?

      华夏立千年,劫难岂几度?

      纵使河山碎,傲然雄七洲。

      何以告亡灵?重塑新神州。

      纵使万千劫,愈挫愈奋勇。

      兄台缓击筑,人人仰天哭。

      北川也遭孽,大禹果神乎?

      十一

      大禹若为神,缘何不保民?

      尽成地下鬼,怨情向谁诉?

      十二

      大禹应生愧?泥胎难保民。

      劫后起河山,何人非尧舜?

      十三

      天灾催国魂,地震凝神州。

      年年五一二,万众同声哭。

       

      门前老树

      根须扎龙潭,躯干抵天庭。

      若无百年功,岂能傲然立?

      一心向地母,汲取洪荒力。

      任尔八面风,我自巍然立。

      若无万丈深,岂能千尺高?

      欲成伟丈夫,功夫在足底。

      最恨风欺世,摇曳发狂吼。

      须发尽倒竖,凛然斥恶风。

      百年终一站,一站出真功。

      欲习矛盾桩,躬身先拜树。

       

      过四川传媒学院

      凤凰并雄鹰,尽从窝下起。

      一飞即万里,青空任展羽。

       

      成都市郊访友

      咫尺若天涯,鸿鹄各东西。

      得闲偶回头,交颈咕咕啼。

      参商不得见,日月永睽隔。

      故人一别后,杨柳拂长亭。

       

      顺便为母校打个广告:我四川外国语大学的毕业学子遍布海内外,除开爱卿之外,尽皆栋梁之才,人人精通七八个国家的英语,个个具备谪仙醉草退蛮书的才情。

      泸州之行,爱卿厚着脸皮向川外泸州同学会敬赠拙作数册,但博一笑,只为添一道同门学子相聚时佐酒的小菜。

      没想到现场即遇到一位同门师妹,同门师妹翻开书一看爱卿的姓名,立即说出某某某的名字。爱卿老实作答,她是我亲妹妹。

      同门师妹一听,喜出望外。

      爱卿这才知道,原来同门师妹与爱卿的亲妹妹当年同窗四年,也求学于四川外国语大学。岂止同窗?更兼同室,情同手足。当年同门师妹还到爱卿家里来过,至今已与爱卿的亲妹妹失联N年。

      爱卿当即将同门师妹的微信推给了远在美国落汤鸡的亲妹妹。

      爱卿的亲妹妹旋即与她的好姐妹联系上了,两个人欢喜得不行。

      这也算是爱卿泸州之行的意外收获。当然,更大的收获是又结识了一大群我四川外国语大学的同门学子,这一大群同门学子可了不得啦,这样说吧,倘若哪一天爱卿的这一群同门学子赌气罢工,那恐怕整个泸州地区的好多政府部门乃至成片的企业都只好停业歇菜。道理很简单,倘若你的咽喉生病了说不出话来,你还能继续工作吗?

      爱卿的这一群同门学子就是泸州政府乃至成片企业的咽喉,咽喉发不出声了,那政府乃至成片企业还不得停业歇菜?

      当然咯,爱卿的同门学子尽皆精忠报国之士,断不至于干出赌气罢工那类蠢事,哪怕自己病得咽喉发不出声了,也会以纸代喉,以笔代喉,继续呕心沥血,克尽职守,上报国家养育之恩,下报母校培养之情。

      致谢5.20爱卿文学作品泸州分享会诸位文朋诗友

      乎孔明五月渡泸,征讨南蛮,七擒七纵,方得宾服;爱卿五月赴泸,拜会文友,尚未动身,已得人心。盖文武之别,高下立判,以文服人,何劳刀兵?以武服人,定然尸横。

      华夏千年立国苦,何日不曾动干戈?如今傲然超盛唐,战马尽可放南山。

      战马放南山,我等又何为?谈诗论文。

      谈诗论文必得有酒,无酒何以谈诗论文?

      泸州号酒城,最宜谈诗文。滔滔大江也醇香,曾令太白动豪情;千年以降好儿女,哪个不是豪醉客?

      两江汇流,陈酿滂沱;地跨三省,香飘九州。一窖百年,储地宫令龙王垂涎而不可得;开窖宴客,人人敢赤臂顺江而下擒敖广。座间男子,三杯落肚欺太白;举杯佳丽,口吐凤凰赛道韫。

      不是诗人也诗人,不信请君到酒城。酒壮豪情欣然顾,我不诗人谁诗人?

      哎,回望诸君又泪零,何日再得赴酒城?口水又三尺,不,三尺七寸七。

       

      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 0
    • 0
    • 0
    • 10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