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短篇小说22:拥抱

      “哥。”盛望很轻地叫了他,然后单膝支着靠过来,拥抱了他一下,小声说:“18岁了,我爱你。”

      在风雨欲来的深夜,盛望淹没在一片黑暗的处境里,拥抱刚成年的哥哥,轻诉不见天日的宣言,脚下有无尽深渊。

      盛望倾身过去拥抱江添一下说:“哥,19岁了,我爱你。”

      他又拥抱了一下说:“20岁,我还是爱你。”

      “还有21岁的你。”

      ……

      他每数一年就拥抱一下,从19数到24,他们搬了无数次的家,但每一次他都说:“江添,生日快乐。”

      时隔六年,还是在白马弄堂祖屋的沙发上,盛望裹挟着满心欢喜,一遍一遍地透过近乎虔诚的吻,将缺失在大片时光里对江添炽烈的情感如数补偿,好似岁月轮转数载,他们从未分离。

      盛望是个单纯的孩子,他天资聪慧,乖巧温和,能在每个陌生的环境中融洽自处,却总是害怕孤独,总是缺乏陪伴。他的期望从来都是简单而直接:有人能长久地陪伴他,不再与身边的人一拍即合,一分就散。他看似活得潇洒,看得透彻,孔雀开屏般地骄傲自信,其实心里伸出无数根触角,探查揣摩着身边所有人,心思纤细敏感。他勇敢且怯懦,骄傲又卑微——因此当他第一次在深夜看见独自站在院子外的江添时,就轻易地捕捉到他骨子里散发的孤独,倏得心软了,张口叫住了这个一刹那便深深吸引着他的人。

      江添的孤独凌厉得坚不可摧,外化成冰冷的外壳,将自己与周围所有好奇的、艳羡的、倾慕的、敌视的目光隔绝开来,却唯独如磁石般把另一种似火的孤独紧紧拉到他身边。当坚冰表面终被这孤独融出一道裂缝时,得以窥见内部早已沸反盈天,热烈而盛大。

      孤独的人往往对别人的孤独更加感同身受——

      “盛明阳觉得我们可以当兄弟,这些人觉得我们私下特别熟悉,结果我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是不是挺好笑。”

      江添看着醉酒后闷闷地坐在身侧的盛望,第一次感受到了他的孤独,第一次忍不住想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江添替他收拾纸笔,保管饭卡,为他打抱不平,帮他整理习题,为他的生日找齐了过往16年的照片,以及情不自禁的……拥抱。江添不动声色地让自己充盈在盛望生活的每个角落,把不求回报的付出慢慢变成了习惯,连同他的盛望一起变成了他毕生不可磨灭的印记。

      “江添,我们一起住校吧。”

      盛望在午后沉静的校园里一把勾住江添的脖子,笑得意气飞扬。他想一把拉起江添,跑出曾经的流离过往,他不可抑制地想靠江添近一点,更近一点,用自己的温度驱走久驻他身旁的孤单。可他好傻,奋不顾身地靠近,捧着满腔的热情大踏步跨进江添冰封已久的世界,等反应过来时,早已被开河流冰重重围困,再无法脱身。

      江添对于盛望来说,是值得比肩的强者,是同样怀揣孤独的知己,是值得依赖的哥哥,更是漫长人生长河中他想相互扶持共同走下去的人。

      他喜欢的江添外表冰冷生涩,内心善良柔软:帮他买药,陪他挥霍三好学生资格,迁就他掉出A班再陪他一起回来。

      他喜欢的江添口是心非,固执笨拙却炽热滚烫:默默看他在面子和难题间纠结反复,第二天却把答案写在纸上递给他;在他醉时替他挡下酒,然后冷着脸赶人下桌;不好意思叫他来老丁头那吃饭,别别扭扭地让老丁头发语音邀请他;生病时又冷又硬,拒绝他的一切帮助,只是不想让他走开,希望多陪在自己身边。

      他喜欢的江添从来默不作声,却替他扛下风刀霜剑:为他找人痛揍混混;帮他揪出陷害他的元凶;为了不让自己像刺般的过往继续伤害他,把自己的学校、老街、长巷、同学、朋友……所有尘世热闹都留给了他,带着一只猫走得干干净净。

      “我不欠谁的。”江添对盛明阳说。他辗转长到这么大,没跟谁久待过,没把谁当支柱。他习惯了往外掏,却很少拿别人的。他谁也不欠,他做着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承担着他应该承担的。他谁也不用怕,谁也不用看——

      他只看盛望。

      盛望对于江添来说,更像是苦难生活的馈赠。江添已经任由孤独将他冰封多年,他把自己游离于人情冷暖之外,时刻清醒又理性,独立且疏远,沿着既定的人生轨迹坚定地朝前走着。直到盛望在深夜的白马弄堂里叫住了他,他再也没从盛望身上挪开眼睛。

      江添眼中的盛望张扬耀眼又真实生动:他从不吝接受别人的夸奖,却实至名归,表面看自信从容,私下的拼搏努力江添全看在眼里;他凭自己的实力惊艳了全班,却在深夜醉酒后默默思念去世的妈妈,满眼通红;他站在政教处叛逆潇洒地拒绝三好学生的机会,却面对喜欢江添这个平生遇到最大的难题犹豫彷徨。

      江添旁观着不由分说闯进他生活的盛望,以及盛望骄傲的、快意的、认真的、揶揄的、孤独的、以及深情难抑的模样……

      他孤独太久了,盛望带给他的鲜活与温暖让他内心第一次感受到了悸动。这个沉默寡言惯了的少年没来得及学会妥帖世故,便笨拙地捧着真心戳到盛望面前,不求回报地付出:他见不得盛望难过,于是放弃了住校的打算:他见不得有人使绊子欺负盛望,于是锱铢必较地替他找补;他见不得自己带来的狼藉过往像刺般伤害盛望,于是忍痛松开紧握盛望的手走得决绝。

      他已经太爱盛望了,断腕般把所有的尘世热闹悉数留给盛望,收拾好行李离开了还没融入就破碎的家。盛望尚且有盛明阳处理残局,可江添面前是盛明阳“要么你走,要么他走”的逼迫,身后是江鸥如芒在背的目光,他唯有心里藏着的盛望,就孤身一人远赴重洋。江添打过零工,被拦过、偷过、抢过,连丢过两部手机,那里面保存着的是关于他和盛望曾经的记忆。很难想象在异国他乡,贫寒节俭的江添在那些无助的时刻是如何撑下来的。只是在瑞典寒冬的酒馆里,那时窝在角落反复盯着那段醉酒视频看的江添身上,才窥得他藏得极深的痛苦和那个名叫“盛望”的执念。

      好在他的“执念”同样把他深刻地印在记忆里,连同心跳、脉搏、肌肉、骨骼都在说:

      “我还是爱你”。

      他们分离了数载,身边万物皆在变化,唯独那些十七八岁时充斥彼此间的冲撞、暧昧、炽烈难抑的情愫与过往没变,在他们重逢时再次蜂拥而至,把他们拉回了附中西门的喜乐,拉回了梧桐外丁老头的餐桌上,拉回了白马弄堂的老宅里,仿佛只是放了一场悠然长假,他们从未分开。

      至此,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即使时间过了很久,在那拥抱的滋味却永远不会变。


      短篇小说22:拥抱
      短篇小说22:拥抱

    • 3
    • 3
    • 0
    • 52
    • 爱不解释天之独厚抹茶星冰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天之独厚初级
      @抹茶星冰乐 多谢大佬评论😁
    • 0
      天之独厚初级
      @抹茶星冰乐,???? [s-7]
    • 0
      哇,《某某》!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