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短篇小说:两生两世

      阿紫摇着尾巴,金光下白雾间处透出佛慈悲的眼。

        “去吧”佛一向的怜悯神色,拈花一转,阿紫已在金光下落入人间。 

       狐妖百年成形,千年修得一尾,到如今,阿紫已十余尾了,几千年了。

        千年的劫未过,佛说还有一尘缘未了。 

       是千年前守卫西海的武士,陆云晨。 

       落到人间,我轻易化了人形,还是千年前的摸样,那时,我是一头刚修了人形的妖狐,却懵懂的识了人间情爱。 

       掐指一算,陆云晨今生投了林姓,今日正是他年满双十的日子。本担心他莫是老翁或是年幼孩童,如此一算,诚然是松了口气。千年不见,我虽是得道,却仍然固执。若是他有了姻缘,我便自回去受那雷劫罢。 

       他今生生的是个极风流的人物,剑眉星目,白衫玉冠,一柄十二骨的折扇,委实俊逸。我咳嗽一声走上前去,递出千年前他曾送我的玉壁:“公子与我乃有一段姻缘,便收了这玉璧,算是见面礼” 

       他同行的几人顿时笑成一团,看我的目光十分旖旎。我并未说错,确实,是有一段姻缘。 

       他貌似尴尬的接过去,低头看一眼,轻声说:“如此贵重,姑娘莫不是认错人了”  “没有,你是林岩” 

       “那我该送什么给姑娘?”林岩翻看着玉璧,我径直解下他腰间的玉佩:“就送这个吧” 

       旁的几人凑上前来,看着我手里的玉佩道:“这是林家的祖传玉佩,可要送与林家媳妇的呢” 

       甚好,我也差不多是要做林家的新妇。 

      转眼半月过去,我租了一间小宅院住下,过起了烟火日子。林岩并不时常来找我,我平日里无事可做,隐了身看别家妇人的营生,学着点刺绣食料。

        和林岩在一起并不如千年前,以前他是个武士,是守卫西海的英雄,现在他只是个书生,有时不见他来寻我,我就隐了身去林宅。见他整日整日里看着诗书,了然无趣。  

      千年的情爱早已看淡了,我只是只妖,并不如书里写的那样千年万年的爱着一个谁。 

       无心续缘,不如归去。雷劫虽厉,却比这温水似的日子畅快多了。我已修炼了几千年,并不畏惧雷劫,佛说求圆满,但我并不希冀正果。 

       下午,我便去向林岩告辞,玉璧已归原主,情缘许是已了了罢。我并无轻易放弃的习惯,只是千年过后,他该有自己的人生,自己选择的姻缘。 

       可一见他,他便告诉我:“阿紫,随我去京都可好?” 

       我歪头看他,阳光下他的脸意气风发。 

       凡间有了新的制度,林岩告知是科考,是凡人追求富贵的途径之一。 

       林岩并不住在这村子里,林家的祖宅在这座山上,林岩在这守孝。三年期满,他要回家,同时参加科举。

        凡人总是有稀奇古怪的主意。

        林岩说,他高中状元之时就是迎娶我的时候,因为我拿了那一块玉佩。我本想抽手还他,却被他眸子里那一抹亮色惊住,千年前,他也曾那样看我。 

       京都很是繁华,连人们穿的衣物都繁复的多。入了京都林岩带我径直住进了林府,他的父母很是愤怒我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竟要嫁入林家,富贵无双的林家。林岩并不妥协,那天我才知道,林岩一开始,就喜欢了我。 

       幸好,没有离开他。 

       对于林岩喜欢我这一件事,诚然是欢喜的。虽林府双亲左右是看不惯我,也懒得去理。 

       林岩已备好了凤冠霞帔。我本以为他会碍于双亲而为难,我已打算好了,了了这一段情缘就好。未想过有一日,会披上嫁衣嫁予他。这是我千年之前的梦。 

       千年前,我遇到林岩时,他已有妻子。 

       科举前一日,林岩突发奇想让我穿上嫁衣予他看,大红色的霞帔珠履,林岩看的忘了神。我不消看,便知这俊俏摸样。妖化人形,总是化得极好看。何况这人间的霞帔,也是极为好看的。

        科举一连几日,林岩都不回府。因着林岩的面子,我的日子倒并不难过。我此时已很想嫁给林岩了。我喜欢穿着凤冠霞帔予他看。 

       只是一只山鬼,却这时找上门来。 

       是很多年前,已不记得多少年前,我曾和这只山鬼打过一架,山鬼是妖界中最接近神族的一个物种。 

       得,是寻仇来了。这千年都过去了,妖界居然有这么记仇的,我兀自‘啧啧’称奇。  我不杀生,只是打架,也从不含糊。 

       这只山鬼已修炼得道,可我并不惧怕,我从不知什么是惧怕。 

       我们在人间界过了千余招,后来打上了九重天,又从九重天打到了鬼域,舒舒坦坦的干了一架。我和山鬼奔着英雄相惜的心情,又一同去瑶池吃了一杯酒。这时,九重天已接近夜晚。我恍然惊了一跳。 

       天界一天,人界一年。 

       我匆匆回到林府,这时林府门前正停着一辆马车,我走上前去,林岩正从马车上下来,他穿着一件暗色绣了繁复花纹的衣裳。他穿白衫要俊的多。 

       他愣在当场,我正措辞打算解释我一年前的逃婚,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妇人从门内走出来,迎向林岩唤着林郎,与林岩立在一起看我。 

       我从未狼狈过,诚然我此时脚下一个踉跄,是狼狈惨了。 

       我呵呵笑几声:“林岩,我回来了”  

       这像是一场闹剧,我打架错过了和林岩成亲,而林岩娶了别人,别人怀了林岩的骨肉。兜了一圈,结果就像是当初在小村子里我离开了一样。 

       可现在,我想嫁给林岩,穿凤冠霞帔给他看,他说过,我穿那样的好看。 

       妖一旦认定一件事,就会固执的要命。 

       “阿紫…”我坐在原本是我的屋子里,里面还很干净,凡间的尘埃很多,这间屋子里却一点也没有。林岩穿着暗色的衣服,站在我面前。 

       我抬头很认真看他的黑眼圈,和拢在一起的眉头:“你穿白色的衣裳好看些” 

       他忽然拥住我不说话,我不知从何解释,难道告诉他我和一只山鬼打了一架? 

       我还没有开头,他却放开我,认真的看着我:“阿紫,眉儿快生产了,能不能等她生产之后…” 

       我打断他:“我只是想穿凤冠霞帔给你看” 

       他深深看我,我心里忽然悲凉开来,林岩只是个凡人,有凡人该有的所有毛病,为什么我一个妖会有。 

       他推开了我。

       只是这情到如此,我已放不开手。

       我现在只想再去找山鬼干架。 

       两个月后,那女子产下一子。原本是御上的赐婚,是林小方块命里的姻缘。即使那日我在,凡间的法制也容不得林府拒绝,我想,幸好那日我不在。

        林岩待我如初,只是再不提凤冠霞帔。那女子很是知书达理,对我极为宽怀。这本是她的姻缘。是我仗着千百年前的余情,不愿离去。

        我本得道,却无法放下。 

        我仿佛听见佛的叹息声。我忽然顿悟,千年来,我从未放下陆云晨,留存千年的玉璧,如梦轮回的流转,那叹息的,分明是我自己。 

       我眼睛忽的一酸,妖是没有泪。 

       我转头,屋子前一棵桃花开的委实漂亮。林岩长身白衫立在树下,正含笑看我。我是得道的妖,本不该为情所困。

        林岩捉住我的手。他已为人父,可穿这一身白衫,仍然一副很是风流的样子,诚然我看的忘了神,不为这皮囊,是他眼睛里的光。 

       这一刻我相信,他仍喜欢我。 

       凡人总很善变。千年后,他不是珍我如珠如宝的陆云晨。我惧怕他的遗忘。 

       可笑是人间的情爱,总让得道的仙佛也无计可施。 

       我们一同过了几日,平素里林岩总很忙碌,少见这样悠闲,他说,我想娶你。

        我眼睛眨了眨,仿若千年前,那时他亦有妻子,我们仍过的极好。于是我问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一切都像是重复,我怕一夜梦醒,我不过是一头小小妖狐。 

       孤寂千年。

       等人间百年之后,千世万世的找寻,我惧了那样毫无结果的等待。诚然,我也有畏惧的。 

       佛说:要求圆满。

        兜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佛说的圆满吗? 

       凡人的寿命那样短,让我心里十分不畅快。我天真的双眼盛满疑惑问林岩:“现在这样不好吗?” 

        也许不止人善变,妖亦如是。 

       佛说求解脱,就先放开。我并未放开,只是他并非千年前的陆云晨,他是林岩。

        林岩为何要承受陆云晨的过去? 

       我一扬手,轻易抹去他的记忆。

        爱到最后,我仍想的是成全。委实,我也倦了。最后想了想,我取走了初见相赠的玉璧。是陆云晨送我的。 

       从前我不放下自个的固执,认为是件十分有道理的事。现在我坚持另一种固执,这也是件十分有道理的事。 

       听佛说的久了,我十分欣赏自己的禅机。 

       我离开京都,在人间游历感悟,人间的日子过得很慢,我吃遍百种烟火,开始怀念林岩的汤,林岩曾与我采莲羹,那香味,比之琼浆不输。 

       不知林岩死了没有。离开之后我从未算过日子。浑浑噩噩,我这得道的妖,真要败笑妖界了。 

       诚然不知日子是不行的,万一林岩的孙子都七老八十了,我又回去作甚。心口忽然堵住,我大惊之下莫不是真气倒流了? 

       林岩若不在了,这人间界也没甚好留。 

       佛怜悯的神色显在天际摇了摇头,我头脑间轰然一炸。 

       我做错了。 

       我想成全,以为得道的妖总不同,不会像凡间精怪一样不愿放下。我陷在得道之中,失去了自我。 

       千年之前,我为求佛,以为成全,不问陆云晨。 

       千年之后,我为割舍,以为成全,也不问林岩。 

       情爱姻缘,本是两个人的事。凡人都明白的道理,可我用了千年。

        我回到林府,林岩并未死去,原来人间界的日子才过了二十年,以为过了千年万年,我这得道的妖,真的要贻笑妖界了。 

       离开之后,度日如年。 

       他已老了,凡人的寿命,总让我心里不畅快。我伸手抚上他的眉。

        他睁眼,看见我忽然微笑:“又梦见你,你是谁?” 

       我眼泪忽然留下来,我沾在指尖看他,可怜的王灵孝,竟等了我千年,是我来晚了。 

       我俯耳轻声,递出一枚玉璧:“公子与我乃

      有一段姻缘,便收了这玉璧,算作见面礼”
      短篇小说:两生两世

    • 1
    • 0
    • 0
    • 62
    • 天之独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