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梦圆乡村 第九节 乔喜全

           六月初邻村有一个大庙会,方圆五十里的善男信女,都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完成他们的各自夙愿。母亲一早就备好还愿的东西,有三千手叠的大元宝,三十打烧纸,有三柱两米来长的高香,巧手糊就替身更是醒目的摆在面前。配上三巡的酒,五味的菜,三十个大馍馍,三碗蒸熟的大米饭。一切就绪,舅舅开着个单排整整装了一车,父亲开上三轮带着母亲和富甲,迎着朝阳直奔大庙而去。

           愿已还过,平静祥和的日子没有七天,富甲的病又恢复原样,甚至还有所加剧。看着迷失已久的富甲,父母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慨叹着好人怎么就不能一生平安。希望、失望,失望、希望,总在刹那间转来转去,挑动着一家人焦躁不安的情绪。

           两个星期之后,一个远门的亲戚闻听此事,给介绍一个神乎其神的异士。父母按图索骥,找到这个据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高人。这是个神神叨叨的汉子,也穿大襟衣裳,和那个仙人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是个子很高,一米八左右。他上下打量富甲的神情面貌,约莫十来分钟,蛮有把握的坐到沙发上:“没事,你们今天找到我,就算是找到救星了,我保证你儿子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神汉捋了捋高高束起的发髻,掐指一算:“病因吗,是不祥之物缠身,时间不短了吧?”母亲赶忙回到:“是是,快一年了呀。”神汉煞有架势,运足力气隔山打牛似的用双掌向富甲推去。近身时,恰然而止,就这样反反复复不下十个回合,之后收步回坐,双眼微闭,双手合十:“天灵灵,地灵灵,不祥之物现原形。”大约一个时辰,神汉气喘吁吁坐回原地:“这个东西很难闹呀,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它压住了。带孩子回去吧,此后一定会安然无恙,诸事大吉。”父亲半信半疑:“真的吗?那还要我们怎么做?”神汉有条有理的说了一大堆,母亲用纸笔详细记下来,父亲却简明扼要只记中心思想。皇帝不使白头功,母亲往神桌上又放三百元,磕三个头,一家三口踏着夕阳归去。

           子夜,母亲按着记录按部就班的执行了神汉的决定,看看儿子,已安静的睡着。父亲在旁催促道:“时间不早了睡吧,但愿明天醒来,能看到儿子最美的笑容。”

    • 1
    • 0
    • 0
    • 88
    • 乔喜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