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短篇小说:你可不可以喜欢我?

      “你可不可以喜欢我……”

      “施主请自重,你是妖,若再这般胡搅蛮缠,十方只能告知方丈了”说完便要起身。

      “别呀,我逗你玩儿呢!要是让方丈知道我就没命了……”女子赶忙拦住他,笑得一脸傻样。

      十方无奈叹息,盘腿坐下继续诵经打坐。

      夭夭亦俯身坐于他身旁,手托着香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认真诵念经文的男子,浓密的眉,长长的睫毛,高挺鼻梁下的薄唇,一如记忆中的俊朗。

      夭夭其实并不是十方以为的妖,她是九重天瑶池里飞升的荷花仙子。

      初修成形时,夭夭因得王母娘娘庇佑,每日不思修炼,只顾嘻戏玩闹,因此惹了不少祸事,王母娘娘为了给每日来告状的仙君们交代,下令夭夭禁足三月,在宫里好好反省改过自新,夭夭不以为意。

      “不就是三个月吗?很快就过去了,你们这些臭老头给我等着,敢给我穿小鞋,哼!”

      这样嘀咕着又想起太白仙君颤抖着只剩下一半的胡子指着她直翻白眼样子,司药星君看着自己的毕生珍藏都喂了瑶池里的王八气得呕了几升血,南极仙翁来九重天参加法会时还骑着的仙鹤,回去时便成了秃尾的山鸡,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不由得捂住肚子笑得不能自已。

      半个月过去

      在宫里反省的某人已经深深绝望了,于是趁着宫人不备施法隐匿出了宫。

      “这个时候不能往人多的地方去,万一被发现就得不偿失了,去哪儿转转呢?”太液池边的夭夭自顾自的呢喃着

      “不如去十一重天上看看,那里仙君少,旁的人平日也不能上去。”

      哈,这个提议不错“我这就……”

      唉!不对,谁在同我说话,这才溜出来就被逮住了,时不助我呀!

      就在我脚底抹油,准备溜之大吉时却被一只大手擒住辫子,我手舞足蹈奋力挣扎,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但我顶着天庭小霸王的名号,万不能丢了颜面,否则,他日如何在一众小仙娥面前立足?

      思及此,奋力挣扎之际,悄悄腾出手,自怀中掏出一小罐。

      这是从司药仙君处偷出的烈性迷香,闻上一小口包你命没有,哈哈哈!当然,我的措词夸张了些,这药其实只能让人昏迷,但能帮我摆脱这个麻烦我就心满意足了。

      就在我转过身用力扬起药瓶的那一刻,不知从哪吹过来一股邪风,于是眼睁睁的看着已经飞散出去的药粉,转过头扑了我满身。

      完了,我的一世英明就这样毁于一旦了?在我失去意识栽倒之际,分明看到一张俊脸惊慌的冲向了我,“呵呵,司药仙君果然是个敬业的老头……”

      待我睁眼时,在一个雅致大殿里的矮塌上,边上的小几上放着一本佛经,屋里焚着香炉,有股淡淡的檀香味,甚是好闻。

      我正思忱着,这九重天宫哪位仙君有如此高尚的品味时,就听得殿外的仙娥喊了一声帝君。这,九重天何时来了位帝君,我不曾听说啊!

      呆呆地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越走越近,他的腿,他的腰,他的脖子,他的脸。啧啧,这人长得也太养眼了吧,要是每天能看上一眼,指不定能多活几万年呢!

      就在我的哈喇子流成长河快要滴到榻上时,他坐在榻边的小凳上怔怔的看着我,狐疑开口道:“莫不是昨日一摔把脑子摔坏了?”

      我这才惊觉,自己的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呢!看着他手中的药碗,不觉怒火中烧。

      “看你一表人才,原来不过是个登徒子,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来残害我,害我破了相,万一嫁不出去你娶我啊?要不是你多管闲事,本姑娘现在指不定在十一重天哪处快活呢,都是你!”我气呼呼的声讨着他的罪行,他却不发一言,只低头仔细的吹凉碗里的汤药。

      他的反应让我怀疑眼前的画面是否真实。难道我其实还在昏迷着,这只是我的梦境?我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有点疼,但不确切。

      于是我将爪子伸向了对面的美男子,手抚上他的脸颊,凉凉的滑滑的,触感一级棒啊!

      他诧异的瞪着我,我不由撇撇嘴“小气,做梦嘛,还不许人动动手脚,你是男人又吃不了亏,我都不嫌弃你……”

      他的脸憋得通红,眼里冒着火,我察觉到了他的愤怒,在他启唇呵斥我的刹那,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欺身堵住了他的唇,他浑身一僵,手里的药碗落地砸了个粉碎,殿外的宫娥听到声响忙进来查看,然后又惊叫着撤了出去,到此时我才知道这并不是梦境。

      我的声名这下彻底狼藉了,一众仙友们见我都是绕道走 。直到那天躲在假山后小憩,听着仙子们八卦着天庭的各路消息,我才知道自己那日轻薄的,是深居简出十一重天的文昌帝君。

      文昌帝君是上古神,性子寡淡地位高,所以避世于清静的十一重天,那日受邀来九重天法会,结束后回十一重天途中,碰到了倒霉的我。文昌帝君还有一众追求者,其中最为人看好的便是瑶光上神了。说起瑶光,怕是这九重天上所有仙子上神都只能望其项背,可文昌却只待她如知己好友,从不言其他。

      听到这里,我的心又凉了半截,我连项背都望不上的瑶光也不能入他的心,那我更加没希望了,还是把这个每日看看美男子,多活几万年的想法作罢吧。

      来到十一重天晨曦宫外,我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给他道歉,万一他怒火未消会不会一把掐死我?摸了摸脖子,还是算了,小命要紧,抬腿便要离开。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说话,我思忱着你也该来给我个交代了。”

      我转头讪讪一笑“可不是,我这就是给您赔罪来的”

      入了殿内他示意我在对面坐下,抬手给我添了杯茶,不等他说话我便痛心疾首、悔不当初道:“小的有眼无珠,竟不识您是文昌帝君,还对您做下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使您声誉受损,实在该罚,要杀要剐我都接受,绝无怨言!”

      “就这样?”

      “啊?”

      “杀剐了你,我的声誉也已经受损了,神仙最重要的是重诚信重责任,你轻薄了我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哈?”

      “从今天开始,你便在这里当差吧,你要对我负责。”他投给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从那以后我便成了这晨熙宫里最苦逼的仙子,什么脏活累活全是我做,端茶送水、揉肩捏腿随叫随到,晚上还要替他掌灯打扇。

      有时候看着他熟睡的脸,让我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这家伙的心绝对是黑的,我不过就占了那么一次便宜,又没有真的把他怎么样,至于吗?至于吗?吃亏的不应该是我吗?哭诉的不应该是我吗?

      愤愤不平中瞌睡来袭

      床上熟睡的男子在听到女子均匀的呼吸声后,缓缓睁开了眼。侧身手撑起头,看着愉快梦周公的蠢姑娘,替她将鬓角散落的发别于耳后,宠溺一笑。第一次见她时,就知道她纯净通透,似清晨的阳光。

      彼时,散了法会的文昌一路欣赏着风景便要回宫,经过太液池时,看到这姑娘独自一人在太液池旁,撅着嘴、蹙着眉,百无聊赖的踢着路边的石子。嘴里咕哝着什么,又转身趴在栏杆上,伸手去够池里的莲花。

      正要提醒她时,只见她收回了手,托着腮喃喃着要找一处清静地,便起了玩心逗逗她,可这小姑娘一听他的声音就要跑,于是下意识就揪住了她的辫子。

      看着她奋力挣扎外加威胁恐吓,不由轻笑出声,女子自怀中鼓捣出一小罐,转身就要朝他泼来,转身的刹那,这张粉嘟嘟带着怒意的小脸映入眼帘,让他一瞬失神。

      所以眼睁睁看着女子把瓶口对着自己泼了满身,倒地时还嘟囔着司药星君如何……

      “真是有够笨的!”无奈摇头

      将她抱回宫后,施法替她愈合了头上的伤。

      再端着碗进来时便看到她已经醒了,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上下打量着自己,饶是活了这十数万年,自诩不甚在意脸皮这种东西,也被她盯得凌乱了

      强自镇定的走到她面前,开口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她却突然发难,我自知理亏并未辩解,端着药碗思忱着,该如何哄她喝下这碗苦药时,她的小手就抚上了我的脸颊,我讶异的盯着她。

      她却撇撇嘴,说自己在做梦,还抱怨我小气。

      我天,这丫头出门带脑子了吗?在我忍不住要揪着她的耳朵,叫她看看清楚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时,两瓣温热的柔软覆上了我的唇,温热的唇瓣摩挲着,少女的馨香一时填满了胸腔,我打翻了药碗,双手环住了她的腰。

      直到宫娥惊呼声起我才收回神识,看着她的脸,心里莫名悸动,慌忙起身出了大殿。

      小丫头长大了,可这张扬的性子会害了她。是时候想个法子将她留在身边好好教化了,有我的庇护她应该能活得安然吧!

      数万年前,神魔大战

      文昌受命与瑶光一同出战征伐,魔君在那场战役中殒命,魔族的三公主也因救父亲而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文昌不忍,终是出手相救,奈何为时已晚已无力回天了,文昌只得凝了她的魂魄带回天庭。

      瑶光因害怕天帝知道此事而降罪文昌,遂苦苦相劝,甚至施法要散了她的魂魄,文昌震怒,不惜与之决裂,最终瑶光妥协了,但内心终究难安。

      文昌施仙术封印其魔性,将她的魂魄置于莲花中,受瑶池的润泽,数万年后终于修出神形。

      自从在这晨曦宫当差,夭夭便觉得,帝君待自己和其他仙子不同,别的仙子值完差就可以自行休息了,她却还得陪着他诵经打坐,陪着他下棋养智,陪着他钓鱼养性,甚是无趣。

      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心中一阵窃喜就笑出了声。

      “你在做什么?怎么,上次的经书没抄够,这次觉得抄多少遍合适?”

      “帝君,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在您讲法的时候走神了,我保证。”说着还煞有其事的举起三根手指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文昌被她的表情逗笑,不自觉的捏了捏她的脸。他的笑如沐春风,晃了她的眼,如此便能一生,真好。

      夭夭笑得烂漫,眨巴着眼扑到他怀里蹭着,咯得文昌哈哈大笑直痒痒,于是边躲闪着边伸手挠她,两人在殿中嘻笑跑闹,笑声传出很远……

      宫里年岁长的宫娥不禁感慨,这丫头虽是个咋咋呼呼的闯祸精,但也有发挥作用的时候,起码她从没在以前听到过帝君如此开怀的笑,从没想过他也会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脸色铁青,如今这丫头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这才是生活嘛!

      殿内嬉闹的两人,全然没有注意到门外不知站了多久的瑶光。

      瑶光苍白着脸,踉踉跄跄跑了出去,豆大的眼泪滴下来,数万年来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自己的心思从来不加以隐藏,他怎么会不明白?不过是战场上为他挡了那一剑,那女子就入了他的眼,之后她数次想取她性命都被文昌阻止。她不得不用计,差一点就能让她灰飞烟灭了,最后还是被文昌耗半生修为收集回了她的魂魄。

      这一次定让你万劫不复。

      在夭夭踢到桌子快要摔倒之际,她被拉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男子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手臂用力得似乎害怕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

      夭夭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的脸,男子俯身而下吻住了她的唇,唇齿相依久久缠绵,在夭夭脸红到脖子根,快要不能呼吸时,对方终于放开了她。

      手指抚着她的脸,轻笑着拥她入怀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让你住进了我的心里,还好你回来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到你”

      夭夭顿时感动得稀里哗啦,虽然有些话她不太懂,但这家伙居然真的喜欢自己,终于不用单相思了,哈哈,太兴奋啦!

      于是她抬头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我脚疼,刚刚踢到桌子了,你帮我看看肿了吗?”

      文昌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这臭丫头,还真是不解风情”

      这天,夭夭风风火火的冲进殿内,拉起文昌就往外走,嚷嚷着要去看三太子献给天帝的瑞兽。他停住脚步,自袖中掏出手帕仔细为她擦拭着额头上溢出的细汗。

      “慢些走,看你这一头的汗,哪里像个女孩子家”

      “哈哈,习惯了,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文昌宠溺一笑,牵起她的手

      “走吧,咱们看瑞兽去”

      两人走出宫门,就看到乌怏怏一片天兵天将将整个晨曦宫团团围住,天帝和瑶光走上前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闯祸了吗?”夭夭小声的询问着

      “待会别出声,乖乖的知道吗?”文昌冲她一笑安慰道。

      夭夭点点头

      帝君指着夭夭问道“就是她?”

      “正是。”瑶光答

      “把她给我押回天牢”话毕天兵将们就要上前缉拿

      “慢着”文昌缓缓开口道“不知这小丫头犯了什么罪,劳动天帝亲自来捉拿?”

      “文昌,神魔自古不两立,可你竟私自将魔族公主救治还藏匿于十一重天宫,今日你且将人交出来,如若不然,别怪我不念昔日情分”

      “魔族公主几万年前就死了,她只是我晨曦宫中的小神女,你要带走她,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夭夭懵懵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什么救治,什么魔族公主,,什么几万年前

      “神女?”天帝哈哈大笑,施法捏了个诀

      夭夭周身的仙泽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的魔障

      “怎么会这样?”夭夭尖叫着不可置信的望着文昌

      “别怕,这只是他们的障眼法”捂着她的眼睛,施法掩去她周身的障气

      “文昌,你这是执意要维护她,与天庭为敌了”天帝怒吼道“你就不怕我连你一起杀了?”

      “夭夭是我的人,谁要动她,必先杀了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都是要护她周全的,你们尽管放马过来。”

      “好……都听清楚了,杀了他们。”

      天兵天将们霎时一拥而上,文昌死死的将夭夭护在身后,让他们难以的手,虽法力高强,但对方人数众多,渐渐处于劣势……

      瑶光趁机出手,噬魄法器眼看着就要触到夭夭头顶了,文昌一个飞身踹飞了它。

      “文昌,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神魔是不可能修成正果的,她会坏了你的修行,令你身陷囹圄……”

      “我愿意”

      “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瑶光恨恨咬牙,飞身加入战斗

      就在摄神戟将要刺穿文昌心头的那一瞬

      “我不愿意”记忆回笼,夭夭厉声喝道“文昌,我早就知道自己是魔族公主了,我只是在利用你得到你的庇护,我怎么会爱你呢?你是我的仇人啊!今日已然是逃不过去了,哈哈哈!就让我堂堂正正的,去见我的父君吧。我早该去了,你要好好活着。”话落音便强行运功自毁元神。

      “不要……”

      耳畔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夭夭只觉得这个声音那么亲切,努力要刻进脑海,却已是徒劳,身子如花瓣飘零

      文昌接住夭夭时,眼神透着冷若冰霜般决绝

      这时的十一重天佛光普照,天帝一时惊呆了,文昌竟散了毕生修为只为凝聚她的元神,让她重生。

      他们爱得如此纯粹,自己是否太过偏执了……


    • 1
    • 0
    • 0
    • 32
    • 天之独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