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触不可及的黑洞

      当暴风雪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题记

      我从小到大一直在经历校园暴力。要是问我有什么感受。我只能说我很庆幸。我很庆幸自己遭受的校园暴力没有《少年的你》里的那么残忍。但也让我难言以对。

      幼儿园的时候,我经常哭闹。加上我肉嘟嘟的脸蛋。老师就经常把我抱起来。但有一个小女孩很喜欢那个老师。见到那个老师一直抱着我感到很不高兴。甚至开始恨我。那天,她趁老师不在。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咬得牙印非常深。腿上直接被咬红了一大片。差点咬烂了。我没敢哭没敢告诉家长和老师。到晚上睡觉换睡衣妈妈才发现我腿上的咬痕。我妈妈那会心疼极了,她都感到很害怕,我爸爸也很不放心。从那时起,我父母每天都会按时接送我,无论刮风下雨。可能只是老天给我的赔偿吧。

      一年级时,我们班的女生开始划分“帮派”。还有姐妹之称。当然,我们的女班长是“大姐”。那时,我是语文老师的得力助手。但班长明明比我更听话成绩更好。但老师选择了我。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她感到很难过。那天我们一起值日。我当时很累坐在桌子上。她立马过来以摆桌子的名义,把我屁股下的桌子猛抽出去。我摔到地上了。左耳被擦烂了。起初我以为只是流一点血,一会就好了。结果回到家后我妈妈吓了一跳。她立马带我去医院缝针。我的左耳也因此落下了几道疤。事后,我妈妈到学校去找我班主任,可以因为当时我是背对着她的原因,我那是不知道“凶手”是她。可能是班长心虚。她突然把我从“帮派”里的第八提到了第二。那时还小,没记仇,在那时班长在我心里还是那么友善。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我妈也没有给予追究。但现在想想,真是虚伪。

      在我眼里,可恶的不止是他们的行为,更是一些老师的徇私舞弊。

      四年级时因为父母的原因。我从洛阳转入了三门峡的一所小学。因为教材不一样,我入学考试的成绩惨不忍睹。最后是花了几千块钱进去的。可能是因为我学习差而且还是插班生的原因,我的那位班主任不太喜欢我,我们班的同学也是。也不能说所有人都不喜欢我。只有男生们对我很是反感。而那几位男生恰恰是我班主任最喜欢最青睐的学生。那天,我被他们抬起来拽进学校男生厕所。还好那会厕所里没有人。我一直在哭一直在挣扎。他们根本不理会。楼道里的监控也拍下了一切。最后我是爬出了男厕所。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两个女生去告诉了班主任。结果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话都没说,什么也没做。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一样。从那以后,我见到她再也不会恭恭敬敬的说一声“老师好”了。这件事我也没有告诉过家长。

      我现在是初二,我不知道未来我是否会再次遭受校园暴力,校园暴力就像一个触不可及的深渊。对于一些没有经历过校园暴力的学生来说,他们是最幸运的,校园暴力对于他们来说就像一个触不可及的深渊。而对于像我这种经历过的人,我只能说它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它一直把我往那个黑洞里吸。仿佛我生下来就是一个校园暴力的“容器”。

      我经历了这么多校园暴力,虽然说肉体伤害不是太大。但也够我铭记一辈子了。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们把我拽进男厕所时的笑声。我死都不会忘记。

      这些都是心理和精神上的伤害。每次我都只能和父母说他们陪伴我的不够。他们却认为自己陪伴我的时间够了。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我要的陪伴是心理是精神上的,而不是单单带我出去玩就能解决的。不愿意告诉他们是怕他们担心。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遭受的校园暴力。我怕他们会一传十十传百。像北野说的:“你难道非要他们一遍一遍的看着视频问你的感受吗?”我不想成为别人讨论的话题和笑柄。我宁愿自己承受这一切。

      我希望学校、社会能够加强打击校园暴力。让他们真正的健康成长。而不是陷入一个无底洞不能自拔。

      当陈念被魏莱拖进巷子里的时候,每个路过却见死不救的人本应都脱不了干系。特别是那些用手机录视频的人。易遥跳河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道歉,所有人都在说她小题大做。除了顾森西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救她。可能这就是人性的泯灭。

      校园暴力是在学校里一直都存在的问题,法律将刑责年龄下调至12岁大概就是国家打击校园暴力最权威的措施了吧。

      愿天堂没有校园暴力。

    • 2
    • 1
    • 0
    • 42
    • 墨言十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十一中级管理员
      打赏了8稿费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