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夏蝉寄语

      嘒嘒!

      我驻足抬望,作别了兰时的花鸟。在炎序的光辉下,让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享受着纯阳的沐浴,天知道我在干什么,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可答案是?竟让我找不到一处冰室玉台,可真是迷惑极了。

      可幸运的是,在这个夏天,我的耳根子可算没有受到折磨,也许是时候未到吧!怕的是突然一声“惊雷”,震的我耳朵疼,那就不妙了。只是难得在绚丽多彩的夏日生活下得到一丝丝的蕴藉,我也觉得是极好的。只是凡事都是要从两方面看待,如若不然,便是枉然了罢了。身处其境,只觉得一味的埋汰燥热难忍,却没有让心有丝毫平静,终究还是苦了自己,白白遭受这烈暑的炙烤。

      也许我的方法你应该尝试一下,不妨去试试,闭上眼睛,摆出你自认为觉得很舒服很惬意的动作,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一惊一乍,请细细听我对你讲的每一个字:

      ……

      滴,滴,滴。

      “施主,可是要上山拜佛?”

      “你好,小和尚,我不远千里到此,只因慕贵刹清凉之所。”

      “你这……”

      “不方便吗?”

      ……

      “来者皆客,施主随老衲进来吧!”

      “大师请!”

      “请!”

      ……

      “不瞒大师,一路我经历许多山川美景,自以为这沿途山水之乐已经美极了,今日得见贵刹,确实还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施主盛赞了。”

      “敢问大师,这清凉之所几时才到。”

      “施主莫急,就快到了。”

      ……

      嗡嗡,嗡嗡嗡!

      ……

      “如此清凉,世间之奇居也,是我执迷了,多谢大师开导。”

      “施主明白便好!”

      确实,这清凉之所乃是世间之少有?可对?也不尽然罢了!但凡陋室茅屋又如何安为两全?只怕不可否认是心在作祟吧,如此之人看待如此之事,可真标志极了。

      嘶嘶,嘶嘶嘶嘶!

      Oh,my god!我似乎得了魔障了,耳朵听到的蝉音愈发觉得明显。曾几何时,我一度觉得自己免疫,已然不怕它了。管叫它一万个来,一万个死。可是现下我竟然无力去面对它,发出丝丝般的声音好似在嘲笑我,难道它忽视了?我可以使用最邪恶的工具去摧毁它吗!用火焰去炙烤它,很残忍对吧!我该庆幸它不是一个高等生物,不然我以后的岁月将会被它打乱。有时我在想,它应该不会去古刹中的清凉之地吧?也许我说错了,它一定不会去的,我坚信!

      换一种心态,对万物生命是应该得到尊重的,可是,我却不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也许佛是会度你的,那我便不想知道了。


    • 2
    • 1
    • 0
    • 81
    • 墨言十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十一中级管理员
      打赏了21稿费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