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李家村的那点事

      李二狗出殡的那天,翠花带着麻布三锥盖,从村头送到村尾,没有一点哭声音,送到山上,她好像在笑,在笑二狗的蠢,在笑村长的霸道,在笑贫穷的山村,在笑自私的人们,也在笑自己的无奈。没有反抗,只有忍受。路还长着呢,翠花没有想那么多,也由不得她去想,今后的路怎么走,她也不知道,十八岁的翠花,是这个村子的缩影,是山村不同的归宿。

    • 2
    • 0
    • 0
    • 239
    • 用余生好好爱你谈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