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柳下挥: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刚刚开始

      作为中国网络作家代表人物之一,柳下挥说自己是“因为喜欢,才去创作”,因此,他的作品灵感往往源于令他欢喜的人生经历。在他被一位老中医治好了多年的胃病后,他创作了《天才医生》;而在看了文物修复和鉴宝类的节目之后,他创作了《猎赝》。

      小说《猎赝》近日由阅文集团·华文天下出版。柳下挥表示,自己写 《猎赝》是为了致敬《我在故宫修文物》,他在看这部纪录片时,被文物经过修复后重焕生机所惊艳,“它会让你觉得,这些修复人都是无所不能的神仙。”

      《猎赝》将鉴宝修复、悬疑破案和爱情三大题材融合在一起。对于柳下挥而言,如果读者因为《猎赝》中的某一个人物或某一段剧情、一段话,而喜欢上一件古董、一件文物,或者一种修复手法,并因此而去关注中国的珍贵文物和文物修复师们,那么《猎赝》这部作品的价值就变得更深远且有意义了。他认为当下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固有的一种思维让他们对这些文化产生了一种距离感,“如果用一种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呈现打破这种距离感,那么中国传统文化就会被更多的人接受和喜爱。”

      1

      书桌上摆着青铜人头纪念品

      每天看着它写作《猎赝》

      柳下挥著有《同桌凶猛》《天才医生》等,在首届网文之王评选活动中位列十二主神之一,是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都市情感奖的网络作家。

      原本很冷门的文物修复师这个职业因为《我在故宫修文物》而突然爆红,柳下挥也是这部爆款纪录片的忠实粉丝,稀世珍宝的“复活”技术、文物修复师的日常生活与修身哲学,深深触动了柳下挥。

      受此启发,柳下挥决定写一部以文物修复为题材的小说,“修最珍贵的文物,猎最高明的赝品,破最揪心的悬案,谈最甜蜜的恋爱。我希望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来讲述传统文化,讲述文物鉴定和修复的故事。悬疑元素增加小说之趣味性,而传统文化增加小说之厚重感。”

      小说《猎赝》讲述了耿直文物修复大师江来和傲娇拍卖公司千金林初一在世仇的漩涡中,展开了真与假的对抗、善与恶的较量、正与邪的博弈,在爱与恨交织中,他们是否能联手捕获着杀害江来父母凶手、隐藏于城市中的文物走私组织中的“蝙蝠”,进行复仇?

      柳下挥透露他为《猎赝》这部小说准备了两年多的时间,“这本小说最难的不在故事结构和情感冲突的设置,而是古董鉴定和修复知识必须要专业,修复人的生活状态必须要真实。”

      因此,收集资料就成为柳下挥为这本小说迈出的第一步,他阅读了大量专业性的修复和鉴定书籍,在网络上寻找到了众多的修复案例,在写作的过程中优中选优。“看那些晦涩难懂的专业性资料的时候其实是非常痛苦的,看完就忘,忘了再查,但是看到自己写出来的作品仍然觉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此外,柳下挥还去采访各大博物馆的修复师傅以及非遗传人,着重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和生活状态。“修复手段和鉴定技巧我能够在网络上书籍里面查到,但是,这些修复人员的工作状态或者生活趣事只能够从他们的讲述中听到。”

      第三步,则是实地走访,去感受,去观摩。柳下挥说:“我去了很多博物馆,去听它们的故事,感受它们的情趣。譬如为了写《猎赝》的第三卷青铜人头,特意飞到成都去看金沙遗址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为了写壁画修复,我去了敦煌,进入莫高窟未开放区域,现场观摩修复师傅修复壁画。因为敦煌是在石壁上抹泥,抹泥上再作画,我进去的时候,那个洞窟特别单薄、凸起,泥皮都已经脱落了,已经看不到完整的画作,只剩局部残留的一些部分,但师傅就一点点地去点药水,一点点地去把它抹平,用自己的手艺妙手回春,才能变成现在我们看到的这种美轮美奂的壁画。每写一样文物,我都希望能够近距离地去了解它,感受它。那样写起来才具有别样的情感,也让人更有代入感。我的书桌上就摆放着一只在景区买来的青铜人头纪念品,每天看着它写作。”

      2019年,《猎赝》首发连载于起点中文网,上线一个月后就获得了百万的推荐票,上架首订过万,连载八个月获390万+推荐,在第四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中荣获优胜奖,并被不少粉丝评价为“最具改编潜力”的小说之一。此次推出实体书,柳下挥透露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修改,改掉了网络版的错别字。

      2

      写一个像胡杨树一样的文物修复师

      柳下挥去敦煌收集素材的时候,刚下飞机,导游就指着窗外问他:“你看那是一种什么树?”柳下挥回答:“不知道。”导游告诉他:“这是胡杨树。这个树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

      柳下挥说听完导游这几句话,脑袋“轰”的一声炸掉了,他将这几句话印在了脑中。他知道自己要写的就是一个像胡杨树一样的文物修复师。“胡杨树的那几句,我觉得就把这本书的根立住了,精气神一下子就找着了。就觉得我要写这样的人物,写这样一群人。”

      所以在《猎赝》中,主人公江来是一位全能型的顶级文物修复人才:能修复古书籍古画、陶瓷玉器、青铜器、壁画等等;同时也是一个文物鉴定大师,只要看一眼,就可以凭借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储备,分辨出眼前的器物是真品还是赝品。

      除了技艺高超,江来更是刚正不阿、坚持原则,即使在不良商人用手枪顶着脑门的时候,丝毫没有胆怯或退却,而是念起了诗:“人生固有命,天道信无言。青蝇一相点,白璧遂成冤。”

      在柳下挥看来,猎赝猎取的不仅是赝品,还有人心。“猎取人心”,在小说中是耿直的文物修复大师江来和傲娇但爱恨分明的林初一之间的感情线。从最初为了“复仇”的相识,到彼此之间的试探,因世仇纠葛爱恨两难的抉择;江来在复仇的过程中,通过寻找杀父仇人而不断挖掘出来的世界上最大的文物走私组织“侏罗纪”在中国隐藏于各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中的代理人。

      所以,“猎取人心”,猎取的是爱人的心,猎取的也是仇人的心和命。不过,对于柳下挥而言,也在猎取着读者的心。毕竟他想通过通俗易懂的作品,让大家去关注我国珍品文物,去关注古文物修复师的现状。

      《猎赝》中,江家独有的修复手法名为“锦上添花”,问及创作灵感,柳下挥表示当时在新闻里看到一些几百年上千年的寺庙,被修得花枝招展很绚丽,“我觉得这种修复不算是锦上添花,修复至少不能在原来的基础上二次破坏。所以我就直接把主角所拥有的一项修复手法命名成‘锦上添花’。这也是对这整个行业的美好寓意。我希望每一样修复的古董文物,包括寺庙,都是锦上添花的修复,都能在修复之后拥有更长久的生命。”

      3

      因为烧脑,所以加入甜蜜的爱情戏

      《猎赝》很烧脑,柳下挥说自己写得“头秃”,因为剧情多重反转,太过虐心,所以他希望能够用一份甜蜜的情感让读者缓过那口气来。“于我而言,一部没有感情戏的小说是没有灵魂的。包括我自己看小说看剧看电影的时候,也特别期待爱情戏的呈现。好的爱情戏是锦上添花,是人间疾苦的那一口蜜糖。”

      与之前的作品相比,柳下挥说自己在《猎赝》 中尝试了两点,第一,就是现实主义的写作,“所写的文物鉴定和修复是我陌生而又极其喜欢的领域。这需要大量专业书籍的阅读和营养汲取,还需要实地采风和采访专业人士。”

      第二,则是男女主角的关系设置,两人是彼此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互飙演技。一方为复仇而来,另外一方知道你的真实目的却又有求于人,主角之间的关系更加复杂,互动更加有趣,剧情也更有张力。

      作为写都市文的“网文大手”,粉丝们喜欢柳下挥作品中爽点与内容兼顾,喜欢他小说中的细腻情感,柳下挥表示,生活中的自己算是个细腻的人,“毕竟是骄傲又纠结的天秤座,我希望读者能够在我的小说中感受到真实、甜蜜,或者撕心裂肺的疼痛。”

      至于如何做到故事吸引人,柳下挥的办法是“先愉悦自己”,他说:“我自己也是年轻人,至少曾经是过,我想写出来的小说至少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然后才能够让更多的小伙伴们喜欢。我希望年轻人看到的东西很时尚、有质感,如果还能有一些想象力那就更酷了。”

      网络写手通常一天最少写六千字,不过柳下挥却说自己的写作速度很慢,“大概一个小时只能写几百字。每天工作三至四个小时,如果状态好的话能写三四千字。”

      柳下挥介绍说,自己在发书之前都会先做出详细的大纲、故事结构、人物小传等重要内容。然后是找感觉,找自己对重要角色的感觉。“当你觉得自己对那些人物触手可及的时候,才能够真正的代入其中,写起来也更得心应手。我会每写几章就做一次章节设定,把自己下面几章要写的内容给标记出来,每一章设置钩子,每几章设置矛盾冲突和自己想要呈现的内容。”

      因为很喜欢中国的诗、茶、剑道、中医、太极、绘画等传统文化,所以柳下挥写了一些与此相关的作品,例如《天才医生》写的是中医,《终极教师》写的是太极,《猎赝》写的是文物修复。“因为喜欢,所以不觉得辛苦。”说完这句,柳下挥笑了,“好吧,上一句是假话。”

      《猎赝》被不少粉丝评价为“最具改编潜力”的小说之一,对于影视剧改编,柳下挥表示希望能够保持人物的特色和剧情张力,在原有的基础上做加分。小说创作是从0到1,而改编是由无数人从1做到10。当然,也有可能做到3或者5。“IP是源头,是起点,是好的文本、故事和情感。我希望自己的小说能够被爱惜,被珍惜。但是我愿意相信专业人士。”

      4

      写作以“我喜欢”为前提

      不要迎合要融合

      柳下挥1985年出生, 2007年用“坐怀不乱”的笔名开启了第一本网文小说的创作,《市长千金爱上我》历时两个月完结,不久就出版了实体书。之后的《天才医生》《火爆天王》《同桌凶猛》等几部作品,让他成为“网络作家大神级人物”。

      问及何以会走上网络小说的创作道路,柳下挥说原因很简单,就是自己喜欢看,“觉得别人能够做到的自己也可以做到。写作的路上算是一帆风顺,读者都很爱我。更重要的是我也很爱他们。”

      网络文学发展至今,被不少人认为已经“辉煌不再”,柳下挥却认为现在网络文学的精品化已经到来,“我觉得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以前网络小说就是小说,是文字阅读。现在的小说是源头,是影视、漫画、动漫、游戏以及其他未知的改编方式的起点。只是对作家和作品的要求会更高,赢家通吃,文好可破万重山。写出更好的小说,能够让读者记忆更长久的小说,这是我的理想和目标。我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新人,每一本新书都是一次新的出发。”

      如今网络文学作品大量涌现,内容容易出现同质化,如何保持自己的创新能力,持续创造出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柳下挥认为需要更广泛的阅读体验,看小说看剧看电影,看网络上的趣事和各种八卦,看别人的人生,看得多了,才能够知道别人是怎么处理的,自己在别人成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或者微创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能够融入到小说当中,如果闭门造车,埋头苦写,而不知道抬头看世界,反而更容易写出同质化的作品。”

      柳下挥坦承自己创作时也会有压力,创作中会焦虑,感受到压力和焦虑的时候就去和朋友喝酒。

      随着读者越来越年轻化,柳下挥表示也会调整创作方向,“但每一次调整都应该是我想写的,以‘我喜欢’为前提。倘若自己都不喜欢的故事,更不可能会得到年轻读者的喜欢。不要迎合,要融合。”

      对于未来的写作计划,柳下挥透露说,想写历史题材,想写科幻题材,也会继续写涉及其他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根基的故事。“只要有好的灵感,我都愿意去尝试。我不怕辛苦,更不怕冒险。目前最想尝试的是架空历史,想写类似《庆余年》《琅琊榜》那样斗智斗勇的故事。”

      快问快答

      1.对你写作影响最大的是谁?是什么作品呢?

      答:古龙。《绝代双骄》。

      2.写了这么多年,你会有产生倦怠的时候吗?

      答:有。但是也没有比写作更幸福的事情了。

      3.加入中国作协后,你觉得自己的创作有什么不同了吗?

      答:写自己想写的,写社会需要的。

      4.除了写作,你还有什么爱好吗?如果不当作家,你会考虑做什么职业呢?

      答:爱吃。如果不当作家的话,我希望自己是个美食博主。

      5.你喜欢看什么类的书籍?阅读给你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现在的年轻人对于阅读的兴趣降低了,你在阅读方面愿意给年轻人哪些建议?

      答:我喜欢历史和科幻。历史让胸怀宽广,科幻让眼界开阔。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喜欢阅读,因为我们不能够决定人生的长度,但是我们能够决定它的宽度。每一本小说,都可以让你多活一世。

      6.读者夸你“神预言”,例如《天才医生》中预测屠呦呦会获得诺贝尔奖。《猎赝》中,文物走私组织在中国代言人代号为“蝙蝠”,众所周知,蝙蝠在疫情初期是个“热词”,现在《猎赝》出版又赶上三星堆热,你觉得自己有这种“预言”的天赋吗?

      答:以前不觉得,现在不得不觉得。

    • 1
    • 0
    • 0
    • 135
    • 投稿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