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神山》第九章

      来到东方路苏浙汇,玲儿领路,进了富贵花开雅间。

      天仁一进门,吃了一惊。马先生居然带来了两个:鸭嘴兽,还有一个不认识。

      实际上,鸭嘴兽并非兽类,实乃人类,只不过长着一张大嘴,肥硕前凸,仿佛鸭嘴兽,天仁心里暗暗呼人家鸭嘴兽。

      鸭嘴兽是浦东宏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张总。

      马先生迎上来跟比尔拥抱到一起,两个人各说各的,叽叽呱呱。

      玲儿在马先生身边急急插话:“马先生,比尔说你还这么健康。”

      “玲儿,你告诉比尔,他的生意要是做起来,我一高兴,会更健康。哈哈哈!来来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范书记。”

      轮到天仁跟范书记握手的时候,天仁只感到握住了一双熊掌,僵硬,粗糙,有力,猜想这恐怕是一双长年握锄头的手?

      天仁再一看范书记的尊像:面貌黑,赛得过灶王爷;毛孔粗,插得进火柴棍。一身新西装,一条红领带。红领带细的那条下摆扭结像条猪尾巴,粗的那条下摆又招展如同红领巾。

      天仁心里有点发紧,马先生怎么会领这么一位灶王爷来?该不会看到我这里有金子,你马先生这头老狼王就要领人来哄抢?

      老狼王让丹尼斯坐主宾席。

      丹尼斯一坐下,眼睛一瞪,见面前高脚杯里是一条用白餐巾布裹卷而成的中国龙,昂首欲腾,竖起大拇指,嚷:“中国龙!好兆头!”

      玲儿及时翻译,满屋人笑。

      天仁操英语提醒丹尼斯:“也是羽蛇。”

      “对,我们祖先的图腾,我们祖先的保护神。”丹尼斯一边应和,一边双掌合十,双目紧闭,对着羽蛇叽叽咕咕念起经来。

      看着丹尼斯的样子,天仁心想,也许千年以前印第安人祖先祈求玉米丰收时,就是这样向羽蛇祈祷的。融入到每个民族血液中的宗教神圣情愫,无论这个民族的子孙走到哪里都不会改变。我也祈祷吧,神山,祈求你保佑我生意成功,唵嘛呢叭咪吽。

      天仁也双掌合十,默祷起来。

      丹尼斯念完经,立起,请大家落座。

      比尔靠丹尼斯入座,鸭嘴兽接比尔下首,然后是天仁,灶王爷,玲儿。老狼王挨近丹尼斯,玲儿坐翻译席。

      老狼王吩咐立在酒柜边的礼宾小姐上酒。礼宾小姐一袭大红旗袍,胸前隆起处别一朵白牡丹,先去丹尼斯身边为丹尼斯斟酒。

      酒一落杯,丹尼斯“哦”,鼻子一耸,凑上杯沿。原来,礼宾小姐斟上的是温好的32年陈年花雕黄酒,黄酒的芬芳顷刻间弥漫开来。

      另一个服务员端上一大盘拼盘来,小声报菜名:“百鸟朝凤。”

      丹尼斯又“哦”,眼睛一瞪,忽又近视,凑近盘子。盘子中间是一只大白萝卜雕成的白凤凰,周围是香肠、卤鸭、腊肉拼成的百鸟图案。

      菜品陆续上来:蜜汁火舫、酒醉膏蟹、清蒸鲥鱼、芒果鲜虾色拉、清炒虾仁、红烧狮子头、佛跳墙、清蒸大闸蟹、酱萝卜丝、臭豆腐、西湖莼菜汤。

      老狼王端起杯来,致辞欢迎。大家一饮而尽。

      老狼王招呼丹尼斯比尔动筷子。丹尼斯不客气,一筷子夹起一个红烧狮子头,大嘴一张,恶狠狠咬下大半块狮子头,呜呜连声地说:“好吃,好吃。”引得大家笑。

      礼宾小姐再次绕桌一圈斟满酒杯后,丹尼斯端起杯子,致答谢辞:“首先,我要感谢主人的热情款待,感谢天仁帮我们铺了一条通向中国的道路。我是第一次来中国,来了以后我才明白,我的搭档比尔为什么老是鼓动我来中国,原来,中国有美酒、美食、美女,有你们这样好客的主人,我真后悔我这么晚才来中国。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天仁为我讲起了神山。我要说中国就是我们的神山,我们是来中国神山挖金子的。来,祝各位身体健康!祝我们大家都能挖到金子!干杯!”

      大家又一饮而尽,纷纷动起筷子来。

      天仁眼见席桌对面鸭嘴兽小声“哦哦啊啊”地操英语请比尔尝鲜,担心鸭嘴兽端了自己的生意,立起身来,面朝丹尼斯和比尔,自己英译汉,汉译英地致辞:“感谢丹尼斯先生!感谢比尔先生!感谢马先生!你们让我在上海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感谢玲儿今天来帮了我!感谢这位新朋友范书记!更要感谢张总,没有您的鼎力相助,在下是万不可能跟比尔先生和丹尼斯先生他们做起生意来的。别,别,大家请别站起来,我站着为各位敬酒。干杯!”

      天仁干完,酒杯朝满座人一照,最后照定鸭嘴兽,心想我先把你鸭嘴兽供上神龛,你总不至于太小人。

      满桌人动起筷子来。那边,鸭嘴兽跟丹尼斯唠开了,居然从丹尼斯嘴里撬出了口供,知道丹尼斯下一步有300万美元的订单计划,还有新产品有待开发,高兴起来,连连跟丹尼斯碰杯。

      老狼王又从鸭嘴兽嘴里知道了客人的下一步计划,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含义悠远,目光冷峻,盯紧一桌菜,仿佛在研究该在哪里下箸?不,对桌上那一桌菜,老狼王没动筷子,倒仿佛那一桌菜是沙盘,老狼王更像是个老将军在计算该在哪里设伏,忽然,老狼王眼睛一亮,转头跟灶王爷和鸭嘴兽碰杯。

      三个杯子碰到了一起。

      老狼王放下杯子,参禅般地对灶王爷和鸭嘴兽下达作战命令:“这杯酒干了,你们两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灶王爷和鸭嘴兽同时点头,笑眯眯夹起菜来。

      天仁一直假装跟丹尼斯说话,耳朵却锁定老狼王,悟不透老狼王的密咒,胆怯起来,埋头夹菜,手指微微抖动,握不稳筷子。

      三百万美元的订单计划?!我的天!眼看我的生意刚一上路,莫非老狼王就真的要带人来抄我的底?前两天我还以为老狼王对钱不感兴趣。

      那边,丹尼斯和比尔的筷子同时凑向佛跳墙,两双筷子差一点打架。比尔连忙缩回手去,对丹尼斯说:“你请,你请。”

      玲儿顾而笑之,也拿起筷子,告诉丹尼斯和比尔:“这道菜叫做佛跳墙。佛,知道吗?就是供在神龛上的石头神仙。石头神仙闻到这道菜的香味儿,也会不当神仙了,从神龛里跳下来,再跳过高墙来跟我们凡人抢吃。难怪你们两个凡人要抢?哼,我也要抢,嘻嘻。”

      “呵呵呵。”丹尼斯和比尔同声笑,同时伸出筷子,跟玲儿作抢吃状。

      丹尼斯吃了佛跳墙,又夹起一只椒盐虾蛄,改用双手捉住往嘴里送,喉头一哽,手里剩下半截胖乎乎的虾蛄身子,眼露惶恐,盯着玲儿。

      “你把虾蛄壳也吞下去啦?” 玲儿惊问。

      丹尼斯缓过气来,点点头,脸色尴尬,说:“太好吃了,我连壳吞下去了。” 

      “哈哈!那你把这个壳也吞下去吧。”玲儿为丹尼斯捉过一只金黄大闸蟹来,往丹尼斯面前盘子里一放。那只大闸蟹体大赛过小乌龟,虽死犹生,八爪一蹲,两螯一扬,一对横目朝丹尼斯一瞪:敢吃我?!就你?

      丹尼斯害怕,怯生生指指蟹目,向玲儿求救:“它……瞪我。”

      “嘻嘻,亏你还是个男人。它早煮熟啦,我吃给你看。”玲儿再次手到擒来,捉过一只大闸蟹,往自己面前盘子里一放,三下两下,把个凶神恶煞的大闸蟹大卸八块,动作麻利,赛过庖丁。

      看得丹尼斯眼睛瞪得溜圆,暗暗佩服中国姑娘手段高强,你看她玉指轻轻一拨弄,早把个水里霸王卸了武装,比美国政府强多啦!就一个小瘪三拉登,美国政府都应付不过来,如同笨熊捉泥鳅。

      玲儿正要吃蟹黄,猛然注意到丹尼斯还在看着自己,噗哧一笑,说:“你自己吃呀!”

      “嘿嘿,我看你表演呢。”

      “嘻嘻,我们上海姑娘最会吃大闸蟹,五两重的大闸蟹,我们能够吃出八两肉来。”

      “那多出来的三两肉是哪里来的?”

      “还不是那只大闸蟹身上的。”

      “你不是说它总共只有五两重吗?你就是把壳也吃了,也不够八两啊。”

      “这个,这个……”玲儿答不上来。

      眼见难住了玲儿,丹尼斯转头对着比尔胜利地笑,笑完了,还来考玲儿:Baby,我就想知道,那多出来的三两肉到底是哪里来的?

      “天上掉下来的。唉呀呀,你们这些外国人脑子可真笨!”玲儿伸手去丹尼斯头上欲点,又急急缩回手来——手指上有蟹黄。

      丹尼斯和比尔相对大笑。

      笑声引得老狼王回头叮嘱玲儿:“玲儿,照顾好客人。来,我跟你碰个杯,感谢你每次帮我翻译。”

      老狼王跟玲儿碰完杯,转头吩咐天仁:“明天这样安排:上午,你跟玲儿带客人去吴悠公司,估计你们下午三点左右回来。回来后,车子直接开到汇丰大厦,你下车,范书记上车。车子载上客人去炳荣公司。”

      “我不去?”天仁紧张地问,脖子上的鬃毛耸了起来。

      “你不去,我也不去。”老狼王紧盯天仁,眼里闪过一丝凉飕飕冷光。

      “这?”经那冷光一射,天仁脖子上的鬃毛耷拉下去,由藏獒变成了土狗,埋头啃食樟茶鸭。

      老狼王又转头向玲儿重复一遍明天的安排,语气温和,叮嘱道:“玲儿,明天下午,你带客人去炳荣,见到瘦老板,就说生意不成仁义在,人家客人这次又来上海,顺便再来拜访你,暗示他瘦老板客人是诚心来中国做生意的,你瘦老板也不是没有希望,人家这不又跑来了?话要说得婉转点儿,我相信你玲儿有这份聪明劲儿。”

      “嗯。”

      老狼王再把头转向灶王爷:“瘦老板那里,你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他下午等我们。”灶王爷答。

      老狼王如释重负,命令天仁道:“天仁,你把我的安排向客人说说。”

      天仁向丹尼斯和比尔传达老狼王的行动命令,末了加一句:“下午,你们去炳荣公司,我就不去了,玲儿带你们去。”

      比尔抬头对众人做个鬼脸,口腔一吸气,脸扮骷髅相,向丹尼斯解释:“明天下午见到的老板就是我这个样子。”

      老狼王带头笑起来,说:“哈哈,你比尔本来就是个鬼佬,鬼脸一做,你的这张鬼脸倒比人家瘦老板本人的鬼脸更像瘦老板。”

      灶王爷边笑边模仿比尔也扮一张鬼脸,还往自己脖子上做个抹一刀的动作。

      满座人笑。

      天仁眼看到灶王爷的抹脖子动作,心里罩着云,脸上没了笑,只顾埋头吃樟茶鸭。

      蟹粉小包上来了。丹尼斯拍拍自己的肚子,笑说:“呵呵,今天这一顿,我吃下了相当于此时洛杉矶全体市民吃下去的晚餐,再也吃不下了。”可到底还是把手伸向蒸笼。

      水果也上来了。

      老狼王提议:“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祝大家明天旗开得胜!来来来,吃点儿水果。仿佛一个老将军对自己手下将士布置完作战任务后,邀请大家放松放松。

      玲儿忽然问比尔:“呃,比尔,你今天哪能不唱歌?”

      比尔大嘴一张,西班牙语歌声脱口而出,丹尼斯旋即加入合唱。

      我美丽的姑娘啊,

      可知我为啥离故乡?

      我满世界到处流浪,

      是在为你寻找宝藏。

       

      有一天我闯进天堂,

      天堂里金碧辉煌。

      可你不在我身边,

      我的心儿好忧伤。

       

      灌醉了天堂看门人,

      我偷了天堂的宝藏。

      急急忙忙回故乡,

      急急忙忙回到你身旁。

      歌声如同墨西哥高原阳光般灿烂,音色如同墨西哥湾海水般透明。

      原来,在上次接待比尔的宴会上,玲儿听过比尔唱歌,比尔还操英语向玲儿解释了一遍歌词大意,说他唱的是一首墨西哥民歌。

      晚宴在两个原籍墨西哥男人高昂的西班牙语歌声中结束。

      歌声中,比尔派送礼品,一人一瓶路易十三。

      出门时,老狼王忽然往天仁肩膀上一拍,呼:“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众人七嘴八舌应。

      鸭嘴兽埋单,天仁虚抢两抢。

    • 2
    • 0
    • 0
    • 222
    • ANGELA小小船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