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神山》第八章

      周日下午四点,浦东国际机场。

      天仁和玲儿站在国际出口处,等待比尔和丹尼斯。

      一波人潮涌出,又一波人潮涌来,过道仿佛是个万国人像流动橱窗,展览着各种肤色各式打扮的人。

      天仁的眼睛急溜溜望里瞅,嘴巴却去玲儿耳边瞎扯道:“玲儿,快看,那个红脸的像关公,那个黑脸的像包公。”

      “去去去,你没见过外国人?”

      “见过,可像今天这么多集体排队让我检阅还是第一次。这些外国人也太不守纪律了,他们应该排好队,一二一。”

      “呸,你当你是谁?还‘一二一’呢?快集中注意力,看你把客人接丢了咋办?呀,比尔!他在向我们招手。”

      天仁也看到比尔了,急急招起手来。

      比尔上着绿色花格子衬衫,下着牛仔裤,头戴一顶墨西哥牛仔帽。比尔身边跟一个老外,西装笔挺,两撇小胡子又黑又翘,头上也戴了顶墨西哥牛仔帽。

      比尔来到天仁面前,介绍道:“这是丹尼斯……这是天仁……这是玲儿。”

      “嘿嘿,丹尼斯先生,你应该把你的两撇小胡子染成红色,那样一来,远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对你们墨西哥的红辣椒。”天仁握住丹尼斯的手。

      “哦,墨西哥的红辣椒?呵呵,”丹尼斯张开双臂,抱住天仁,左边亲一下,右边亲一下,胡子在天仁脸上扫来扫去,又捉住了天仁一只胳膊,抒起情来,“OH,知道吗?天仁,我的好兄弟,我从太平洋那边飞到太平洋这边,就是为了来见你。太平洋虽大,却隔不断我们的合作和友谊。我们要在太平洋上建一座桥梁,来加强我们的合作和友谊,永远。

      天仁嘴上说“欢迎,欢迎”,眼睛却满怀仇恨地盯住比尔。

      原来,比尔也搂着玲儿亲个不停,看得天仁后悔自己怎么生成了个中国人?前两天在浦江边,自己跟玲儿不也是久别重逢?

      天仁和玲儿把客人往外引,坐上马先生安排的别克商务车。

      玲儿和比尔坐后排,天仁和丹尼斯坐前排。

      丹尼斯说:“知道吗?天仁兄弟,比尔天天对我说起你,我早想来见你啦。”

      “是吗?那我太高兴啦。”

      “啊!那是什么火车?跑得那么快!”

      “磁悬浮列车,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火车。”

      “哎呀呀,为什么不让我坐?你这个主人家太小器了吧?家里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也不肯给客人享受。中国发达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火车也出在中国。”

      OK,下次一定让你坐。

      “天仁兄弟,公路两边这成片的树林等我下次来的时候,恐怕就长成大森林了吧?你们最好在这片大森林里放些猴子啊,熊猫啊,老虎啊,嘿嘿,这片森林就更有意思啦。”

      “哈哈!知道吗?我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中国西部的一座神山,那里的森林里就有熊猫和猴子。”

      “神山?比尔的老家也有一座神山。呃,比尔,是不是?”丹尼斯回头示意比尔。

      “是,那是我们的祖先阿斯台克人留下的。”

      天仁来了兴趣,也回头问比尔:“你们的那座神山是什么样子?”

      “壮观得很,神山顶上是太阳神金字塔,金字塔前面是足球场。知道吗?天仁,我们的祖先好几千年前就开始踢足球了。我小的时候,还在那个足球场上踢过足球呢。”

      “是吗?那下次我跟你去你老家时,我俩再去那个足球场踢上一次足球。嘿嘿,比尔,你肯定跑不过我,别看你比我长得壮。在大学时,我打的是前锋。”

      “踢足球?别提了。十来年前,那里成了世界文化遗产,每天去游览的人多得挤都挤不下,你还踢足球呢,到处都是商店、酒店、酒吧,一到周末或节假日,更是人山人海,去了一次你就不想再去第二次。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把那里弄成世界文化遗产的?要是见到他,我肯定揍他,他把我儿时的足球场搞成了一个垃圾场。

      “太可惜了,我去的神山还是原生态,没外面的人去那里。”

      “原生态的神山恐怕只有中国才有了。丹尼斯,你在美国生活得比我久,美国有吗?”

      “美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没有了,连我们的祖先印第安人都被圈进了一块块巴掌大的保留地,哪里还有啥神山?呃,天仁,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凡是神山,几乎山脚下都埋着金子。美国本土印第安人的神山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那些外来的淘金者挖空了。天仁,你说的那座神山山脚下不会也埋着金子吧?”

      “这我不知道,山下到处都是原始森林。”

      “那你赶快去发掘一下,看看下面有没有金子。要是有的话,你赶快回来告诉我们,我们赶快去挖金子。”丹尼斯拍拍天仁的肩膀。

      玲儿喝道:“你敢?!”

      “哈哈哈!”车厢里响起笑声。

      天仁边笑边回转头来,耳朵却依然旋转雷达般高度锁定后面传来的两道声波。后排上传来玲儿的笑声,笑声里混杂着比尔的聒噪,听得天仁陡然而生醋意,再一次后悔自己怎么生成了个中国人?听听人家比尔的话吧:我的小美人儿,你真漂亮。一见到你,我就想把我家里的老婆子离了。

      车近陆家嘴,丹尼斯再次嚷起来:“那些建筑可真漂亮!啊,最高那座尖尖大厦应该是金茂大厦?那可是中国新经济旗舰的桅杆。”

      “是呀!我就在里面一家美国公司的办事处里上班。”后面玲儿接上。

      “哦,真的是?小美人儿,我的眼光不差吧?告诉你,我可是个中国通。这次来中国之前,我把中国彻底研究过啦。中国,我全懂。知道中国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告诉你,这是我在来上海的飞机上最新研究到的关于中国的最新动向,中国又发射了一艘载人飞船上天。”

      “早发射过啦!你看到的是猴年马月的老报纸。”玲儿纠正道。

      “不对,你说的是神舟六号,我说的是神舟七号。”

      “哈哈!知道啦,那是你丹尼斯先生用你的嘴巴免费帮中国发射的。”玲儿拍起手来。

      丹尼斯转过头来,把天仁当成中国国家主席了,建议道:“你们中国应该修一条太平洋洋底隧道直通到美国,让那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火车直接开到美国,我就不用再乘飞机来中国啦,还能够顺便看看太平洋洋底的鲸鱼。”

      “那怎么可能?”天仁说不来大话,笑丹尼斯异想天开。

      “怎么不可能?天仁兄弟,我们先赚点儿钱。将来,这条太平洋洋底隧道我们来修。你,比尔,玲儿,还有我,我们四个人组成董事会,建立一家中美联合太平洋洋底隧道开发公司。哦,对啦,我们后面这位小美人儿,她的脸蛋就是我们中美联合太平洋洋底隧道开发公司的公司招牌,让她来做董事长吧。你说呢?”

      “好,玲儿,听见没?你来做我们中美联合太平洋洋底隧道开发公司董事长,这条洋底隧道水下沿途都会竖着你的画像,太平洋洋底的鱼虾王八都会认得你。你在他们中间,一下子比东海龙王的女儿还出名啦。哈哈。”天仁回头对玲儿说。

      天仁笑得开心,丹尼斯这个免费用嘴巴帮中国发射神舟七号载人飞船上天的家伙蛮有意思的。跟你在一起,我感到快活。真想不到美国也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可爱人物。你和比尔的到来,为我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也要突破自己的体力极限,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要说神山,你们中国就是世界上正在崛起的一座神山,比尔不正是带我来你们中国神山挖金子来了吗?但愿我们能够在你们中国神山上挖到金子。”

      “能。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到我们中国挖金子来了,比尔带你来,没错的,再说还有玲儿和我为你领路做导游呢。你这次来,肯定能挖到金子。”

      一行人进到香格里拉大厅,丹尼斯和比尔填好入住登记表后,招呼天仁和玲儿一同上楼。

      到了十八楼,丹尼斯去开他自己的房门。

      天仁和玲儿跟在比尔身后。比尔开了房门,天仁去行李台上帮比尔把皮箱放好,两人分别坐在两张床边上。玲儿去小茶几上泡上四杯茶。

      丹尼斯走进比尔的房间,坐到茶几边座位上,从随手文件包里拿出个文件夹,摊开在茶几上,埋头翻起来,说:“天仁兄弟,我们这次来上海的目的,比尔跟你在邮件里已经谈过了。从你这里发来的三批试单的货,客户已经认可。我们这次要跟你落实下一单的计划,一年每个月8个大柜,每个月共计160650CCATV,有没有问题?

      “每个月8个大柜?”天仁尽管已经从比尔发来的邮件上知道了这个数字,但总觉得缥缈,现在,听丹尼斯亲口说出,忍不住惊喜地重复一遍,脑袋里飞快转动,每个月8个大柜?每个月我能挣到55万元!一年少说也能挣到600万元!

      “对。”丹尼斯点点头,“你不是威胁比尔说,你要去找新的工作吗?明天,我们先落实300多万美金的订单计划。300多万美金等于是我向你支付的定金,我们先把你这个人订下来,免得你跑了。

      “好啊,好啊。丹尼斯先生,你再花300多万美金定金把我玲儿也订下来吧。 玲儿跳起来鼓掌。

      “呵呵。”天仁立起来握住丹尼斯的手,变成了哑巴,又转身握住比尔手,还是个哑巴。

      比尔笑嘻嘻对天仁说:“天仁兄弟,这下子你我两个都有老玉米棒子吃咯。”

      “好啊,好啊。”天仁又担忧起来,对比尔和丹尼斯说,“请你们稍微休息一小会儿。六点半,我和玲儿在楼下大厅接你们。”天仁急急出门。

      玲儿随天仁出门,刚一出房门,玲儿压低声音呼:“耶!”一蹦老高,抱住天仁打个啵。

      天仁拉起玲儿往电梯跑,下到大厅,天仁打手机:“何先生,我是天仁,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带客人到。”

      “好,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吴老板等着接待你们。”

      天仁挂了手机,对着玲儿傻笑,伸过半边脸去怂恿玲儿道:“玲儿,刚才你在楼上蹦起来亲我,我拉上你跑了,对不起,打断了你。现在,我有空了,来,接着亲,这次我决不再打断你,随你亲个够。”

      “呸,想得美。人家刚才是自家高兴,又不关侬的事儿,人家亲的是一根木头桩子。”玲儿一把推开天仁,脸蛋瞬间泛红,惊讶自己刚才怎么那么大胆?

      丹尼斯和比尔准时下来。

      丹尼斯把两个礼品袋分别递给天仁和玲儿,天仁和玲儿连声道谢。

      一行人坐上车,往东方路苏浙汇饭店开去。

      天仁望着车窗外,心里激动不已。

      嘿嘿,丹尼斯说他是来挖金子的,我又何尝不是?上海就是我的神山,我这一锄头下去能挖到600万元的金子。600万元?我的天,我敢打赌,当今的中国,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一辈子也挖不到这么多的金子。

      上海,我来对了,你是我的神山。

      哪里能挖到金子,哪里就是我的神山。

      能挖到吗?

      小心,好多次我不是已经眼看到金子了,一锄头下去,还是挖偏了,心急火燎地白忙了一场。

      这一次,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再挖偏了。人一辈子其实能挖到金子的机会不多的,也就那么三五次,一旦错过,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有可能再发现金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白忙。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千万别让快要到手的金子又被别人挖去了。

      玲儿不是也说我生意要是做不起来,休想在上海立住脚吗?想娶上海姑娘,做梦。

      嘿嘿,玲儿,我这一锄头先挖金子,下一锄头就该挖你了。

      呀,上海姑娘是最贵的,比金子还要贵呀,口袋里没钱,休想挖得到。哼,玲儿,我先挖金子,口袋鼓起来后,有了底气再来挖你,看你往哪儿跑?

    • 1
    • 0
    • 0
    • 32
    • ANGELA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