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即使是未知的明天与你必将改变

      ——未知的明天,未知的未来,不知从何方开始,亦或是结束

      他的名字是 新原 泷 

      今天刚好满18岁,一如既往地端坐在教室里发呆,把弄得手中的笔。藤崎老师的说话声,谁的朗读声,以及粉笔频繁碰撞黑板的唰唰声在他心中嗡嗡作响。

      “新原同学,你在发什么呆呢……”老师揉捏了自己的手中长长的粉笔,一下子变成了几小块,背后一团怒火中天

      “啊……抱歉,刚刚走了一下神”你很诚实地将话语脱口而出。却被一旁的同桌高木用力推了胳膊,“你干嘛,这样老师不罚你才怪……好歹也伪装一下吧!”他小声吐槽,你完全不当一回事。

      在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里面学习,大家基本都处于一种严肃紧绷的状态。

      “哎,真是的。”藤崎老师一只手捧着脸,很是无奈地说。“下次不要这样了哦~”说完便继续上课了

      旁边的同学目瞪口呆。平时要是谁敢在藤崎老师的课上做这些早就不知死多少回去了、不过新原他连续几次保持了班级第一名和年级第二的优秀成绩,还参赛拿了许多奖项回来,老师们看他这样,也只是提醒几句,可不敢把这尊为学校争光的大佛怎样

      新原并不在乎这些虚名,毕竟自己也是靠努力而不是才能做到的。想想自己在别人休息的时间刷了多少道题,说出来都是泪啊,什么上课完全不用听课,只是别人口中流传而已,这么知识自己早就已经在放假时就掌握了,现在已经开始攻读下个学期的知识了。哎……不过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好,始终都比不过年级第一。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鬼”新原内心深处逼问自己,明明都已经很拼命了,却被那种来路不明的家伙给干掉,实在是……而且……

      他低垂着脸,黑色的眼镜框即将垂下去了。班上的女生一下课便跑出去围堵隔壁班上的青木 立,那个打败了自己许多次的罪孽深重的男人

      “那家伙到底哪里有魅力了”新原小声嘀咕,真正喜欢的话不会在意外表这种浮夸的东西的啦……

      新原拿起书本正要去天台独自享用午餐,教室门响起了嘎哒声音。啊,是藤崎老师。

      “老师有事吗?”新原看她走进这早已空荡荡的教室。“啊,新原同学你还在太好了。你能帮老师搬一下器材吗?”

      “哎,好的。”他答应下来,反正也是没事做。

      在藤崎老师的带领下新原抱着笨重的器材前往目的地“真不知道藤崎老师为什么要安排学生搬器材,她好像不是负责这一块的吧……”

      此时正值休息时间,走廊上空无一人,四周传来的蝉鸣声悉悉。已经是夏天了吗……?新原这才注意到季节更替,再看看自己身上仍穿着厚实的长袖外套,竟没察觉到热。

      “嘿咻”他把器材都搬进了隐蔽的藏物室,转身正要把濡湿的长袖外套给脱了下来,却发现了还有这个藏物室里还有别人。

      黑色的短发垂下身,右耳还有一个十字架的耳钉。她的肌肤白湛如霜雪,冷冰冰的瞳孔注视着窗户外阳光稀疏射下来的光线,却如同注视着虚无一般,没有一丝感情。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她在做什么呢?”新原的心中藏有很大的疑惑,“那个……请问?”

      “额啊……”少女转过身来,十字架的耳钉闪闪发亮。“外人勿入哦……”少女挤眉说道

      “唔……抱歉,我只是来放个器材,很快就走”

      “你就是新原 泷?那个年级第二?”她饶有趣味地打量,随即说道

      “你怎么认识我?”新原如此说道

      “认识你怎么了。我可是‘博知’的少女哦。”她眨了眨眼睛。

      “噗噗,不过你的对手对你造成的伤害还挺大的。”少女饶有兴致,凑近咯咯咯地坏笑着

      新原避开她逼近的视线,他自认为自己伪装得很好,一般都看不出来才对

      摄入的光线,灰尘飞舞的藏物室,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

      ————是哪些不舍之物,抑或是珍贵之物,带给我清新的氧气,得以存活下来

      藤崎老师的手札:

      已经持续一个学期了,那孩子都没有认真听过课,上课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往窗外望去,似乎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去到一个什么人也找不到的地方

      新原的后排一直空着一个位子,半个学期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新原自己也没有察觉,在日常悉数流动,光阴反复流逝,大家都逐渐忘记那曾还有一个人。他这次考试又是年级第二,不出意外刚刚好离第一名还差一分。因为每次都差一分的原因,新原每每想到,内心难忍。可青木那个家伙,每次总能多出那一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对着自己露出那副王者姿态……新原计划在今年一定要赶超他,让他尝尝什么是失败的滋味。

      雨滴答滴答地打湿了屋檐,已是放学时分。打开抽屉柜,没有找到伞,新原正愁眉着。啪嗒啪嗒,雨愈来愈大……吵得他无法专心下来,又加上青木给的暴击。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或许自己有些矫情吧、明明是这么大不了的事情,却好像已经把学习当成自己人生的全部了。与普通男生不同的是,他对游戏,对篮球,对很多东西都不起兴趣,也不想去培养。只想静坐学习,只有这样环境才能得以安静。太吵了……太吵平时。在教室里面也是,同学们聊着些生活的点滴,自己曾也想加入,可不知说些什么,难以融入,每当说话多了,就会被误会,这样的事情新原不想去经历,既然如此逃避好了,只要学习就好了……

      就这么想着的时候,渐入了沉寂,教室里空无一人。

      塔塔的脚步声在耳边轻响进来。抬眼,昏黄的灯光下照着昨天那位十字架耳钉少女。她正用恶盈盈的笑容看向自己,跟青木那家伙一样。“没带伞?”少女清脆的声音同雨滴一同落下新原不知该如何,把头转向一边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少女也一样转了过去,寻找新原注视的远方。她随意地翻动新原书桌上的教科书。“笔记做得真够仔细啊……,不愧是年级第二”

      “第二”这个词刺痛了他,冷冷地回了少女“够了没?”

      “嘛,真凶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同学,怎么也要顾及一下同学情谊吧、”少女娇滴滴地浅笑着说,一点不生气的样子

      “你?你什么时候……”新原欲言又止,少女用手止住了他刚到嘴边的话语。

      “嘘,这是秘密!”她坐上了新原的桌子。

         新原被她惹得有些愤怒,看在她是个女孩只是瞪着她说“这又是什么秘密?”

         少女挠挠头,指着后排散满灰尘的桌子。“我在那”

         新原惊讶地下巴都掉了……这家伙居然藏得这么深。怎么说半个学期都没见到后桌,还以为是退学了,没想到躲在储物室去了。

       “你是幽灵吗?”新原不禁问

      “如果我说是呢?无论你做什么,都没有人会看见我哦……”少女靠近新原,用手指着他

      “喂,干嘛!咳咳,我可是个正经人”新原脸一红,

      “我又没说什么,想什么去了……而且我可不是幽灵好吗?多吓人啊、”少女一脸无辜双手搭着肩膀。

      “呐,我带你回去吧。新原同学?”少女伸出手。明晃晃的灯光照着她漆黑的十字架耳钉,瞳孔里装载着星河般的“博知”

         这女孩像是在阴雨中如晚到的春风,没有喧嚣尘杂就悄然到来了。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新原觉得自己也会有感到温暖的时候,大概只是在这些点滴中自己无意间踩中进去瞧了一眼吧……抑或着是谁暗中伸出手

      “谢谢”他别过脸去隐藏自己内心的羞涩,感觉后面的少女应该在笑他

      新原本想问她名字,还想着怎么委婉地问一下,没想到反而少女先开了口

      “你叫我菜奈吧。”

      “好吧,菜奈。那就麻烦你了。”

      嘈杂的对立,世界的尽头,想要求知的心里,神秘色彩的女孩,都在雨中染上了色彩。

      透明的雨从苍黑的天上滑落,水汽如一层薄薄的轻纱笼着周围。

      菜奈打开伞,手不协调地往上撑着伞。

      “还是我来吧……”新原看不下去了,他比菜奈高了半个头,让她那么撑着实在过意不去。

      “那好吧”菜奈也许抵不住手撑伞的沉重,便转给了新原。

      “感觉我们这样好像情侣哦~”菜奈看着新原认真撑伞,认真走路的样子小声嘀咕。

      新原没有听清,问是什么。她笑笑只是不语,抚了抚黑色的十字架耳钉。

      “话说你为什么要打这个耳钉啊?”新原若无其事地问起来

      “好看吗?”

      “唔,还好啦。只是感觉不太符合你的风格”

      “真是诚实过头了……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好学生是不会带这么显眼的东西吧。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想去尝试与自己不符合的事物”

      “尝试的心理很强嘛”

      “被当作好学生看待挺无趣的,我就想着打破它而已。不过表现出来的感觉只是任性罢了”菜奈略带一丝伤感但很快就掠过去了,开心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新原若有所思,突然想起来自己一直顺着家的方向走都没有问菜奈顺不顺路………

      “那个,你家是在这附近吗?这样贸然借我伞?”

      “嗯……管它呢。不过我也想看看新原家”女孩避开他的视线,挠了挠脸颊。好吧,她自己也忘了这回事

      “真是个牵强的理由呢”新原吐槽。

      新原看到不远处的家,指了指。“那就是我家了”

      菜奈眯着眼睛望向同一个方向,与周围的房子有些不同,少了那一束灯光。

      “你是一个人住吗?”菜奈如此判断

      “不,不是。我和我爸爸一起”新原说到自己爸爸的时候语气突然凝重了起来

      “这样啊……”菜奈看着他,眼神有些空洞,也不知该怎么办。还是不要触及他的家事比较好,如此想到。

      “那……?明天见!”菜奈对他露出了微笑,与落日余晖一样温暖

      “嗯、”新原这才有些回复,淡淡地说。把手上的伞递给女孩

      女孩接过伞,看了看手表,顿了顿,啪嗒啪嗒踩着泥泞的小路,急匆匆地跑向远方……

      今天果然太麻烦她了吗?新原这么对自己说。

      ——————————————————-

      (冰冷的空气,弥漫在灰沉沉的家里。一如既往,他躺在沙发,抑或是家里面哪个角落喝着闷酒,不省人事。)

      “我回来了”新原拉动门把手,一股凉意涌入,冰冷就是这种感觉

      “爸爸别喝了,快点起来”他扶起倒在门口的父亲,把他安置在床上

      “真是的,又喝那么多”他把酒瓶一一摆好,等回收的人来。

      卧坐在房间里面伏案写着作业,笔哗哗的声音让他的世界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也忘却了那股冰冷。

      家里面的布置很简单,新原的房间,一张课桌和床,还有些许书籍。

      自打记事开始,他就是和父亲一起度过的。他小时候也有疑问,为什么别人家的小孩都会有母亲,而自己没有。

      爸爸什么都没有说,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凝重冷漠,他喜欢喝酒,工作过后就会喝得烂醉如泥,睡遍家里面每个角落。

      他不敢问父亲,母亲去哪了,他害怕看到父亲那样的脸,那样的眼神。所以把这个疑问一直积压在心间。

      新原偷偷藏着一张照片,已经泛黄了,夹在日记本中间。他闲来无事便拿出来看看。

      他看向钟表,比平日要晚了十几分钟,这也许是和那个奇怪女孩在一起的缘故吧、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起来。看她走得那么匆忙,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被父母训一顿了,祝她好运吧……

    • 2
    • 0
    • 0
    • 53
    • 乾用九快乐老猫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