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迷失(乔喜全)

           偶然一个上午,和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做到一起,长谈大论中,讲述了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个真实故事。

         身临其境的他,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和他的朋友相处的那段时光。在此,为了便于区分,不至于混淆读者,暂称他的朋友为梁兄,其实他的朋友就是姓梁。

           梁兄是个老百姓常讲得能耐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凭着五行八卦发迹,成为当时人人艳羡的有钱人。妻子贤惠,儿女成双,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一帆风顺。梁兄的本事不局限于给别人看风水、看命相,生意经也是相当了得,做什么都能挣钱。几年下来,赚的已是百十来万,风光之极,更大的梦想浮现眼前。

           人心无尽蛇吞象。二十一世纪的第四个年头,在一次和南方人做生意中,梁兄马失前蹄,被那人骗走了大几十万。四十多岁的梁兄,梦想的破灭,现实的残酷,感觉翻身的机会全无,整天沉侵在痛苦和无助边缘,听不进妻子的良言相劝,无所事事的行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思忖着以后的人生应该如何来过。

           极其无聊无望的生活,漫无目的的走着,手机响起,有朋友打来电话。撮合去散散心,便把梁兄带进了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的歌舞厅,几番挑选,梁兄锁定了一个姑娘,招手坐到他的身旁,迷醉在温柔乡里。虽说梁兄赔去不少钱,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时,梁兄的手里还是有几十万的积蓄,吃喝玩乐还算超超有余。

           梁兄的妻子,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主内那是一个好手,对待客人那也是友善可亲,很受朋友好评。但是,有一点儿,惧丈夫。每次梁兄回家,她都是毕恭毕敬的问寒问暖,端上可口的饭菜。一见梁兄的脸色不好,就低声下气不敢大声说话,恐怕惊扰了他。待他阴转晴之后,才会靠上他温暖的肩膀,说几句知心的密语。儿女都在学堂,每天满满的功课,也不忘问候梁兄的时光,中华民族的孝道,淋漓尽致体现在他们身上。多么和蔼可亲的一家,多少温馨温暖的环境,天大地大,此时家最大。

           慢慢的,善变的人生,把梁兄带上另一种生活。歌舞厅的迷醉,美女的芬芳,迷乱了梁兄的身心,已到忘我的境界。倍感脆弱的梁兄,也把是朋友的他一起拉进五彩缤纷的世界,享受着岁月带来的快乐和激情。他曾劝告梁兄,不要太痴迷,不要太任性,家还是要维护的。其实,此刻的梁兄,早已深陷其中,为那个歌舞厅的姑娘所倾倒,恋着她的美丽,恋着她的气息,恋着她的每一寸时光。

           美女爱英雄,英雄更爱美女,这是天地不变的真理。梁兄隔三差五的歌厅生活,总在为那个女人而去,就是让梁兄迷恋的那个姑娘。二十来岁的年纪,亭亭玉立,百里挑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披肩秀发,清香怡人,鸭蛋形的脸上有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漂亮的鼻子下,是淡抹口红的小嘴,整体观之,相当完美,实为女中绝色佳丽。而且,名字也是相当时尚,叫曼丽。梁兄呢,也是堂堂一表大男人,身材魁梧,龙眉凤目,口阔脸方,胜过子龙,赛过潘安。俊男靓女的相遇,那是激情碰撞的火花,那是惺惺相惜的爱恋,那更是如饥似渴的占有。梁兄义无返顾的走进了她的世界里,双宿双飞的日子,阳光灿烂,鸟语花香。

           时光如流,岁月如歌。三个月、半年匆匆而过,梁兄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和曼丽的日子越来越多。梁兄,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初恋,二十几岁的青春岁月,到处都是花的海洋,情的爱恋。拉着曼丽的小手,梁兄满眼都是温情和娇惯,在习惯着曼丽的一切,宠着她,爱着她,享受着浪漫与美好。很少回家的梁兄,引来妻子的追问,小心的他,推脱工作忙,业务多,每天忙到十一二点,就睡在了公司等等,来向妻子解释。一来二去,谎言多了,也就不能自圆其说,露出了一些马脚。梁兄却强词夺理,说曼丽是他们刚组建的公司的文秘,不要胡言乱语,侮辱人家人格。这些强有力的措辞,挡住了妻子一时的阻击,缓和了家庭矛盾。

           至此,梁兄的私下约会,更加隐秘,不露声色。对曼丽的接触,更加小心,劝说着曼丽,不要总有事没事就打电话。并告诉她,妻子已有所察觉,不要轻举妄动,听从指挥,小心就是。为迷惑妻子,梁兄回家的次数比以前多了,对待妻子比以前好了。异常的举动,取得了善良妻子的欢颜,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好景不长,在一次家庭聚会中,突然接到了曼丽的电话,梁兄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急急挂掉电话,偷偷关掉手机,聚会照常。之后,梁兄追问曼丽,曼丽却很委屈的钻进他的怀里,哭哭啼啼的告诉梁兄,千万不要把她甩了。以防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梁兄再三嘱咐曼丽,不要耍小孩子脾气,缺钱了说话,一切都会好的。几句话,当时把曼丽说的哑口无言,接下来的日子,曼丽还是我行我素,想打梁兄电话了,那是照打不误,更不管是在哪里。如此一来,梁兄果然就东窗事又发,被妻子硬硬棒棒逮个现行。曼丽却一百二十个不在乎,反正铁了心是要嫁给梁兄的,迟发现还不如早发现好。

           妻子要梁兄给个说法,曼丽要梁兄给个交代,拉拉扯扯,就进了二零零五年。两个女人的战争,愈来愈激烈。妻子下了最后通牒,要她,梁兄必须搬离家中,不再有任何瓜葛,这就意味着梁兄的家破。孩子们都以上了中学,真要如此下去,一定会影响孩子的学业。梁兄只有忍痛割爱,找到曼丽,言说缘已尽、情已了,给曼丽二十万做个了断。曼丽绝情的回断了梁兄的计划,放出了狠话,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拖,本打算无休止的拖下去,可是,拧上劲的妻子,总在敲打着梁兄,尽快尽快,给一个完美的交代。眨眼间,到了夏季。一天的午后,曼丽邀梁兄前来,本想能够等到梁兄改变主意的消息,哪曾想梁兄竟然一意孤行,依然坚持和曼丽分手的决定。因为,梁兄不想失去孩子,不想失去好多年的家,只能和曼丽杠上了。平静的曼丽,回到屋里,端出了两杯饮料,一杯递到梁兄手中,一杯拿在自己手里,眼神鼓励着梁兄把它喝了下去。刹那间,梁兄挣扎着倒了下去,用手指着曼丽,想说些什么,却已不由他,硬硬的摔倒了地上,没了气息。曼丽看着梁兄没有了呼吸,才放心的把手中的饮料喝下,口中还念念有语,我们永远不分开,永远不分开!

           两个家庭,就这样在梁兄和曼丽的逝去后破灭了。失去的是两个人,痛苦的却是两个家庭,无依无靠的老人和孩子。怨谁呢,只怨他们爱得太深,走入了畸形,失去了理智。

           慨叹梁兄和曼丽的同时,我们不难看出,富则思淫不无道理。奉劝那些殉情的男女,爱情居然美好,生命更加珍贵,为了身边人,请珍惜生命。

    • 1
    • 0
    • 0
    • 85
    • 乔喜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