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女鬼之困 乔喜全

           一女,年方二十,娇艳欲滴,美轮美奂。被情所困,又因无妄之灾,死于非命。灵魂飘忽于人世间的阴凉之夜,匆匆数年,无转生机会,成为人世间黑夜之中的孤魂野鬼。等待着附人体魄,食人间烟火,享人情温暖。

           偏僻乡村,农家小院一女孩,名曰小薇,自小家教甚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熟读圣贤书,愿做贤良女。性格内向,朋友极少,但勤快好学,深得父母认可。十五六岁,豆蔻年华,初长成的她,出落得如花似玉,美人坯子一个。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二十岁时,小薇高中毕业,始走向社会。其母更是贤良淑德之人,总把女儿像拴在裤腰带上似的,伴其左右。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说亲的年纪,说亲的人那是络绎不绝,且各种人都有。几年下来,没有如意的,更没找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屡次见面屡次失败,每年至少十次的相亲,使得小薇更加内向,腼腆,话语更少,与人交流的机会全无。

           二十五岁那年深秋,小薇由于工作到晚十点才能回家的缘故,每天都有父母接她。有一天下夜班,又为婚姻之事,她在父母接她回家的路上,和父母发生了争执,便不顾父母的陪伴,一个人匆匆消失在深夜中。无缘无故的哭声,正出自小薇之口,在子时的夜空传的很远,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夜空飘浮的女鬼,响彻云霄的大笑,惊动着漫漫长夜,但人们谁也不曾听到。女鬼看到小薇在夜空中孤零零的身影,还在抽泣,兴奋地将魂魄植入了她的身体。等她的父母急忙赶到时,她已不再哭泣,似是乖乖的跟在父母身后,向家的方向走去。附体的女鬼,就这样开始支配她的身体,乃至她的思维、灵魂。

           辛勤工作的地方,留下她心不在焉的种种举动,什么都在恍惚中做着,不再像以前那样认真、负责。没一个月的光景,老板把小薇辞了。工作丢了,无所事事的小薇呆在家里,总在给父母发着脾气,指责着父母,埋怨着家里环境,并没事找事,每天都闹得鸡犬不宁,阴气沉沉,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于她作对。

           百无聊赖之际,小薇又自己出去找工作,找到了,也是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是不干,迟到那是家常便饭。每天都让父母生活在焦虑无助中,说她,她又不听,比谁的脾气都大,根本不容别人说一句话,这就是现下的小微。父亲想武力解决,母亲却拦到面前,说女儿是不是病了,给她看看吧。听从母亲之言,父亲顺从着母亲,把小薇带到了师婆神汉面前。在他们念咒上香后,发言了,说这姑娘体质虚弱,上辈子是托儿转世,不能结婚,一提婚事,她就心神不定。要求糊两个替身,在大庙上送走就好了。母亲惊动娘家人,让舅舅帮着去办,言下之意是救救小薇,脱离苦海。之后还是不见好转,钱花了不少,照样如此。

           三个月过去,又找其他神人看了好几次,有说不是好死的男鬼附体,有说王母娘娘的女儿转世,此类种种。每每都是按指导行事处理,花钱那是必然的,父母唯一的心愿,是让小薇早日康复,步入正常人的行列。每每都是无济于事,愁得父母求爷爷告奶奶,奔走在方圆百里的土地上,争取着每一次机会。

           一年过去了,不理解父母、也不体贴父母的小薇,如一日的干着伤害父母,伤害家庭的事。两年过去了,她的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飘忽的心,一时都得不到平静。想上哪里,拔腿就走。想吃什么,出去就买。想发脾气,谁都拦不住。真是为所欲为,天底下,唯我独尊。无奈的父母,只有听之任之,任由着小薇的性子,想怎样就怎样,只求她出行平安。

           第三年春天,小薇父母的远房亲戚,介绍了一位高人。一日下午,父母带着小薇向北方疾行。小薇能够同往,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征得她的同意,为机会的不再错过,便急急成行。两个小时的路程不算远,但急切的心情,总在烧烤着父母的慈爱之心,似时光停滞般漫长。恰巧,未到高人的家门,在半路上遇到了。这个人,七十岁左右的年纪,白发苍苍一老妪,有点驼背,骑着一辆三轮车自北向南驶来。远方亲戚急忙下车,拦住了老妪的去路,相识的他们,寒暄了几句,便停在了路边的一处宽阔地带。父母带着小薇急急下车,来到老妪面前,拿了两个凳子,面对面坐了下来,等待着老妪的正确诊断。

           老妪几度推脱无果,才把起了小薇的脉搏,心中若有所思,观察着小薇的一举一动,捕捉着难于言表的无形信号。一刻钟后,老妪发言,告知父母,有一女鬼,三年前就附身于你家闺女,虽说四处求医,总没找到根源,使得此女鬼在你家女儿身上三年。今天,已知根源所在,必定除之。但此女鬼,有点儿难缠,需用钱纸送其远之。

           老妪又道,必须在子夜之后,用纸钱数张,在你女儿头上,正反各转四圈,就可把女鬼带出去,至十字路口,面向东方,画一条河,用火烧之,可送女鬼远离。最少要四夜之后,女鬼便会脱离你女儿身躯,寻找转世之路。

           从老妪处,转回家中时,已是黄昏时分。吃过夜饭,小薇的精神,略有好转,闷声不响的看起了电视。子夜过后,小薇之母,便匆匆按照老妪之言,开始了驱鬼行动。小薇的极不配合,若得母亲大怒,强行逼迫之下,小薇顺从的躺到了床上,进入了梦乡。行动神速的母亲,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女鬼戴上了归路。第二个晚上,第三个晚上,就是彻底巩固已有成果,让女鬼走的一干二净,不留一丝牵挂。第四个晚上,是收尾的最佳时机,小薇却又有些不配合,急的她母亲转来转去,无可奈何。此时,已是凌晨三点钟,小薇的父亲出动了,从厨房拿起了菜刀,走向小薇的卧室。一番轮坎,威武至极,小薇慢慢静了下来。小薇母亲急步上前,收尾,必须收尾,硬硬的将最后的工作,做了个完美收官。

           女鬼在静静的夜里,黎明来临之前,带着一丝的留恋,带着莫大的遗憾,带着她的魂魄,高高的升起,向她的轮回之路疾奔。

           一年后秋收季节,小薇披上了红盖头,成了父母盼望已久的新娘。如意郎君的精心呵护,父母的尽心照顾,小薇怀上了自己的宝宝,开始向往着做妈妈的美好时光。

    • 1
    • 0
    • 0
    • 232
    • 乔喜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