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西湖六月

             最近一直在看老剧《萧十一郎》,童年时在剧中还看不太懂的一些情节,如今看懂后不禁赞叹经典就是经典。尤其是吴奇隆唱的片头曲《转弯》让我余音绕梁三日都不尽兴,同时也不禁使我回想起18年前的葵未年,那是被《萧十一郎》霸屏的一年,那年农历六月初六,是我在杭州旅游时偶遇班草的那段欢乐时光,更使我难忘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何为喜欢的单纯岁月。

             六月六,正是荷花开得最美的时候,我和家人一起泛舟湖上。我一边采摘荷花,一边碎碎念道:“荷仙子,鱼宝贝,青青水草两头隔,船儿船儿水中过。”我隐约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和我异口同声的碎碎念的,我便故意压低了声音,试图寻找那个声音的源头。找了许久,我才惊呆于那个熟悉的声音竟然来自——对方是我的同学,他也是班草。在他望向我的那一刻,他也愣住了。我们俩打了一个照面后停顿了片刻,才纷纷主动离开座位去找对方说话。

             我们谈话的内容是通过《萧十一郎》这部热播剧打开的,当时的我真没想到,他一个堂堂的班草学霸居然也是“十一郎控”。我那时也才只是一个开学要上小学二年级的7岁女童,却对热播剧《萧十一郎》中沈璧君与萧十一郎的虐恋的剧情久久不能释怀。直到船靠岸了,我和他都还没有聊完,甚至都埋怨游船旅途太快了。

             上了岸,我们便牵手走断桥,一边游览桥下满池的荷叶,一边讨论它们与剧中连家堡的湖畔的景象有何相似之处。我还时不时地笑着瞅着他的非主流的萧十一郎的发型,他也偶尔戏谑地看着我的手上戴着的沈璧君的手链。然而令我最难忘的,是我想让他不停地唱《转弯》这首歌,而他就真的一直在对我唱——

            “天苍苍路漫漫人在人海里流着浪,风在飞心在盼爱在爱情里靠个岸。夜夜夜里高唱,唱尽人情冷暖世情如霜,聚与散悲与欢如此纠缠。天在晃路在转心在心动时受了伤,风越穿心越乱梦在梦醒时转了弯。深深深情几许,如果一刀能够化作两断,就让一切在这地方松绑。峰已回路已转此情何苦枉断肠,爱是没有人能够解开的两难。了了断圆了谎莫道当时已惘然,当作生命里最美的转弯······就让你和我转个弯······”

             我隐约感受到,在断桥上的众多游客中,就属我们俩回头率最高,我心里偷偷欢喜着他们对牵着手的我和班草投来艳羡的目光,而且这是完全在我意料之中的:我一袭亮闪闪的黄色连衣长裙,与他的一身休闲黄色短袖T恤衫和短裤正好是一对。看着游客们那一双双艳羡的目光,我完全沉醉其中了,于是便开始想入非非了:手里捧着的刚在湖里采摘的荷花就是我的新娘捧花,他口中唱的《转弯》这首歌就是我们的婚礼进行曲,桥下满池的荷花就是婚宴上的宾客······可惜呀,那时的我却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更不知何为浪漫。内心只盼望着班草能走得慢一点,桥可以自动变长,这样班草就会一直牵着我的手,让我幻想着他心目中的理想新娘就是我。

             那是我第一次游览西湖,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朦胧的情愫。农历六月,是雨蒙蒙的诗意感觉,也是情深深的浪漫之月。作为一个7岁女童的我,无疑是幸运的,因为我在那时就享受到了成年人都难以享受到的浪漫的纯真。然而这份幸运,发生的地点若不是在杭州西湖,就不会被幸运女神降临在身上;发生的时间若不是在农历六月,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尝到这段只属于孩童时期的纯真的情愫。

             追忆西湖六月情,荷花飘香断桥行。转弯声中情愫起,只叹童时不知意。好想再和班草牵手走断桥,我还想再听班草对我唱《转弯》。如今18年过去了,当年傻乎乎的7岁女童已长成文艺范儿的女青年,时间带走了我孩童时的年龄、容颜,却带不走我对那年那月那日那人那景的思念。杭州西湖,那是我心灵的天堂;班草,是我心里偷偷想着的人;六月六,是我充满幻想、拥有灵感的日子。

      西湖六月

    • 2
    • 2
    • 0
    • 91
    • 乾用九青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乾用九初级
      这个电视剧,看的断断续续的,有时间,重温一下
    • 0
      青辰中级
      回忆美好,永留心间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