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行人莫问当年事

      世间所有的分别都是为了久别重逢,我想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我故意拖了很久才回到这里。我坐在改造过的房间里,正要回忆过去的事,外面却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我于是透过窗朝外望去。

      下雨了。晶莹的珠子从天而降,在老旧的水泥地上绽开了花。它不一定明白旅人的乐,但一定懂得离人的苦,原本高高在上,却偶然脱离了厚重的云层,跌落到凡尘俗世。但也不一定,也许它本就是俗物,不过有幸上天走了一遭。满园的树没想这么多,它们欣喜地接受着天赐的琼浆玉露,伴随着雨的节拍,叶也跳起了舞。孩子们也没想这么多,他们眼睛望向窗外,面露愁容地想,一会有体育课吧,这雨得在那之前停下才行。

      放晴了。热烈的阳光似要灼烧万物。尽管此处绿树成荫,也似乎没人喜欢它。树上的蝉不嫌弃,它躲在厚厚的绿叶底下,发出慵懒的叫声。池里的鱼也无所谓,它呆在水中,躲在巨大的礁石下面,感受不到光芒,还有温度。只是苦了楼里的孩子们,呆在蒸笼一样的房间里,用笔墨和汗水谱写着青春。

      起风了。风来的有点早。吹走了炎热它还没尽兴,随即又带来了严寒。看着满园的萧条,它心满意足。在它的胁迫下,孩子们换上了厚重的衣服,臃肿的不成人形。流感接踵而至,却被满楼的醋味拦住了脚步,同行的还有味道很一般却温暖的卤蛋。在那个蹦哒十分钟也不见得能暖和的寒冬,却在一个散发着浓烈酸味和淡淡卤味的锅炉陪伴下过去了。

      风停了。这年还没到刮风的时候。孩子们都即将启程,这里是他们的起点,也将成为他们的眷恋。少年也即将离开,他选择了远行。他明白小城的云,也明白小城的雨。他明白即使他离开了,阳光依然会为橘子染上金黄,寒风依然会为树褪去旧装。但身后的那栋楼,随着他们的离开,将会永远失去生机。少年不敢回看,哪怕背后光芒万丈。

      风又起了。在我正想弯下腰去捡起那片树叶的时候。我想让它成为我日记本中的一页书签,风却告诉我说什么也别留下。它突然猛烈地吹了起来,让我猝不及防。满园的树叶也都响了起来,发出“飒飒”的声音,仿佛在催促我快走。

      别回头,别停下。

      我没有留下,最后谁也没有留下。


    • 0
    • 0
    • 0
    • 5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