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下雨时的那些事

      2021.7.11

      郑州今早下雨了,天色还白着,但雨下得很乱。我以为是小雨,拎着昨日的垃圾就出门了。到了外面看那景象,苦笑着又上楼拿出了自己的雨伞,很小的雨伞,它的杆子小于雨伞面积的半径。除了护着我的头不被淋湿,没其他作用。雨水不是“冲”着地面下的,随心所欲吧,有的往西,有的往东。那些相互不看路撞到一起的,合着下坠,滴到雨伞上,与雨伞发出沉重的声响。让我以为只有这滴雨和雨伞才能发出声响一样。小区的路面平日不见异样,雨天就出现了随处可见的水坑,证明铺砖的工人不细心,或是每块砖下的水泥量不一样。来到小区的亭子里,里面能坐的位置也被雨水沾湿。雨!你下得什么玩意?笔直地下不好吗?雨雨平等诶,算了,人人也不是平等的……

      小区附近有家书店,自己怕生,也没怎么去过,今天却想闯一闯。里面基本都是小孩带着他们的家长来的,室温低于室外,还是一样的闷。我望着书架,近几月也没怎么看书,看点什么好呢?读名家著作?可能是因为学校老师整日要求看什么名家著作,我对那些名字厌恶了,当然,我也没觉得那些让看的书好到了哪里。我的目光找到了一排有着莫言书籍的书架,而且是已拆封的书,向外借的那种。学校为什么不让看中国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写的书呢?我抽出一本《秋水》,里面是作者几篇短篇小说。我会从头看吗?我不爱读书,所以只看了秋水那篇。我虽然不是什么文学教授,但我认为莫言的文章充满着浪漫色彩(即使最后那个结尾让我感到怀疑)。我又从头看了第一篇……哦!怪不得,莫言先生对女性胸部的描写颇为生动。但不淫只是引人发笑。

      从书店出来雨已经停了,空气更闷热了。妈的,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往回走,竟然看见行人们“各色各异”。工人们光着上半身,让自己更凉快;打电话的人露出白亮亮的肚皮,边拍边打电话。肚皮的颜色像极了《秋水》中莫言奶奶“二小姐”雪白的身体;我身旁依然还有打伞的人,他们也许不喜欢雨吧。妈的,闷热还没风,怎么会没风呢?天上的云比我走得还急。

      我双手离开键盘,抬头,透过窗户,雨又下起来了。这次下得笔直,不咋大。楼下的树被风吹着晃动。妈的,雨又趁我不注意。

    • 1
    • 0
    • 0
    • 407
    • 青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