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母鸡就是会下蛋

      很久很久以前和从前有座山,都不适合作为故事的开头,这样的故事开头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会脑补出某个画面或者故事情节来。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某个不远也不近的年代,故事的主人公居住在不算偏僻但也算不上喧闹的村子里,他养了一群鸡、一只狗和一头牛。他的性格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就是那种很普通很普通的农民。

      其实,也可以不要主人公,因为有没有主人公,故事都会发生,但为了让故事具备一些应有的元素,不那么诡异或者说不那么不着调,还是设定了一个主人公,为了方便叙述,这个主人公就叫建国,因为这个名字在农村很多见,仅此而已。

      建国养了一群鸡,有公鸡,也有母鸡,至于为什么有公鸡也有母鸡,建国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家的这群鸡,是一个母鸡孵出来的一群小鸡子儿慢慢养大的,公的还是母的,建国也不太关心,反正,公鸡会打鸣,母鸡会下蛋,都挺好。这个想法不一定是建国的,也可能是笔者自己这样想的,建国压根就没有过想法,鸡生蛋,蛋生鸡本就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平常到足以让建国忽略他养的有公鸡还有母鸡。

      一只母鸡又下蛋了,“咯咯哒、咯咯哒……”的叫个不停,是不是“个个大”建国也没有考究过,反正建国媳妇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鸡窝里收鸡蛋,哪只鸡下的蛋大,哪只鸡下的蛋小,不仅建国不关心,连建国媳妇也不关心,再说了,即使能够分清哪只鸡下的鸡蛋大,哪只鸡下的鸡蛋小,也没什么用处,毕竟,没有不想下大鸡蛋的鸡,下个小鸡蛋也不能说明这只鸡偷奸耍滑呀。

      “咯咯哒……”叫唤的母鸡没有引起建国和建国媳妇的注意,但午休的黄牛却被吵醒了。正是农忙季节,黄牛早早就被建国拉地里犁地去了,一直到建国跟在黄牛后面跑不动了,才将黄牛卸了套赶回了家,背上挨的鞭子早已经让黄牛麻木了。每年干活最累的时候就是黄牛挨鞭子最多的时候,黄牛也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干活的时候反倒是鞭子挨的多的时候。反正它很小的时候已经知道牛的命运就是这样的。它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是一头牛,为什么不能是一只会“咯咯哒”叫的母鸡。它也没有觉得母鸡不好,有时它甚至也想叫两声“犁地累”,但发出来的声音却成了“呣……”,好像是想它娘了,又好像是埋怨它娘小时候没教它如何向主人表示一下自己的辛苦。

      “咯咯哒”叫的母鸡一直在叫,但除了黄牛,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建国媳妇倒是嘴里嘟囔到:一天“咯咯哒”叫的鸡不少,下的鸡蛋没见几个,现在的鸡都成精了,像人一样会谎报军情了!建国没有笑,隐约觉得媳妇像是映射自己今天收工的有点早。

      “汪汪汪……”狗突然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叫的响。建国走到大门外看了看,没有人来家也没有人经过。狗在继续叫,这种情形以前倒是也有过,但只是偶尔,大多数的时候是有人来家里或者有人从大门前的路上经过。

      现在这狗都咋回事,也想学公鸡打鸣了,有事没事就“汪汪”几声,建国虽然是个农民,但也是有一定幽默细胞的,自娱自乐在心里想着:以前倒是还会经常看到鸡飞狗跳墙的,现在狗也不怎么撵着鸡玩了,只是听见鸡叫就跟着叫起来,莫非现在这么流行虚夸风呀,只要声音足够大,功劳肯定跑不了。想到这里,建国清了清嗓门说,“媳妇,我收了一只三黄蛋,连狗都闻着鸡屎味了!”“你说啥?”建国媳妇高着嗓门吼了一声。“没事没事,我说咱家这狗,没人来家,也不知道瞎叫唤啥哩……”

    • 2
    • 0
    • 0
    • 80
    • 快乐老猫爱写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