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你都如何回忆我》第一章 我们相遇又别离

      2.一份煎饼果子

      大学宿舍五个人,睡在我对面的就是老朱,也是我们敬爱的舍长。每次提到这个舍长,老朱都有些咬牙切齿,因为在我们听说了舍长的诸多任务和计划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商量着丢下这个伟大的官位。于是,正提着裤子的老朱被我们抓到了讲台,一脸懵的开始自己的高谈阔论。

      2016年末,东营的冬天没有雪,我没有去上课,看着天气预报上的小雪,坐在宿舍骂娘。老朱摆出小桌椅,从怀里掏出不知道从哪里整来的电磁炉,说:“喝点”?

      冰镇的崂山啤酒,冬天喝下去有点扎胃,火锅冒着热气腾腾的烟雾,打湿了我的眼镜。

      我大醉,想起来手里还捧着火锅汤。趴在窗台上,灼热的暖气片,热气从腹部穿到胸口。老朱收拾着残局,我低头看着校园里散步的情侣。

      其他几个人早早收拾了行李回家,宿舍只剩下我和老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老朱建了个房间拉我进去打走地主。刚开始我是不愿意的,我说:“我与赌毒不共戴天”。

      老朱说:“黄呢?”

      我装傻充愣,说:“什么黄?”

      老朱说:“去你大爷的,赶紧进房间”。

      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的牌技可以如此之烂,老朱打牌,简直毫无章法可言,几乎就是乱打一通,遇到和我是队友还好点,一旦遇见别人,那么就是两个人的互相问候。还好,老朱有两个优点,一个是打字快,另一个就是嗓门大。

      游戏里,老朱打字的速度让我瞠目结舌,对面才刚刚一句话出来,老朱这边就已经无差别的“干你娘”发了五六遍。我不知道老朱是从哪里学的骂人,几乎不不带重样的,或许是山东人的本能吧。打游戏那哥们眼看骂不过,嚷嚷着让老朱加他微信,说是要开麦,实在不行线下单挑。老朱有些上头,直接就把微信发了过去,然后一脸怒容的告诉我说:“老杨,你等着,你看看老子开麦怎么教他做人的。”

      微信好友验证,老朱打开对话框还没说话,就看见一条语音蹦了出来。清脆的女声,流利的普通话,“你报地址,有本事。”

      老朱不说话,“你们山东人好像都喜欢倒装句”我说。

      老朱答非所问,“是个女生诶”。

      老朱一脸痴汉的笑容,我说:“你不是要教她做人?“

      老朱说:“可她是女生诶。”

      我说:“哪又怎样?”

      女生又发来一条消息,时长几十秒,老朱打开听,语音中含妈量极高,女生说的都有一些喘不过气,我能感受到她的气愤。

      老朱说:“我的爱情要来了,老杨”。

      我说:“你黄片看傻了,你现在特别像痴汉。”

      老朱嘿嘿的笑,然后以一个很温柔的语气把自己老家的地址发了过去。

      我说:“姓朱的,我鄙视你。”

      老朱说:“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回家过年,老朱说让我等他的好消息,下次来带我见见舍长夫人。我说:“你还是看黄片靠谱一点。”

      老朱在火车站给我竖中指,说:“明年见。”

      我说:“明年见”。

      过完年,好像就越过了春天,直接来到炎炎夏日。

      四月份,东营已经热的不成样子,宿舍里没有空调,只有头顶一个小风扇在不间断的工作着。浩浩躺在床上,突然坐起身嚷嚷着要去图书馆。

      我说:”咋的?开窍了?知道学习了?“

      浩浩说:“倒也不是,因为图书馆有空调。”

      我突然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立马穿衣服。

      我对着老朱使眼色,老朱抹着身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说:“爸爸就不去了,不能动弹,太累了。”

      图书馆晚上不开放,天气炎热,根本就睡不着,我们住在三楼,老朱就穿着裤衩子坐在宿舍窗户上。结果被宿管大爷看到,立马报告学校。于是老朱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所有人都知道,大一有个哥们因为太热想要跳楼自杀。

      这件事情造成了一些舆论影响,刚开始老朱还想着解释,后来索性不管了,有人问老朱:“哥们,你就是那个因为天气热要自杀那哥们?”

      老朱投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凶神恶煞的说道:“对,就是我,看什么,再看,老子拉着你一起跳。”

      问话的人悻悻然离开,嘴里还在不断嘀咕。

      天气预报说有雨,于是一整天都有些闷热,宿舍里更像是桑拿房。老朱拿着手机骂骂咧咧“他娘的,天气预报整天唬人”。

      老朱说自己要去楼顶,结果宿舍楼顶是锁起来的,老朱扔了手里的脸盆,朝着楼顶的们猛砸。住在顶楼的学长提着拖把怒气冲冲的出来,老朱一下子怂了,,然后被遣返回三楼。

      雨没下下来,反倒是宿舍热的受不了。半夜,老朱穿着裤衩跑到水房,躺在水池子里。宿舍水池有宽又长,老朱略显肥硕的身体刚刚好塞进去,老朱的肚子半截子漏在外面,活像一个皮球。

      第二天,老朱被凉水泡的发白,身上还有许多洗发水的味道。老朱照着镜子,惊喜的说:“我变白了诶”。

      我问老朱和那个斗地主的那人咋样了。老朱说:“不得行,里的太远喽。“

      我说:“有多远”。

      老朱摆摆手,说:“没得谈没得谈。”

      看着宿舍头顶的风扇,老朱一脸认真地问我:“老杨,你觉得咱俩去街头卖艺,赚点钱买个小空调咋样?我在网上看,这移动空调也不贵。”

      我指着老朱说:“咱俩?咱俩有啥才艺?”

      老朱沉思,过了一会,老朱说:“我去唱歌,你给我当拉拉队吧。”

      不顾我的想法,老朱下午就弄来了一个吉他。

      我说:“你还会这个?”

      老朱说:“我不像会的人吗?”

      我说:“不像。”我一直都认为,吉他这种东西,天生就带着艺术气息,看着老朱猥琐的面容,我实在无法想象他会弹吉他。

      老朱拨了一下琴弦,说:“你看不起老子”。

      我给老朱使了个眼色,老主开始弹唱。生日快乐的旋律,老主唱的也没有完全跑调,直到老朱开始弹第二首。

      周杰伦的告白气球,老朱弹得一塌糊涂,隐约中我还能分辨出一些生日快乐的旋律。那旋律让我振聋发聩,老朱问我:“弹得如何。”

      我说:“你是在侮辱周杰伦。”

      老朱说:“我这叫创新。”老朱拿出乐谱,坐在一旁鼓捣。

      我问老朱:“你不会真的要靠这个赚钱吧”。

      老朱煞有其事的点头,然后问我:“是不是兄弟?”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老朱的第二句话就是“你跟我一起去,咱俩五五分成。”

      学校后面的荟萃湖,老朱一本正经的抱着吉他坐在湖边长椅上,我站在旁边,身边的牌子上写着,“真人倾情演唱,欢迎点播。”

      来的第一位顾客是个姑娘,点了一首张杰的“逆战”,老朱有些为难,说:“姑娘,张杰的歌太难唱了,这个我不太会,要不你重新点一首?”

      姑娘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转身就走。老朱拨弄琴弦,大喊:“别走啊,姑娘。”活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

      一天唯一的生意就这样跑掉了,我说:“要不算了吧。”老朱死不认输,非要开始弹唱,说是要用歌声招来伯乐。结果,伯乐没来,我们两个被告扰民,后面有人追着老朱骂娘:“草,唱的什么玩意?侮辱我偶像。”

      老朱抱着吉他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喊:“老子是创新,创新懂吗?你们他娘的不懂艺术。”

      被告扰民的事情,弄到了学生会,导员给让老朱写检讨,五千字,并且保证再也不扰民了。老朱一脸的不服气,还是一直说着自己是创新。

      导员说:“你再给我废话,就一万字”。

      老朱瞬间哑口无言。

      出了办公室,老朱问我:“我真的唱的很难听吗?”

      我说:“要不你把这个疑问的语气去掉?”

      老朱不在说话,一脸落寞的想着自己五千字检讨。

      夏天过去的不算很快,总之已经没有那中惹到睡不着的程度,于是老朱放弃了赚钱的想法。

      校园凉亭里,小路上,情侣来来往往,接吻的,牵手的。从外面回来,看着路上接吻的情侣,老朱舔着嘴唇,然后转头看着我,我说:“你真像一个变态。”

      老朱说:“我想恋爱了”.

      我说:“哦”。

      不知道老朱从哪得来的消息,说十三号宿舍楼是男女混住,于是老朱跑去找辅导员调宿舍,说是为了关爱女同学,平时帮忙给女同学接接水,搬搬行李啥的。

      不出意外,老朱被辅导员骂的狗血临头,只能不情不愿的打消这个念头。

      年轻时的恋爱,总要让人奋不顾身。

      老朱问我,“谈恋爱要注意什么?”

      我说:“要想抓住女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女人的胃。”

      老朱略有所思,随意第二天就去了学校里面的煎饼果子店当学徒。

      煎饼店是一对夫妻开的,人家不收,老朱七尺男儿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嚷嚷着自己不要工资,这才当了学徒。

      借着老朱的面子,我们几个再也没有饿着,没有钱就去找老朱吃煎饼,不过老朱的学习能力实在是差,做的有些难吃,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填饱肚子。

      快放暑假的时候,煎饼店的老板已经提前走了。把店交给了老朱,老朱考完试,就每天坐在店里等顾客,手艺有所长进,我去店里帮忙。老朱正在撩饬一个姑娘,肥大的脑袋晃来晃去,格外开心。

      老板临走剩下冰箱里的土豆,全部被老朱霍霍的一干二净。老朱关了店门,开始休养生息。

      快放假的时候,买完车票,我们已经没有钱了,于是老朱想了一个办法。

      老朱买了几个馒头,拿着手机开始给我录像。我啃着馒头,老朱声泪俱下,“救救孩子吧,看都而成什么样子了。”于是一场捐款在我们班级开始启动,奈何能力有限,全班就凑了不到二十块。于是我们饿了三天。

      躺在床上,老朱饿的发昏。浩浩提着一大桶自来水进来,说:“喝点吧,能顶一顶。”

      老朱捧起桶子开始狂灌,喝了几口,老主开始呕吐,突然就哭了。

      老朱擦擦眼泪说:“我想吃煎饼果子。”

      我舔了舔嘴唇说:“别说了,留点力气。”

      老朱挣扎着穿鞋,虚弱不堪。

      我们四个登时坐起身,问他要干嘛。

      老朱步伐坚定,说:“我要吃煎饼果子。”

      我说:“你有钱吗?”

      老朱说:“没有”。

      我说:“那你去哪吃”?

      老朱眼神坚定,说:“我不管,我要吃,我很饿。“

      我登时躺下,有气无力,我说:“那你找到吃的,给我带一点。”

      老朱说:“去你大爷的,王八蛋,谁跟老子一起去?”

      我们没有人回答,浩浩喝了一大口水说:“睡吧,睡吧,睡着就不饿了”。

      老朱放弃出门的想法,转身回床,有气无力的说:“操,老子不去了,一群王八蛋。”

      清早,老朱不见了,我饿的有些想吐,正头晕眼花之际,看见一张蓝蓝的票子在我眼前晃悠。我睁眼一看,是老朱。

      我抓着老朱手里的钱,“你哪里来的?你骗老子,”

      老朱环视一圈宿舍,然后指了指自己书柜,说:“我们真傻,这两天有收破烂的,我爸不用的书给卖了。”

      我说:“就十块钱?”

      老朱说:“要不然呢?有用的书不能卖啊。”

      叫醒浩浩他们,我们揣着十块钱浩浩荡荡的出发。

      到了饭店,我们五个人,看着老板店门牌上写着的米饭免费,热泪盈眶。浩浩抹着泪说:“绝对是良心商家,明年我就在这里消费了”。

      看着菜单,老朱点了一份土豆丝,刚好十块钱,然后五个人飞一般的去打米饭。

      老板看着我们,有点疑惑,说:“土豆丝,还要啥菜?”

      我们几个不说话,油泼辣子和醋就着米饭,填的满满当当。老朱挠了挠头,略显尴尬的说道:“没有了,就要一份土豆丝。”

      这一顿饭,我们吃的热泪盈眶,只有老朱,还是坐在一边念念不忘的喊着,“如果有煎饼果子就好了。”

      老朱突然开始每天晚上去操场上狂奔,最后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发呆。我问老朱:“你是受啥刺激了?”

      老朱说:“没有”。

      我有些不信,反复追问。老朱才不情不愿的告诉我实情。

      老朱说他喜欢一个姑娘,他去表白了。

      我问结果如何,老朱摊开双手说:“我这个样子,你觉得结果如何?”

      老朱说:“那姑娘说我胖的像猪。”

      我义愤填膺,说:“她配不上你。”

      老朱说:“我知道”。

      我说:”那你现在是在干嘛?“

      躺在操场上,老朱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我不像再被人说胖的像猪。”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笑着给老朱加油。

      减肥并未成功,老朱也就放弃了。老朱说:“赚钱才是王道,什么爱不爱的,都是扯淡。”

      对此番言论,我深表同意。

      老朱开始找各种各样的兼职,每天骑着共享单车在路上撒楼盘的传单,满头大汗。就这样,我们走到了寒冬腊月,穿过青春,东营的海风就这样把我们吹散。

      大学毕业的时候,终于有了些钱,老朱说要聚餐,宿舍几个欣然同意。坐在当初吃白米饭的地方,我们喝的烂醉。

      老朱哭着说要常联系,浩浩突然就红了眼眶,我重重的点头。

      老朱说自己以后有钱了,就开个煎饼果子店面,天天卖煎饼果子。

      我喝的大醉,说:“以后我去给你的店打工”。

      老朱点头,却又突兀的大哭,说:“你们真的离老子好远啊“。

      我说:“嗯”。

      老朱举起杯子,脸上湿润的一片,不知道是口水还是酒。

      老朱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说:“去他娘的”。

      离开的时候,老朱装着不醒,浩浩拉着行李叮铃桄榔,然后对着我说:“走了”

      我点点头。

      睡到下午,老朱还是躺着,我买的煎饼果子放在老朱书柜上,黄昏的光从窗口射进来,熠熠生辉。

    • 2
    • 1
    • 0
    • 11
    • 小雨站在废墟中央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小雨初级
      写的不错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