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浅存

          冬雪凉透了春风,夏雨抚暖了夏雨,夏雨萧瑟了秋意,秋意埋盖了冬雪。

          冷寂的冬季在时光穿梭中淡去,却存留些许凉意在这春的三月,慢慢发酵、徐徐弥漫。这该是油菜花开—黄金遍地,老树抽芽—绿意盎然的春意诗,尽管小鸟蹦枝、小鱼潜游,仍却抵挡不住淡淡的凉意,微风吹拂,吹开了四季的花,不知是否吹开了冻住的心。

          我喜欢荷花,同样也爱荷叶,多数认为夏日的荷花好,来的鲜艳、来的尽兴,这都是在它盛开的时候。但在浅存着许些凉意的春风中去窥视那荷花、荷叶,不免得到更多。一汪泥潭中,水并没有很多,只是残泥罢了,就是这二、三月份的时间,未到芙蓉出水之时,却仍有几株不甘的、像是把芳颜急不可耐展示出来,露出了迷人的花苞。这个时候,潭中残存的仅有冬季未消融的败荷以及忘记采摘的莲蓬-干枯在此,都稀稀疏疏地七倒八歪着,显透了随意。就是这微红的花苞、淡绿的荷叶,沾染上了几滴晨间的霜露,此间已漫上了我的心头,它不像是夏雨摧打出来的浓烈,也不像是冬季冰冻起来的孤凄,只是不尽的唯美,滴上了普天的色彩。四季中,它算不上炫丽;繁花中,它算不上耀眼,这样朴素,如此平淡,全部蚀刻在我的心图。

          说直白些,我迷恋的是四季中那些被遗忘的,他们与世无争,同时不惧,可能这就是禅宗所参悟的,这些都留存的不温不火,过了太浓烈,浅了太冷寂,闲来雅致时取来品一品,不觉韵味悠远。

          现今也不坏,顶多也是个混味的果汁—有酸、有甜、有涩,夏日的光辉泼满了天空,春日的暖风抚尽了大地,冬日的余凉降了降火,秋日的丰收也在酝酿……

    • 2
    • 0
    • 0
    • 11
    • 十一影七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