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

      记得第六次进京前夕即将召开十七大,省市各部门搞大接访活动,我跑遍政府、司法、政法各部门最终都转到长丰县公安局,结果来办案的是两次代表公安局出庭应诉的范某某,他冷笑说:“你告到联合国还是转给我们来处理……”

       

       

      第六次进京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你的案子我们已经报给上面,具体结果连我们都预测不了……”

       

       

      我把合肥市检察院刑事立案两年多没有移送审查起诉的事情详细讲了,还把安徽日报的报道给他看了……

       

       

      此时安徽省人大彻底坐不住了,因为只要我不去上访他们就能把案件捂掉,终审判决快两年了,只要我不追究就信访终结。

       

      他们派人20小时跟踪我,村主任一会一趟向上汇报。还在周围安排内线随时了解我的动向。在政府工作报告上说:“对杜广纯进京上访老户有领导包案、严看死守……”同时通知网吧禁止我去上网。我坐车三四十里去其他镇上去上网……有一次回来下大雨,没有车,就一路踏着泥浆走回家,到家就大病一场……。

       

       

       

      突然一天某电视台打电话给我:“你知道要召开十七大吗?你不要再相信省里会给你希望,我们领导让我问问你……”

       

      我知道由于媒体报道影响特别大,有些人决定要处分他们,他们为了伸张正义可能会付出巨大代价。

       

       

      记得那天凌晨,我带着材料和包绕到别的集镇坐车准备去北京,这次非常关键。在火车站的时候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信息和电话。一看号码和我家人号码几乎一样,细心一看就知道是啥情况。

       

       

      我把手机关了,到北京才打开。这次全国人大工作人员直接给你说:“给我们一份材料,他们不会给你办了,我们这边来给你办……”

       

       

      在回去的火车上我突然接到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我们正在找你谈事情,顺便把你接回去,还省路费……”

       

       

      原来是镇里工作人员,他们了解到我偷偷去北京,连夜坐飞机去北京接我。我告诉他们说:“不用接了,我快到家了……”

       

       

      虽然全国人大通过上级决定把案件交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处理,但是省里丝毫没有当一回事,他们都一个口径语调给我讲:“什么中联办交的?不就是一个信访件吗?我们这边多的是……”

       

      不久案件转到省联席会议办、转到省政法委、转到市政法委,市政法委与县政法委与乡村干部五人到我家了解情况。

       

      村长与另一个村干部偷偷议论说:没想到杜广纯案件真启动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市政法委工作人员说:“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份申诉状,我们交高级法院给你办,你最终还是要在省高院审判的,我们给你办时间要短……”

       

       

      我们果断拒绝,他面露难色悄悄地走了……

       

      一年一晃而过,2008年11月11日这是个特殊时期,省人大受理日期是2006年11月11日,全国人大受理交办是2007年11月11日。

       

      这天最高法院长到安徽调研,我准备去省政法委问问案件办理进度,坐汽车上听到这个新闻。

       

      我进办公室,对面是个女工作人员,他非常客气,还问我要不要喝水。我说案件转到法院没?她吃惊说:“你怎么知道的?今天刚刚转过去,你把电话号码给我……”

       

       

      人间事瞬息万变,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此时被告们已经孤注一掷。

       

      案件终于被转到省高院了,这里不得不说一个小插曲:

       

      安徽省高级法院维持原判的陈子菁医患纠纷案当时是轰动全国的热点申诉大案。从1998年到2007年间99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纠错建议,最高检提起抗诉,最高法迫于无奈发回重审……中央媒体连发几十篇报道监督,但是最终2007年被安徽省高级法院常务副院长李献敏强行调解私了结案……此案大涨安徽省高院的威风,详细情况中央媒体的相关新闻报道还在,搜索一下就能找到……

       

       

       

      我听说我的案件又交给那个李常务副院长,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被告们也活动起来了,许家为了筹钱逼女早嫁,听说是折干5万,我伯父排行老六,去找在医院工作的老七借钱。伯父说:“杜广纯把我告到全国人大了,你不能不管这事……你借我三万块钱,我有急用……”

       

      他说话一般没人敢驳他面子的。

       

       

      我到省高级法院去问案件情况,他们说是有一个信访件,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份申诉材料,之前我打其他各部门电话全部都是一样的要申诉材料,我想这肯定是阴谋……目的就是想摆脱全国人大的监督,甚至连全国人大里面也有一个工作人员向我索要一份申诉材料,说我给你转省高级人民法院去,我当时就和全国人大受理我案件的那个清官反映了,他告诉我说:“我们已经给你交办过了,回去吧,耽误不了你了……”

       

       

       

       

       

      很多事情现在说起来非常简单,一句话就带过去了,但是不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种等待曙光、度日如年的滋味,无数个夜晚做梦都在想案件程序,买了大量法律书籍,尤其通过上网不仅能发帖子还能学习法律……

       

       

      由于网吧需要身份证,加上派出所打招呼,我去网吧上网的可能越来越小了。

       

      我姐姐就把她家买的电脑送给我,无疑这是一个重磅武器,然而巧合的是许庆峰的舅舅家就是负责本地邮电局、电信、移动行业的一把手。大家都叫他“三局长”。为了阻止我上网他用尽了所有办法,把我家人多个人电话、手机列为黑名单,当年许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通过邮寄到杜集镇,姓名、地址都是杜广纯,但是我却没有收到,我的邮件也屡次失踪。

       

      更可气的事情是我哥哥的身份证办理后派出所就是不给,一拖就是7年,安徽日报新安晚报进行了报道,更多可怕的报复行为慢慢开始……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

    • 0
    • 0
    • 0
    • 8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