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愿 三生三世 十里荷花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是啊,还有几分,前生的恨?

             属于夜华和白浅的十里桃花的故事总是耐人寻味的。第一世,他是一朵莲,她是昆仑虚墨渊上神坐下的十七弟子司音;第二世,他是天族太子夜华,她是凡人素素。就是这一世的爱恨情仇,让他们都历经了情劫,才会让第三世终于门当户对的他们,有幸以天族太子夜华与青丘女君白浅上神的身份给四海八荒的神仙们狠狠地撒了一波狗粮——花谢花开,劫缘轮回。只要你在,再续前缘。

              累世情缘,谁捡起,谁抛下?谁忘前尘,谁总牵挂?忆当时年华,谁点相思,谁种桃花?

              一边回忆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唯美爱情,一边忍俊不禁地幻想着属于自己的十里荷花的情缘。我爱荷花,它坚贞、纯洁、无邪、清正,低调中显现出了高雅,是花中品德高尚的花。

             我一袭粉红色的装扮来到西湖荷塘边,波浪卷的长发随风遮住了我的容颜,粉色连衣长裙随着夏风轻轻飞舞;粉色的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悦耳的轻快声;粉色的香奈儿链条包随着我的步伐,有序的叮当作响······可惜呀,时年21岁的我再也没有资格这样“避世”了:我是一位失业的大专毕业生,但不想放下身段去做坑蒙拐骗的工作,因为我想如荷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坚决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我深情地赏荷吟诗,然后对着满池的荷花许愿;“荷神,属于我的夜华君,快到我身边来吧。”我慢慢地睁开了眼,迅速地左顾右盼,便又失望地重新感受着满池荷花飘香的沁人香气。不知为何,脑海中遂突然荡起素素跳诛仙台的悲惨画面,这大概就是我此时的心声吧:我渴望美好安宁的世界,可偏偏不幸掉入了乌烟瘴气的环境中,与一群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人生活在一起。对于早已是三生三世控的我来说,已分不清人生和戏了,遂学着素素道:“夜华,你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我们从此,就两不相欠了!”又缓缓地闭上双眼,在心中默默地问自己: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正当我的眼泪快要夺眶而出时,一句略带嘲讽的话让我忽然睁开了双眼:“美女,为了我而自杀,值得吗?”

             我好笑地抬头看着那个嘲讽我的人,问道:“你是谁呀?”

             他微笑着答道:“我就是你口中叫的叶华,只可惜是叶子的叶,不是夜晚的夜。”

             我随即笑了,也模仿他的口吻道:“我也叫白遣,只不过是派遣的遣,”

           “噢,那太巧了。”他和我一样,不予置信地看着对方。

           “那,你相信三生三世的情缘吗?”我便调皮地逗他道。

           “相信啊,只是我不喜欢桃花。”他望着一望无际的荷塘,深情款款道:“比起十里桃林,我更爱十里荷花。”

           “真的吗?你也向往十里荷花?你这一点不会也和我那么巧吧?”我彻底惊呆了,此时的我不得不浮想联翩了,书上说两次以上的巧合,便不再是巧合了,代表的是缘分。

             我偷偷地望着一身浅蓝色休闲西装的他,不禁惊讶于他是“上天的杰作”——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的美男子。他刚好也在打量我,眼睛停留在我铂金的项链上片刻后,遂摘下了自己的手表。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将他的手表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能用我的这个瑞士表换你脖子上的项链吗?这样以后就不怕找不到你了。”

             我忙把我的铂金项链摘掉放到了他的手里,含着眼泪,在心里默念道:我要找到你!

             霎时,空中飘来一阵毛毛细雨,他担心地问我要不要躲雨,我却高兴的微笑着说不用。然后又重新对着荷塘虔诚地许愿道:“我愿,三生三世,十里,荷花!”

             许完愿,我不太好意思地望着我身旁的刚才和我异口同声的许着同一个愿望的他,心里却在偷偷的欢喜:原来,缘分天注定,是真的。

             唐七笔下有属于夜华和白浅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现在呢,我却自己写了一部属于叶华和白遣的三生三世十里荷花。

      我愿 三生三世 十里荷花

    • 2
    • 0
    • 0
    • 75
    • 快乐老猫十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