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落——青梅

      作为林诗轩二十五年的跟屁虫,他走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哭,这点就连我自己都很意外。
      林诗轩走了,二十五岁,说来可笑,跟了他二十五年,我连他有心脏病都不知道。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我们租的公寓里的,只依稀记得房东老奶奶来过,她说我看起来不舒服,之后她再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c城真大啊,就算再给我五十年,想走遍它我看都够呛”,林诗轩拉着我的手慢慢嘟囔道,走在秋后的黄金道上,我任由他牵着,静静的笑着不说话。
      是啊,c城大到世界都能分两道,大道左边那么大的雨,硬是一点都没分给右边。
      走着走着,他放开我的手了,奇怪的朝雨中走去,“我过去看看,这次你别等我了,先回去吧”,他这样说。
      我咪咪眼,心中突然大悲,痛苦从嗓子眼冲出来。
      “林诗轩,等等我,你去哪里,我要跟不上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本来应该两个人高兴用餐的时段,如今空寂的像个鬼城。
      我只有你了,不,现在的我,一无所有了林诗轩。
      再也不是那个天天可以吵你、闹你、对你任性撒娇的简韵了。

      落——青梅

    • 0
    • 0
    • 0
    • 25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