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凡路

                                                                                               凡路(我是刘南赤)
       
      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一颗平凡的星星就此诞生。父亲母亲停止了他们先前快速的步伐。“孩子,你来了!”
       
      哭声随着沙漏中滑下的细沙渐渐淡了,母亲亲吻我的额头,轻轻放下,紧紧地握着我的小手。为我小心披上一件用几个不眠不休的夜晚做布料,汗水做锐针,心血做引线,一针一线交错相通,含情脉脉的挡风衣。父亲弯下它庞大的身躯,仔细的拾着路上的每一颗石子,每一颗略大的沙土。在风沙狂舞时,他用身子卫着;在凹坑处,他用汗水填平:在污秽处,他用血来洗净。“孩子,你不要怕,有爸爸妈妈牵着你深林里的老巫婆和大老虎都不会伤害到你。”
       
      “妈妈,放学后你真的会来接我吗?万一你喜欢上其他的小朋友了······”母亲蹲着身子把我的双手包起来放在心的一旁“不会的。爸爸妈妈不走,一直会等你。”笑着抚摸着我的每一根头发说,“孩子,恭喜你将遇见更多的小朋友。这样,你以后的路就不会孤独了。”
       
      路更长了,绊脚石也越来越多,父亲捡不完了。我大步流星,母亲父亲紧紧地悄悄地跟着。“我都多大了,你们烦不烦那!我可以自己走,不需要你们。”他们笑了笑,是海纳天空的笑。我为了甩掉他们,走弯路,倒回去走,疯狂的迈着大步走入一片荆棘,一路上却从未被刺到······直到,有一天我被石头绊倒了回了一下头:父亲母亲彼此搀扶着,母亲嫩红的脸蛋附了黄晕,父亲粗大的手布满一道道一片片伤疤,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双手,他们用尽全力把我拉起,自己却累倒了。我跪在地上无声哭泣,懊悔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捶打着心脏的位置。眼泪一滴滴打在了一株枯萎的花儿上,花一瞬间恢复光彩,向着阳光散发出迷人的芬芳,爸爸妈妈的伤口竟一点点的愈合了,山谷中传来动耳的歌声,歌词内容是:孩子不必怕老巫婆,大老虎和刺人的月季。你开心快乐健康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路上的人越来越多,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人。“爸爸妈妈,我走了,你们要保重。”爸爸用手捂着膝盖上的伤口,母亲的眼泪卧藏在眼角笑着说:“孩子和你的朋友一路小心,别心急了,踏好每一步你们一定会到达理想的彼岸。”我跑了,把父母留在了路上。看着我渐渐消失的背影,他们悄悄的追赶着,跌倒了,再爬起来;跌倒了,再爬起来;跌倒了,再爬起来。那一路,深林里的老巫婆常来拜访,第一次被老虎咬伤。我痛得哇哇大哭,想起了父母,立即回头,踮起脚尖在人群中急切寻找:不见了,找不到了。“爸妈!”我呼喊着却为得到一声回应。我慌了,那么的慌。朋友仍在不停地奔跑,我望着无数奔跑的少年,却未见一对父母。我逆着人流往回跑,跑了好久,少年越来越少了,少年的父母却越来越多了。当我遍地打问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孩子他妈,你别哭了,我们一定会追上孩子,一定会。你别担心了,我们一定会追上,我们不是还要护她一生吗?”父亲和母亲相互搀扶着。附近的一对父母问:“你们那么想孩子为什么让他走了?”“我们的孩子多么的可爱呀!他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想看看世界,我们老了,走得慢了,会拖累他的。我们不要成为他心里上的负担,他好我们一切都好。”两对父母相视而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不自觉的笑了。可父亲的腰何时弯了!两鬓怎么冒出了白发还那么长了!粗壮的手何时小了!母亲有何时瘦了!他们何时矮了!岁月你多么可恶!你为什么要强加给他们你的痕迹。我更可恶。
      我以一个青少年的身份,首先:感谢天下父母,谢谢你们。另外,我将本文章赠与各位几乎同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当你们在策马奔腾时,别忘了你可爱的父母,他们用一生为你保驾护航,不求任何回报,只为你一生安康幸福,他们容忍你所有的脾气,他们把自己最珍贵的宝贝捧着送给你,你可能觉得这有什么宝贵,但那是他们用心一点点的为你熔铸而成。这条路很远很远,可能不尽边,不要跑的太快,他们会追不上你的。

    • 2
    • 0
    • 0
    • 91
    • 十一南赤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