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在村庄里,孩子们是无忧无虑的,无论是大街上、狭窄的户邻道和院子里,总会有一群孩子,追逐嬉戏,他们一玩就玩到黄昏,他们的皮肤总是黑黝黝的,有的推铁环疯跑,有的抽“懒老婆”(陀螺),还一会玩捉迷藏,一会又去搭泥堡,搜集点泥巴,拍拍,再捏捏,抠抠,一座完整而漂亮的小泥堡做成了,孩子们看着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 

      1967年8月的一天,在四爸爸家的院子里,小杰、三华、爱春、巧莲和小慧几个女孩子跳皮筋玩,大小跟在二姐小杰的屁股后面,蹦来蹦去。四爸爸家的院子特别大,差不多顶别人家两个院子,靠东墙的地方有一口吃水的井,井口不大;靠南侧的地方是另一处小院子,主要是猪栏圈和茅房,旁边垒放着几堆柴火和杂物,可能是院子宽敞的缘故,那里成了孩子们常去玩耍的地方,跳瓦房捉迷藏老鹰叼小鸡……

      夏天里临近中午,天气格外的热,太阳毒辣辣的,大人们早早收了工回家,妇女忙碌着生火准备做一家老小的饭。

      几个女孩子站在井沿边,比赛看看谁能蹦过去,胆子大些的一点也不犹豫,一蹦就蹦过去了,一个跟着一个。大小跟在她们后边,模仿着她们的样子使劲一蹦,只听“咚”的一声,整个人一下子掉进了井里。几个女孩子一看大小掉进了井里,惊慌失措,吓得四散逃窜,二姐躲在大门后呜呜的哭起来,四婶子在屋里听见哭声,急忙喊道:“怎么着?是不是你们几个不好好玩又打仗了?”

      二姐哭着说到:“俺弟弟掉进井里了。”

      四婶子大吃一惊,顾不了许多,冲着大门外就喊:“救人啊,快来救人啊。”

      四邻八舍的人听到喊声都赶来了,东明家瘫在井边上,撕心裂肺地哭喊:儿子、儿子、儿子……

      有人急匆匆找来一根绳子,老白大爷把绳子拴在腰上,众人拉着绳子,一点一点把老白大爷续下去,老白大爷在井水里双手摸索着,不断的喊着:大小子,大小子。

      大小终于被捞了上来,两眼闭着浑身瘫软。

      东明家坐在地上,紧紧抱着大小嚎啕大哭。“儿子,你可让妈怎么活啊?”

      一旁的奶奶,更是心急如焚,抹着眼泪赶忙说道:东明家别光哭,咱快抱回家,给大小子暖和暖和,说不定还能救过来。

      奶奶脱光衣服搂着大小子,急急钻进被窝里,用身体温暖着大孙子,又让东明家找来两床被子盖上。一家人围在床前哭做一团,奶奶把大小子整个身体揽在怀里,不停的呼唤“大小子你醒醒”。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突然被子里传来一声哭叫——“妈啊”。

      大小活了,“妈、妈、妈”的哭着要找妈,东明家抱起儿子亲着,一家人转悲为喜。

      老白大爷姓林,是本家,论起家族来,没出五府,一米八的高个子,身体瘦而结实,在他的额头上呢,长着一个肉瘤,比乒乓球小点。等以后,大小长到十几岁的时候,每每想起老白大爷额头上的肉瘤,他就感觉是因为下井救他的时候,在井里磕碰的。

      后来,邻居们见到东明家就笑着说:人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月亮像一颗稀有的珍珠,镶嵌在天上。乡村的夜,轻柔得像湖水,隐约得像烟雾。等一切都安静下来,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它那沉稳的心跳和轻轻的脚步。

    • 1
    • 0
    • 0
    • 42
    • 快乐老猫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