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住院期间病友1之故事

      这是这个家庭从上一辈到下一辈整整三代人的故事,要是多点辞藻修饰完全可以写个中篇小说,可惜水平有限,只能用苍白的词汇讲述这普通老百姓家里的杂事,具体年代用年份表述有些不够准确,就将就着吧。

      病人是八十不到点的老头,乡下社区医院集体体检时检查出肝问题严重,建议进城来大医院好好做个大检查。考虑到二院附近大女儿有套空置的房子,方便照顾,于是先是去二院的。结果当天没注意到做检查抽血这些需要空腹,因此没做检查就安排不了住院。后来想想相比之下还是人民医院比较好,就到其附近酒店开了个房间等第二天做检查住院。第二天一做检查,等报告出来之后发现问题老大了,肝指标都快爆表了,再加上什么大三阳只能住院。

      人民医院胸肝胰科室的床位真的紧张,我是在急诊留观室住了两个晚上通过关系才有床位进去,他们比我早一天。等三个床位相互慢慢都熟悉之后,他家的故事便慢慢知晓了。

      大女儿是城区某知名初中分校的老师,平时很忙,没空来照顾(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忙是历史缘由的);小女儿是入赘的,平时在家照顾两个儿子,好像大的小学四五年级,小的才幼儿园,光照顾两个小孩上下学就够忙了。有这些年纪差小孩的家长应该清楚,两个小孩不同的学校,不同的上下学时间,光靠电瓶车接送真的够忙够累的。至于有人说女婿呢,说实在的,叫女婿来照顾老丈人真的不多见,主要是那病人不是做了手术不能自理,而是一个能自理的病人。主要问题在于:一个原因嘛,耳朵不怎么好跟人交流有点麻烦;另外一个原因,乡下老农一个,见识少而且小中风过,脑子慢一拍。有次下来做CT之后,找不回病房了。关键还是有点臭脾气,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整天喊着自己没病。那结果只能叫那老伴过来照顾,可怜的是那老伴刚自己电动三轮车事故,双腿受伤,手术还没过百天,拄着双拐。

      狗血的剧情开始了:

      男的七十八、九,女的大概六十多点。男的比女的老娘小十二年,比女的大十四年。女方十四岁那年,女的老爸早逝,她底下还有四个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光靠她和她老娘做农活养家真的比较困难。虽然她平时也在挑花赚点外快,据说一年也要弄个一百几补贴家里。男的是跟她们一个小队的,家境也是穷了哒哒滴,而且长的也磕碜,但肚里有心机,看中那女的相貌之后,每天厚着脸皮去帮女方家做农活。这种追女孩子的烂招,那时的他竟然都会了,当然那时他除了家底穷,人长的磕碜,力气还是有的,据他自己讲,一年也能挣个三百,三百在那个年代也算个大数目了。这样一来二去,女方那老娘心动了,就有想把女儿嫁过去的打算,毕竟孤儿寡母靠自己和那十四岁的她,要养家里大小六个人真的也难。但那女的很有自己的主张,看不起那男的,毕竟她自己光农活之外挑花也能赚个一百多,就直接骂她老娘,要嫁你自己去嫁,反正你也只比他大十二岁。后来家里闹了不够,闹到大队里。大队嘛,肯定是不会做什么恶人了,再加上那男的也耍无赖去大队闹,说什么帮她家做了多少农活什么,要是她家不答应,他就去寻死寻活。后来大队也没办法了,说什么那男的那样做肯定是你女方家答应过那男什么了,他才会这样帮你家。大队没弄出个好结果,那女的气得没办法,跑到杭州去躲了二、三年。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只能回来跟那男的结婚了。后来便有了第一个女儿,但命运这个东西真的不好讲,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大女儿二三岁那年,女的得了甲状腺问题,得做手术。这点我也比较奇怪,一般穷人家生病,熬不住了才去医院看病,找的也是先找小医院,真的不行再去换大医院。她是去了杭州医院,当然我不清楚其中有没有某个过程。她一个人拿了一些挑花的东西去了杭州,住院那几天,她还一边住院,一边挑花,病房熄灯了,她就去亮着灯的科室门口,直到手术日期定下来了,她才跑到杭州到绍兴的码头让人把挑好的花捎回来,顺便让人带话叫她老娘过来服侍。

      反正在她讲述的故事里,她是坚强了大半辈子,苦了大半辈子,病了大半辈子,委屈那估计只能一辈子了。后来又什么小肠气,我是不明白女性小肠气是什么问题,后来听她那讲述,应该是子宫下垂吧。这些当然不是她直接跟我讲的,是隔壁那另外一床的老太太也有那问题,她就跟她讲了自己的看病过程,刚开始是去绍兴妇保院,这边处理是把子宫都整体给处理了。后来她去杭州,好像里面加一个什么帽,可以把那托起来,国产的四千,只能用十年左右,进口的两万,可以一直用到老。那时大女儿倒比较好,说还是用进口的,至于费用这块是怎么出的她没讲。

      故事慢慢往下再发展。讲述下为什么大女儿对她做娘的态度很冲,完全跟她那老师的职业很不相符。女的生了大女儿之后就进织厂上班,那时什么三班倒啥的,反正为了多赚几块钱小孩见她的时间比较少,可以说小孩都是那做爹的带大的,相比之下那女儿跟做爹的比较亲,估计那心里也根本不去想做娘的为了这个家在怎么受累受苦。反正我是感觉她没理解过为娘的付出,那女的其实跟我同岁,因为家境关系,学习上自小就是学霸级。后来随着小女儿出生、上学,家里的压力更大了,男的年纪也大了,时代在变,而且那时候柯桥大发展,田都收回去建房子了,光靠蛮力赚不到钱了。在两只书包的压力下,家境相比之前也好不了多少。那时做娘的就劝大女儿,中考读个中专算了,希望她能早点出来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但大女儿心里早就有了安排,非读高中考大学不可,听做娘的这样讲就心里很委屈,整天躲床上哭。后来做姨娘的也过来劝,在她枕头底下看到她写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这样的家庭只能靠我自己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后来做姨娘的就把这跟自己姐姐讲了,做娘的知道后,心里也蛮内疚的,就随大女儿了,那怕自己再苦点。但这个心结就从此成了大女儿心里的一根刺。转眼到了高考,大女儿考上了文理的政教系,那时候她的理想是能做个公务员,毕竟文理出去做官的有不少师兄学长,冯算一个大的了,当然现在做得最大的还是重庆市委书记陈。

      后来毕业了,没进公务员队伍,回到自己那初中做了名代课老师。其实在我看来,她那不过160的身高本身就没希望做公务员,当然后来毕业成绩怎么样不清楚,但能做代课老师应该还可以吧。转眼又过去了十年,绍兴地区代课老师这个岗位开始慢慢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她也面临下岗的边缘,还好后来靠她平时的工作成绩校长都看在眼里,帮她指点了一下,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了一名正式编制的教师。后来开窍了,慢慢从乡下考到了现在那学校,接着找了一个同行结了婚,房子也一套加一套,最后那套在大滩那边,相比一般人家算是中等了。但因为当年那根刺,大女儿对娘家很排斥,除了平时买点衣服,水果啥,或者给点钱,没怎么关心!听那做娘的讲了一个事情,感觉姐妹关系也不算怎么好。那时好像做娘待在她家,她作为名校的好老师,送礼的肯定不少,那次家里有一盒水蜜桃,个很大,真的直接拿吸管就能吸出水的那种。她直接跟她老娘讲,你在这多吃几个,回家就没得吃了。我是不理解这啥意思,不晓得是舍不得把整盒送做娘的,怕妹妹家赚便宜;还是怕真的送了做娘的,她舍不得吃,只顾给家里两个外甥吃。反正住院那十多天,我只见她来过两次,每次一进门就数落她老娘,什么我真的不想理你这样的家,看不出一个做女儿该尽的本分。所谓人在做,天在看,苦藤接苦瓜。她自己家也后院起火了,她家儿子平时成绩都不错的,毕竟父母都是老师,不管是生理上按基因讲,还是平时生活学习上的培养,肯定比一般家庭要优先咯。但可悲的是初三那时段小孩只顾玩手机,中考不怎么样只考进了稽山中学。绍兴人都知道,现在的稽山中学早就不是当年的二中了,早就掉到跟绍兴高级中学挣老三的地步。那小孩当然委屈的很,但也没办法。反正中考之后感觉变了个人,没了以前那种活力,不晓得这算不算一种孽障!

      现在讲小女儿,柯桥职教中心中专毕业后,做外贸跟单赚了几年钱,就结婚了!找了个老公入赘,她老公家也一个奇葩家庭!先插叙下:男的老爸当年也算个人物,在柯桥哪个位置靠自己家的两间自建房开了一家海鲜酒楼,那时也赚过几百万,但吃喝嫖赌抽,全部填进去了,再加上后来跟自己店里的一个年轻服务员噶姘头了,就离了婚,两个儿子都给了前妻。后来柯桥搞大发展,那两间自建房也拆了,父子三人分了钱就各过各的日子。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那做哥哥的贩毒被抓,靠钱走门路判了十多年,具体案情怎么样不清楚,反正现在还没出来。

      那小女婿人品不错,工作不错,在电力系统工作,收入更不错。对老婆家两个老的也不错,从不嫌弃那老丈人,说句不好听点,反正我要是跟那老头吃饭,我是吃不进去的。当然平时一般都是老头自己先一个人吃饭,乡下人有些老人吃饭是蛮早的,六点都吃好就去散步了。一般城里上班的,下班回到乡下家里吃饭都快七点了,但节假日丈人、女婿还是一起喝一杯的。相比之下,作为上门女婿算是蛮合格了。后来生了第一个儿子之后,那自己那个作孽的老爹又出来闹了,非得那大孙子姓他家的,那时作为丈母娘的她倒比较好,姓男方没问题,那总得有点表示咯,后来要了一个中套写在那小孩名下。

      好了,故事回到小女儿身上!小女儿有两个小孩,好像大的小学四五年级,小的才幼儿园,那两个小孩身体也不怎么好,这跟家教也有很大关系。那入赘的小女婿,工作关系,平时每个月都有福利卡,饭卡。那饭卡跟一般单位一样,福利补助的月底都要清零,所以每月都把那剩余的钱买各种零食及饮料回家,听她丈母娘讲,房间里都堆满了各种零食、水果加饮料。大的小孩平时不注意,自己像填鸭一样吃,结果吃成了小胖,发育缓慢。绍兴这边看了没效果,就跑去杭州看,那几天每个周末都要去杭州做三伏贴!偏偏那几天小的也身体不好,幼儿园去不了。小女儿从乡下坐公交车过来医院起码得一个半小时,反正那十多天,她来过三次,最后转院那天,也是她跟她老公过来一起办手续的。相比那大女儿,真的天地之别,当然埋怨的话也不少,但至少没那种恶毒的语气!那大女儿当时一听是大三阳,只知道说没事没事,只要注意没血液接触就好。那真的是反正那老爹不跟自己住,什么都不用担心!相比之下小女儿住一起倒没什么多说,只说到时回家吃什么碗筷要分开!说句实话,家里有两个小孩,要是我家里有个大三阳的人在,心里肯定会有膈应。医学上是说那只能通过体液传播,什么打过疫苗就没事,但这些东西都是没百分百的保证!

      再回到那男的倒霉事上。前个三四年,出门被一辆运载车给撞了,七八十岁的人脑子没那么好使,其实那怕年轻人在那情况想要记住车牌号也不容易,再加上没监控,那后面一系列治疗费用只能自己承担。还好那时他们老夫妻算是失土农民,每月有两千三的失土农民养老保险,再加上男的每个月村里有一百的什么补助,不然按那平时两个女儿的表现,那医药费真要他们出估计也没什么好脸色!后来去杭州做手术,到现在胳膊上还留了一根不锈钢!后来嘛,搞了个小中风,治愈之后,走路就拖脚了,而且脑子反应也慢了一拍。更倒霉的是去理发店刮胡子,被刮了个大口子,血流了不少,估计就是那时染上了乙肝!因为当初去杭州做手术的时候全检查过,没那问题。(广大男性朋友,出去理发千万不要刮脸,那怕是那些场面比较大的美容店,那消毒柜就是个摆设!还有就是平时剃须刀不要乱借乱用,那怕是电动的,有些时候脸上长痘痘什么的,使用时出血也难避免。爱惜自己,从这小事做起!)这次来城里医院,就是因为还有小肠气,想趁一起给做了。其实在那十多天里,那女的没一天不骂男的,骂的时候直接从男的父母骂到自己的老娘!但在治病方面,女的真的从没考虑过钱的问题。

      相比之下那的男在我的印象中反而蛮有心机的,看着傻,但有点扮猪吃老虎,虽然吵着架,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蛮维护自己那形象,不像那女的,不管有没有外人在边上,想骂了就骂,想诉苦了就诉苦。女的走动不方便,于是每天女的洗刷都是男的拖着脚帮她打水,倒水。每次打饭的时候还要被女的埋怨,你手不要碰到里面,你不知道你什么病!吃菜都是各管各的。说实话,对于那男的大三阳,我心里也蛮怕的,虽然我血检之后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乙肝抗体。他床靠窗,我是不敢去那窗口透气的!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男的闹成现在这边严重的病情跟自己的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脾气比较撅,像那驴子,再加上老婆半辈子的怨恨,平时也没啥好脸色,再加上后来耳朵有点聋了,也算憋屈了大半辈子!还有烟酒不离人,烟瘾有点大,据说两天一包;酒嘛,喜欢喝那些十几块钱的外地瓶装酒,喝酒的都知道那真的是酒精兑水的那种了。我也想不明白,绍兴人喜欢喝白酒,为什么不喝绍兴糟烧,价格便宜,质量有保障,而且度数也能满足!刚进来的时候,那男的就是包公脸,肝问题很严重了,后来治疗下变黄了!这边人民医院的医生也劝说还是去专科医院,最后帮忙转院去了第六医院,现在市立医院!

          再回过来头来说那女的,女的面相真的有点苦命,颧骨凸起!长相在年轻的时候应该还可以的。反正那几天真的跟祥林嫂一样,拼命跟我们讲述自己的委屈,从十四岁那老头纠缠她一直讲到现在入院,其实真的也能理解,她那所受的委屈真的也没别的地方倾述,自己的老娘恨了半辈子,虽然老娘生病也去照顾!妹妹那边也不可能去说,不说人家还心里记着你当年做出的牺牲,要是天天念叨就有点请功的味道了。两个女儿这边更不可能讲了,讲了人家不理解算了,到时来个家庭大爆炸就热闹了!至于闺蜜什么按她那么要强的个性,肯定只会报喜不报忧,不可能说那些憋屈咯,所以住院那几天给了她情绪宣泄的机会,我们成了很好的树洞,只要一有开口机会,不是她跟丈夫吵架,就是讲她自己前半生的苦命事!

      有时候家庭越有不幸的事情,做事情越要心静!那女的平时开电动三轮车去柯桥各个庙卖蜡烛,也去小区卖香烛,锡箔纸,收废蜡烛,纸灰!最远也跑到快阁苑这边小区,一个月收入也是可以的。可让想不明白的是,其实要是她在家照顾两个小孩,让小女儿出去上班,相比之下家庭收入应该会更多,她自己也更轻松点,而且小女儿也更感激她,但每家有每家的活法,倒霉的事情要来了,推也推不开!

      那天她送小孩去学校,好像忘了带什么东西,她把小孩放到学校急着回家去拿,结果为了躲避车一个大转弯,撞到绿化带的侧石翻车了,双腿被压着了,手术到现在还没过百天!

      那女的嘴巴不饶人,其实内心还算比较可以了。大女儿结婚时,男方也没钱,男的是平水附近农村的,也是那种把小孩培养成大学生了就已经抽干家底的家庭。结婚时她也没要什么彩礼,好像过来三万八的,再加一颗黄金,也就值个三四千,反而她贴了两万返回去的。小女儿因为入赘,没讲礼金,后来流行什么彩金,她给小女儿买了条四千多的。后来大女儿知道了,她为了公平就把那颗黄金还给了大女儿。她现在唯一觉得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小女儿给入赘了,其实在我们外人眼里,她那条件完全没入赘的必要。家里有自建的五层楼,两老有养老金每人每月二千三,平时她买卖蜡烛,纸灰也能赚个几千,身体也可以。真的生病什么了,两个女儿总得来服侍吧,现在小女儿一入赘,大女儿肯定觉得自己没了那种必须赡养要求。现在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晚了。

      那几天听她讲述的一系列故事真的感触良多,女人太要强了真的不好,特别是年纪过了退休,那怕身体可以,还是多照顾下小辈比较容易家庭和睦!

      她家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当初表姐介绍的一个女孩家,也是那个方向的农村的,家里就两个女儿,父母都有病,在村里也经常被欺负!

      那时,我家表姐在附近安置小区的做保姆,跟边上的那些老太婆比较聊得来。那种小区不缺拉媒保纤的所谓媒婆,人家的收入不比上班白领差,一个成功了就888,而且男女两方都收。

      于是就安排那次见面,那天我们直接就去了那女的家里,一进门我就有点心凉,那房子感觉就像我们山里那种柴房,前半间是吃饭兼客堂间,后半间是住房。她家就她妈、她姐和她三人,说老爹在厂里上夜班。她姐已经出嫁到城乡结合处,那天是特地回来的。她妈做主辩手,一直问我问题,住外面是一个人租房还是合租,什么宽带一个人自己装多浪费啥的,反正就那种农村妇人的节约。那女的我倒没好好看,只知道她在附近哪个仪表厂做检验,至于长的怎么样真的没看清楚。后来就留了qq就散了,那时候微信还没出生呢。后来就在qq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某天她跟我讲了,如果要嫁那么远,她是不可能的。刚开始我也没留意她说的意思,后来才知道,估计那时她自己也谈过一个比较远的男生吧,但考虑到父母都有病就不想远嫁!她老娘有病,估计是心脏方面的,难怪那天脸色比较苍白但又有点肿胀的感觉。至于那老爹,就如我上面说的那男主角差不多,应该比她老娘起码大个十年,而且长相也老态,应该也是不能工作的那种老人了。

      至于为什么我会那么清楚,那是被我耍计谋讹出来的。反正那时在qq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某天她说跟父母来城里玩,我就说你们在哪里玩,看看照片啥。她就问我边上有没有人,那时我就觉得有点蹊跷了。等到照片一收到,她长的怎么样被我看清楚了,她老爹怎么样也看到了。反正感觉这一家比前面我说的那家还苦相。我估计那天晚上她老爹就在里间,反正我心里已经有了膈应,这样的家庭我是没心理准备去接受。再加上她讲过她家在村里也处处被欺负,那时她们那边也新农村改造,她家那房子也属于改造范围,于是村里集体建造的安置房她家也有一套,但村里欺负她家没人,就不等她们那边新房子装修好,水电都还没做好就要拆了她们家老房子。再加上她说什么要是嫁那么远,后来我就直接删了qq,既然没结果,就早断早解脱!哎,就因为上面那一家的故事,害我有勇气动笔把其中一次相亲经过给写出来,至于是第几次真的记不清楚了。反正是我表姐介绍的第一个吧。

    • 0
    • 0
    • 0
    • 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