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又一年端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端午也成了一种压力。绍兴习俗,端午不光是吃粽子,更重要的是毛脚上丈母娘家的关键节日。小时候,端午除了有桃子吃话,更有喜欢的那些折扇。每家新婚的媳妇在端午的时候,娘家会带一些时令水果,加一些折扇或者毛笔送过来,分给同族的长辈。那时小孩很喜欢那些扇子,拿它到学校去炫耀,比比谁家的那扇面漂亮。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扇子到我手里总是很容易坏,中午拿过去,晚上回家总是破旧了。等出来工作之后,那端午不知不觉中成了一种压力,每次离端午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老娘总是打电话在催了,要是有合适女孩子,那端午要去表示表示的。可笑的是我没有丈母娘好去孝顺。

        今年的端午又是如此。一个星期前老娘那电话又到了,搞得超郁闷,每次就知道问那问题,吵了n次。加上最近公司半年财务结算,忙的要死。本来是不打算回去了,后来想想快2个月没回家了,不管再怎么样,也该回去下。到家知道才知道同族的一个老人走了。他跟我老爸是同辈,按年龄也算是喜丧,只不过没有后嗣按中国人的想法是不够完美的。他算是个传奇式的人物:听村里人的讲述,他以前在国军里是团长级的军官,也有人说毕业于黄埔。后来老蒋兵败退到台湾之后,他就隐姓埋名回到老家。因为本身他比较低调,村里消息也比较闭塞,在那些岁月里也没人知道他的底细,在后来几次运动中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后来改革开放之后,他那些到台湾的同梯、朋友也派人过来找他,他都没承认,结果他那些历史就没有进档案也就没享受一些补足。相反我同学的爷爷,以前是国军的一名上尉,因为有案底,运动里也受过一些罪,现在每个月也有2-3千块钱的“退休”金。幸好他那侄儿蛮钱的,村里的新房子由他管着,他呢也很明理的,只在花园的花房吃住,每天在院子里种花草。后来他头顶搞了个发髻,类似道士,烟酒不碰还吃素,

      平时也不见他念经焚香,但吃素是很虔诚的,同族办喜宴之类请他过去吃饭,他一般都不去的。我家的几次大事,他都到,他也就一个咸菜冬笋汤就完事。

        因为是吃豆腐饭,总不好意思推脱,所以我只好跟老娘一起去。果不其然,那些长辈又如以前路上碰到的一样,催着要我好准备喜酒请他们喝了。哎。家里一个还不够,还一大群。因为都是同族的,所以辈分排得都很齐,看着那些一年一年少下去的长辈,望望那些不知道啥时候钻出了的小小辈,

      真得压力蛮大的。

      哎。。今年的端午真当累

    • 1
    • 0
    • 0
    • 27
    • jane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