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清风吹过,青春不在

           情不知从何起便一往情深。

          初一下学期分班了,将同属尖子班的四,五班合成同一个班。她留在五班,从四班来了很多同学,来了两个很漂亮的女生,当之无愧是大家公认的班花。她那时很羡慕她们两个,因为她们长得又漂亮成绩又很优异。

      她和她同桌混得很熟,同桌是学校对面五里村的人,同桌是一个早读生,性格很开朗,同桌说她比较喜欢很男生相处,和女生在一起不是那么舒服。但她和同桌是到现在还是可以因为一个微信就可以聚在一起的人。她很喜欢她同桌因为她同桌是没有心机,相处起来很舒服。

      因为来了很多新人,班主任又安排座位了,当然她的座位没有改变,同桌也没变,是唯一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而她前方面那一排同学却引起了她的注意,一排是三个人坐的位置,她留意到了那一排离她最远的那个男生。她其实也是三个人坐,只不过另一个同桌经常换,时间过得太久了她记不起另一个同桌了。

      那个男生,其实她上学期就注意到了,不是在学校遇到留意的。而是那个男生在她村的下一个村庄,所以她和他又一段路是一样的。初一上学期那个男生也是骑自行车去学校的,在某个星期五下午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一个星期不是那么开心的学校生活结束后,她终于可以回家了。她边骑着自行车边开心看着向家那边的路边的景色,他和他同村的人骑着车伴随着口肖声从他旁边骑过,不过骑得也不是很快,她依然可以看到那个男生沉默得骑着,长得比其他人好看,最让她惊讶的是他的脸是那种瓜子脸,一个男生的脸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尖下巴。其实让她这么惊讶的有一部分是外部原因,是因为那时很流行瓜子脸,她之前也经常跟她姐姐聊这些东西,比如范冰冰就是标准的瓜子脸。所以从那以后她每次从学校回家或者从家去学校的路上会变得格外留意骑自行车的学生。有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看到,但之后就看不到他了。后来分班后她才从同学口中知道他妈妈是三轮车的司机,原来他换交通工具了坐他妈妈车去上学了。她喜欢过吴亦凡和林俊凯,单纯是因为他和他们之间长的有点相似,至少脸的轮廓。

      同班之后,她知道了他的名字了,记忆挺深的一次是分班后开年级会议,她们班数学老师是年级组长。主要是讲月考的成绩,老师在上面表扬她成绩进步了,从刚入学的年级一百二十名到现在的四十名。接着也表扬了他年级排名也差不多是在四十名,不过他数学很好,进步得非常快,数学成绩在全班名列前十,不过他英语很差。

      然而之后,他成绩一直往前升,最后在全班名列全十位之中。也是年级的全十,每次大小考都不会落出全十。他在班上是一个传说的存在,她更加留意关注他了。虽然座位离得不远,但两人零交谈。先不说她内向,而是那个男生几乎不跟后排的人讲话,连他的同桌也是寥寥无几的交谈。但他会跟班上其他成绩好的同学讲话和他的舍友,他的同桌有点喜欢他,有一次她和他的同桌还有两个女生从校外饭堂出来的路上,刚好遇到他和另一个同班同学去吃饭,然后他的同桌跟他打招呼,他点头回应了并说你吃完啦。她们四个人听到都觉得很惊讶,因为在她们认知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他的同桌还说我跟他同桌几乎三年,第一次主动跟我打招呼。

      在他成绩一步步往上升的时候,她对他的好感度也在上升。但她的喜欢是在一次告白中爆发出来,四班有个女孩子给他写情书,但听说是被拒绝了,他还劝那个女生说太闲的话可以多看书,不要天天想这些。

      初中,谈恋爱是惊天动地的事,大家都对这种青春懵懂爱情的好奇与向往。所以这件告白的事也传开了。但谁也不知道,她青春荷尔蒙蠢蠢欲动了。因为爸妈要她姐妹们好好读书,所以她们家没有电视,她无聊的日子里会翻床底的旧书,她很喜欢看书,恰巧那时中考考名著,所以她那快中考的姐姐借回来一大堆国内国外的名著。她也读了很多国内国外的名著,她特别喜欢的是鲁迅,鲁迅是她认识最早的作家,在小学的时候,她就在小学的图书馆里借过鲁迅的书,不过是缩减版的。因为校长在图书馆里养了鸡,所以那本书上面总归有点鸡的某种味道,在这里要补上一句其实所谓的图书馆就是一间无人问津的小暗房。她觉得这个男生好特别,好有想法,好理智。其实她不知道只不过恰巧是那个男生不喜欢那个告白的女生罢了。

      就这样,她的目光开始追随着他,她很害羞,不敢正眼观察她,怕别人发现和他发现,她爱低着头去观察,所以她特别爱课间操,一个是她可以通过鞋子一眼去判段他所在的位置,一个是他排在离她不远的位置上,她喜欢拉着同桌站在后面,主要是他的后面。这样越过一两个同学就可以看到他的鞋子,然后是背影。

      说起来从初一下学期一起同班两年半,他的座位也离她不远,但她和他的交集寥寥可数。所以有时候近水楼台先得月并不适合在她身上。但是所有有关于他的事,只有她知道就不会忘记了。初二,他的语文作文被语文老师当范文在班上阅读,确实是一篇逻辑清晰的,辞藻华美的文章。多谢语文老师提倡大家去看他的作文和多谢可爱的同桌借来他的作文集,使得她有机会去了解他,他作文集里会用色彩笔标好他认为好的句子,并写上个人看法。看样子是在认真研究写作文,她内心不免惊叹果然人家进步是理所当然的。对他的尊敬度不断高涨。于是她也开始喜欢去研究写作文这件事,终在一次月考中,作文时快阅读与读书的利弊,她采用了张籍的《秋思》中的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这句诗来表达游子思念家乡的情感,而年又开封的信封承载的是一个家庭的思念羁绊。尽管老师只是以一个同学的称呼表扬了,但她还是很开心,因为她知道就是老师说的是她,她很感谢他,她偷偷地扫了他一眼内心不免在想如果他知道是老师在表扬她,会不会对她另眼相待。想到这种她有点埋怨语文老师不记得她的名字,接着又开始怪自己为什么不让老师记住自己的名字。

      接着开始放暑假了,马上就是初二下学期了。在这个暑假里,她除了无聊到一天吃五顿饭,大概是长身体吧,家人任凭她怎么吃都不会去阻止她。她每次问她妈要吃饭时,她妈会骂她又不是不给你吃,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她也规定了学习计划。大概是在学校没怎么说话,她在家几乎很喜欢读书,喜欢站在楼顶大声读书,她很喜欢读的过程。早上花两个小时读背语文,中午政治历史,下午理科。学习还是有用的,假期结束,初二下学期到了,她暑假的努力终于在一次月考中发挥到作用,她考到了年级第十四名和她们班班花同一个名次,之后她一直记得那一次,因为有很多之前不怎么说过话的同学突然跟她说了几句话。那时的他还是在她的右上角的位置上,他一回头把她刚发的物理试卷拿走了,好像没经过她的同意,只是问了她的同桌。她那次的物理试卷差了两分就满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物理这次怎么考了那么高分,好像不值那么高分,但又不知道老师哪里给多了分。她相信他应该和她一样的感觉。因为他把试卷放在她桌子上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

      她像一个激情的短跑选手,对短期的目标冲满奋斗的热情。可她终究不像长跑选手一样,谋篇布局,知道什么时候放松储存自己的能量,使得长途赛跑圆满结束。她得不到想象中的他会多看她一眼的结果,她终究激情地烧尽自己微薄的耐力。在下次月考中,她回归了自己原有的成绩位置。中考结束后,她曾在内心里问自己如果她像《初恋那件小事》小水一样能把每一件事都坚持下去,会不会有一丝丝希望?问谁呢,这个大概只有上帝知道。

      还有一次,在初三一个晚自习,吹来的晚风夹杂在夏蝉嘶嘶地叫唤的声音。教室后面的门是打开的,她坐在位置里在收集优美的诗句,她埋头抄着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下子旁边的空桌传来翻书的声音。她受吓地抬头看,原来是他掉过头在她早读同桌桌子上学习,入眼的是他贯有的面无表情,她立马低头继续假装抄着,她不知道她写了什么,反正原本只计划一节课的好词好句收集被他这样一转弄成了两节课。在钟声响起那一刻,他转回去了并收拾东西跟随舍友回了宿舍。只有她一个人望满是情诗的笔记本久久不能回神过来,心跳的声音打破了夏蝉的叫声。年少多想,便暗暗以为这就是缘分。

      她开始疯狂留意有关于他的一切,比如她从她同桌嘴中得知他的生日是1223日,所以很多年之后,她手机解锁密码是1223,她会按时在朋友圈在那一天发生日快乐,是仅他所见的朋友圈。做作了三年后,她才停止这种幼稚做作的行为。

      初三那年有一段时间流行在熟鸡蛋上面绘画,那一次她不小心将他的作品弄掉在地上,摔坏了。她紧张道了歉,然后他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之后的她对鸡蛋绘画独有情钟。

      年少的少年总是把虚幻的东西当成未来,固执执着。长大后便学会了取舍,为了太多现实放弃了很多的东西,包括心之所想,在决定放弃之前会找个理由说服自己。

      她初三下学期跟随着大众的梦想,也开始认真学习起来了。她开始中午放学时晚一个小时去吃饭,午睡起来洗澡,下午值到晚上十一点宿舍关门时伴随着月光回到宿舍。一开始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值得有一天舍友半开玩笑地说某某,你抛弃了陈琳了吗?你现在都不和她一起去吃饭了哦。她才意识到哦原来大家都有看到自己,可一开始并非抛弃可说,只是觉得陈琳也有很多可以一起吃饭的朋友啊,比如像你这种啊,因为她想留多时间去学习,所以陈琳和她的时间表矛盾了。所幸的是她坚持下去了。在这比高考低一级的考试中,她终究有勇气做了她一直想做的事情,那便是努力学习,不怕努力后没结果地努力。她每天早上都会早早起床去楼下等宿管开门,然后跑到教学楼上的最顶层去那大声朗读。东边的天空灰蓝灰蓝的,她站在顶楼最右边的教室门口边上,左侧便是上下楼梯。越是看不到的地方也是有人间难以描述的东西,比如楼梯口散发着风干了的人类排泄物。到了差不多7点快上早读课时,她才慢吞吞地往下走。她后面加入了小团体,包括她四个人,被笑称为四人帮。四个人都是希望能够考得好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考上了她心之所想的高中,和他同一个所学校。他读的是理科,在第二楼。她读的是文科在第四楼。不同的是,她混混噩噩的自卑又可笑的度过了她高中三年。她和他几乎零交集,但她依然可以每天中午在宿舍楼梯边吹头发时看到他从教室楼匆匆往男生宿舍那边走。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有同学。还有一次下午,他手里提着一大堆清洁用具,在楼梯口相遇时,有一个手把不听话地从桶中掉落了。她表面很镇静地帮他捡起来放好,然后一声不吭地往上走。

          再然后,大学她加了他的微信,只是跟他说她曾经喜欢过他他是值得她学习的榜样,最后她删了他,

          后来啊,她又偷偷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回来,看到了他新发的朋友圈是一张图片里面写着谢谢,是的他的字一直很好看。

         


    • 0
    • 1
    • 0
    • 1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姓名洛初级
      听说他好像要准备考研了,希望他能够如愿以偿。也希望她能够活得如她所愿,勇敢地走下去。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